乐读窝

牟明-第399章 万胜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牟明

第399章 万胜

书籍名:《牟明》    作者:自身小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保护将军!”

    大喝声中,周围霎时有些慌乱,一小群带甲持盾的兵士冲上车驾,将石亨和石彪二人团团围住。

    “彪儿,你没事吧?”石亨着急忙慌地大声问道。

    “咝……我没事,叔父,你是一军之主,千万不能有事。”石彪抽着冷气,强忍剧痛回答。

    透过人群缝隙,看着尚在远处的敌军,石彪心下骇然,这般距离,需得强力步弓才能射到,究竟是谁,能有这般臂力。

    在高速奔腾的马背上,不可能拉得开强弩,石彪根本没有朝这上面想。

    念头还未转完,又是一身轻响传入耳中。

    糟糕!

    石氏叔侄俱觉不妙,一抬头,车驾旁的‘帅’字大旗缓缓飘落。

    ……

    周秦川有些遗憾地放下手中的折叠弓,车驾上那两人,当是叛军首脑无疑,就不知是不是石氏叔侄。

    刚才这两箭,用的可都是跟随他一起穿越而来的后世箭支,飞行间无声无息,也不知伤到这二人没有。

    好在今日手风顺,把叛军的帅旗射断了,如此也能狠狠打击一番敌军士气。

    刚刚被他放下的折叠弓复又高高举起,周秦川在马镫上长身而立,大声呐喊道:

    “敌酋已死!武威!万胜!”

    “敌酋已死!”

    “武威!”

    “万胜!”

    周围士卒听了,一声接一声地传递开去,应和的人越来越多,声势越来越大,士气瞬间攀到了顶峰。

    ......

    “好!”

    京师的城头之上,群臣轰然为这两箭叫好,刚刚还有些颓丧的气氛一扫而空。

    就连于谦也兴奋地从担架上爬起来,“若能射杀叛军头目,或许真有胜机。”

    “好臂力,好箭法,我不及也。”范广却是摇着头,自叹不如。

    小济兴奋地叫嚷道,“定是我兄……定是周卿的杰作,尔等睁大眼睛,看武威军待会儿怎么大破叛军。”

    仿佛是为了应和这位太子殿下的话,刚才还只是缓步小跑的武威军,先是前军一分为二,紧接着中军骤然加速,到了突前位置,雷鸣一般的马蹄声骤然而起,从城下轰传上来。

    ......

    “常年打雁,今日却被雁啄了眼,没想到啊,这只杂兵居然想扮猪吃虎,也不知领兵者是何人。”

    已然站起来的石亨,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对头,听着对方山呼海啸一般的“万胜”喊声,心中不由得有些佩服。

    “彪儿,你安心养伤,这一战我亲自上阵,去会一会这个领军之人,来人,把少将军扶下去。”

    石亨侧身安抚石彪,又大声吩咐其他士卒。

    “叔父,先机已失,咱们还是紧守营盘为上。”

    石彪刚建言完,看着阵前的双眼忽的圆睁,显然十分惊异。

    有些疑惑的石亨扭转身子,将目光重新投到阵前。

    但见对方前军忽的裂开,向两旁散去,露出了与叫花子甲衣截然不同的中军。

    中军领头的人马,浑身上下,甚至连战马都包裹在铁甲之中,簇拥在旁边的军马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也是山文甲、锁子甲在身,全然不同于套着各色棉甲纸甲的前军。

    这只中军骤然加速,短短几步路,就越过两旁的前军,成了领头的兵马,沉闷压抑的杀气直逼过来,配着闷雷般的蹄声,和颤动不已的地面,让人禁不住有气闷心慌,想要掉头就跑的感触。

    叔侄俩交换了个眼色,心中都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武威!”

    “万胜!”

    周秦川与锁南奔手起刀落,将拦在面前的两骑叛军士卒连人带马劈开,随后匹马当先,一左一右带着三百沙洲重骑撞进了叛军的大阵之中。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近万名身着各式山文甲、锁子甲,马披毯子蓑衣,在他人眼里不伦不类的新募重骑。

    在想方设法武装武威军的同时,周秦川令泼六率军出动,清剿叛军哨探,凡是跑到通州一带的,一个都不许放过,以免走漏武威军的消息。

    而在京城其他方向,则适当放叛军夜不收一马,给石亨一个前哨战双方胜负参半的印象,以免他起疑。

    在探明叛军主力抵达京城之后,周秦川当即率领武威军全军骑兵拔营迎战。

    剩下的数千步军对此战作用不大,只能跟在马军后面,等待他们的,要么是己方获胜后打扫战场,要么是战败后面临叛军的屠刀。

    为了让敌方大意轻敌,周秦川一开始特意将五花八门的各式轻骑放在前军和外围,以挡住重骑。

    同时轻步缓行,蓄养马力,直到他出手,将叛军帅旗射落之后,轻骑再撤往两翼。

    中军重骑加速冲击叛军主阵,轻骑则在泼六和门达的率领下,以弓箭和马刀骚扰牵制叛军两翼。

    周秦川的这个战术还算得当,前期果然让石亨起了轻视之心,其后连发两箭,伤人落旗,使得叛军士气大降。

    随后突然加速,在叛军面前露出真容的中军重骑不但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更将声势造到极致,让对方心神都为之而夺,在他们杀入叛军主阵的时候,对方甚至还不及反应。

    “走!彪儿。”

    眼见对手那不见人脸,有点鬼气森森的铁甲重骑突然加速杀入阵地,石亨也不废话,当即把受了箭伤的石彪扶上马,自己也翻身上了坐骑,就要纵马离开。

    作为宿将,石亨也算见多识广,知道这种带着面甲的重骑中原虽然没有,但却盛行于极西之地,一旦排成阵势,发起冲击,那真是当者披靡,纵横无敌。

    唯一的对策,就是蒙人的放风筝战术,可惜他们此刻全军排得如此紧密,又是以静制动,根本没有对抗的机会和资格。

    要想活命,还是早些逃跑得好。

    “慢着,石将军,你们这是要作甚?”不明所以的朱仕壥赶忙开口问道,“对方虽然来势汹汹,但咱们兵多将广,哪怕一开始受些损失,最后也定能获胜,你二位不去指挥迎战,却是何道理?”

    旁边的首席谋士仝寅也一脸懵懂地看着这叔侄俩。

    “嘿嘿,铁甲重骑,势不可挡,别看真正的甲士不多,但有他们带头,那些跟在后面穿着山文甲锁子甲的骑兵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二位,此战必败,莫怪我言之不预也,还是赶紧想想该怎么逃命罢。”

    说罢一挥马鞭,竟然就这么带着石彪走了。

    朱仕壥和仝寅发了一会儿呆,随即像被蝎子蛰了一般,疯也似的跳上各自座驾,马鞭挥得像风一样乱转,也跟着石氏叔侄去了。

    之前帅旗被射落,叛军士气就大受打击,此时几个领头的人一跑,周围兵马当即轰然而散,随后叛军阵势如同见了阳光的积雪一般,迅速消融、崩塌。

    周秦川和锁南奔率领的重骑,好比热刀切牛油一般,狂飙突进,踏着重重鲜血,一直杀到叛军中军旗下。

    在将十二面龙旗一一砍倒之后,全军上下轰然叫好,已经有些乏力的骑军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复又充满了活力,挥着马刀,继续追击叛军去了。

    两翼的轻骑在泼六和门达的率领之下,如同蒙人放羊赶马那样,追赶着溃败的叛军。

    城头上,小济又跳又叫,自豪无比,坐在轿中的杭允贤连连点头,眼光之中全是满意得不得了的神色。

    于谦已经从担架上站了起来,一手扶着女墙向外探头,一手轻拈胡须,微笑不语。

    范广则摇着头,连呼佩服。

    城头上的其余百官,个个喜笑颜开,再不复大战前的沉重,似乎也忘了他们刚才是如何指责周秦川的。

    一派喜庆的气氛中,小九悄然来到小济和杭皇后的轿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带着哭腔说道:

    “启禀娘娘、殿下,陛下……陛下归天了!”

    ......

    大明景泰七年十月初九,武威军于京师西麓大破叛军,伪帝朱仕壥和叛军头目石亨、石彪仅以身免。

    同日傍晚,景泰帝因病大行。

    十月十四,皇太子朱见济继位,尊其生母杭氏为皇太后,尊吴氏为太皇太后。

    同时宣布,改次年年号为泰始,其间寓意,不言自明,同时大赦天下。

    当然,谋逆的朱仕壥和石氏叔侄不在此例,他们将面临正在平叛的武威军的追击,和厂卫人马的缉捕。

    同年十二月二十八,葬景泰帝于裕陵,尊庙号为代宗。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求你们男二正常点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重生男的青春时代刺客饶命猎隼1937请保持人设穿成炮灰女配后和男主HE了三国之武耀山河我有个黑科技厂带着全战到异界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