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我在恐怖游戏里躺赢了-第125章 完结章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我在恐怖游戏里躺赢了

第125章 完结章

书籍名:《我在恐怖游戏里躺赢了》    作者:圆月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鹿尧尧从没有怀疑过诺亚是否会出现在这个副本,  因为答案是肯定的。

    当初他们进行终极挑战的时候已经和诺亚约定好了,系统将由诺亚来打败,  这样游戏会产生出一个巨大的bug,  运行出现问题,从而导致整个游戏世界瘫痪甚至崩塌。

    当看见门前那个人的时候,鹿尧尧知道他应该是诺亚。

    但又有些不像是诺亚。

    诺亚只是一段顾锐的记忆,数据一样存在于游戏中,  他是一颗□□时间到了就能将系统炸的粉身碎骨,但他同时也不单单只是一段数据,  他还拥有了顾锐的品格和脾气,  虽然每次出现样貌都有所不同,  但鹿尧尧总是能辨认出他来。

    但面前的这个人却让鹿尧尧有些警觉。

    脑海里不时响起监控室里的那段录像。

    录像里的人和面前的人长这一模一样的脸,但给出的是一个错误的情报,  而那个人鹿尧尧原本也认定他是诺亚。

    “你们终于到了这里。”诺亚往前走了几步。

    胖子等人集体退后了几步,  用武器指着他警觉的说道。

    “你别过来啊,  我们都不认识你。”

    “你小时候叫什么名字。”鹿尧尧问道。

    “顾锐。”男人停下脚步回答。

    “我们什么时候,在哪里通过游戏手柄联系了?

    “在专属空间,联系时间是两兄弟死亡的晚上。”诺亚回答。

    这些确实是只有诺亚知道的。

    “因为某些限制,  有些话我没法说出来,但是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提示,  我身后的这扇门是逃出去的唯一的通道。”诺亚微微侧过身,  他看向玩家面色陈恳。

    听到诺亚要他们开门,  众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按照他们以前玩游戏的经验,  这门里不可能是好东西,  最有可能是封存中的怪物,一旦打开就是必死局。

    “我们可以相信你。”鹿尧尧不想去怀疑,如果面前的这个是真正的诺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打开门,因为她相信那个记忆体绝不可能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但问题是,这个诺亚是真的吗?

    “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诺亚道。

    “在监控室你告诉我们的情报为什么是假的。”

    长久的沉默,随后诺亚终于说话了。

    “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是监控室,更没有录制什么视频,也没办法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

    诺亚的回答让玩家们纷纷摇头,这让他们怎么去相信。

    “这样吧,咱们先去找救生的那些东西,其他的以后再说。”鹿城打破了这个僵局,他和鹿尧尧持一样的态度,面前的这个人不一定是假的,但也不一定是真的诺亚。

    “行。”大家同意了这个提议。

    船的底部舱内有不少杂物,最终在一桶桶的木箱中找到了一些潜水装置。

    “咱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胖子问道。

    “加上伤员一共十二个。”

    “游戏故意设置的吧,现在就十套潜水装置,十个氧气瓶。”胖子这话一出口,鹿尧尧上前确认了数目无奈的松开手。

    这个数量可能意味着他们需要被迫放弃两个伙伴。

    “除了氧气瓶还有别的吗?比如充气船之类的。”

    “没有了。”

    船舱内其实不用怎么寻找,因为虽然地方大,但一眼能看到头,空旷旷的没什么东西。

    正当众人讨论下一步决定的时候,船忽然猛的剧烈摇晃,随后他们听见了一声尖叫。

    “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顾锐往通往楼上的梯子跑去,却被k一把拉住了。

    他手中的的光屏正显示着小房间里的情景。

    “我是阿渡!我是阿渡!”画面里是个男人,他满脸血迹,手中拿着k留下的微型摄像机大喊。

    “你们别上来!是海怪!”

    在阿渡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粘稠的多触占据整个房间的怪物,一双大嘴出现在屏幕中,阿渡的声音戛然而止,随着“咕吱咕吱”的咀嚼声,画面陷入了黑暗。

    他们全死了

    楼上的伤员包括那个还能活动的玩家没有一个活下来。

    k脸色煞白的不自觉后退一步。

    顾锐的反应速极快,他冲向主控制室,双手伸出将那个盖子完全关上。几秒钟后,处于盖子下方的他就听见了触手滑过盖子的声音。

    迅速离开这个位置,顾锐和众人汇合。

    “食物和水都在上面,咱们没法耽误了。”岚皱眉,他们这运气也太差了,现在只有各自的背包中有有些食物,大部分的水和抓上来的鱼类都在楼上,更关键的是,他们只剩下八人了。身上的食物倒还够撑两天,但水却不行。

    原先二十人的精英队伍转眼一看,居然只剩下鹿尧尧原本队伍的七人外加一个岚。

    “开门。”鹿尧尧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

    目前他们只有两个选择,不要救生船了直接破开船壁逃离,这样虽然可能不用面临房间内的危险,但之后呢,靠着那几个氧气瓶活下来不等他们饿死,海水的低温,食肉鱼类就能把他们大卸八块。第二个选择就是开门,说不定还能找到生机。

    “嗷呜嗷呜嗷呜。”地狱犬不安的到处乱转,他的脑袋一直看着顶部,样子十分焦虑。

    “诺亚不见了。”傀儡师环顾四周,就在刚才讨论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诺亚不知道何时消失了。

    “分成两组,岚,你和陆琪k去开门,我们四个去找诺亚。”

    鹿尧尧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片船舱一眼就能看到头,只有一个位置是隐蔽的角落,正是那个通往顶部甲板的楼梯。

    迅速返回顾锐刚才关加班的地方,果然一抬头就看见了敞开的甲板。

    鹿尧尧的脑子一蒙,这种时候打开甲板目的就只有一个,将一楼的怪物放进来,那是假的诺亚。

    往楼梯上走,这个角度鹿尧尧已经能看见站在甲板处诺亚的腿了,他看着里面脸上露出微笑,随后抬头似乎在同怪物打招呼。

    顾锐没有丝毫手软,他的速度极快伸出手抓住诺亚的脚踝直接将其拉了下来,然后另一只手猛的伸出关上了甲板。

    就差一点,怪物触手上的锯齿已经咬住了顾锐手臂上的肉,此刻门虽然关上了,但手臂也变的鲜血淋漓。

    “这甲板挡不了一分钟,咱们先走。”胖子锁住诺亚拖着他往门的方向奔去。

    那扇浅色的门已经打开,陆琪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身后传来“哐当”甲板碎裂的声音,鹿尧尧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她知道那个怪物就在身后。

    触手从鹿尧尧身边划过,如果不是躲避的及时现在已经成为盘中餐了。

    地狱犬哀嚎一声,身体骤然变大,然后凶狠的扑了上去。

    它没有逃跑的意志,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拖住时间,让主人能进入那扇门。

    副本中的地狱犬是一串数据,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拥有了自主思维的意识。

    就像一个人一样。

    它一生有两个主人,湖中屋副本中的老人,还有一个就是鹿尧尧。

    前一个因为自己的弱小没能保护他,老人最后死了,而后一个它一定可以帮助她活下来。

    就在此时船的左翼忽然被抓出一个巨大的豁口,海水瞬间灌入,一只史前巨兽出现在鹿尧尧的瞳孔中。

    那怪物至少有二十几米,浑身披满了红色鳞片,扒在船上的那只爪子和鹿尧尧背包中的血手掌一模一样。

    此刻竖瞳死死的盯着鹿尧尧,

    诅咒娃娃忽然强行脱离了鹿尧尧,克里斯的身体暴涨,点点黑色的雾气向上蒸腾着。

    他们冲上前去,身体在众人面前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屏障。

    玩家解锁成就,燃烧的魂魄:最后的怪物。

    燃烧的魂魄,顶级怨灵类鬼怪因为实力不足而采用燃烧灵魂的方式抵御敌人的时候使用,根据燃烧时间的长短决定守护时间长短。

    最后的怪物,本节游戏出现海怪为恐怖游戏中最强者,等级评定未知,恭喜玩家获得殊荣。

    鹿尧尧站在门的外围大声呼喊。

    她希望他们全可以进来,但遍体鳞伤的地狱犬和诅咒娃娃好像没有听见一般。

    他们头也不回的横亘在门的不远处,誓死守护这片短暂的“净土”。

    船渐渐倾倒,怪物的吼叫充斥在耳边,傀儡师一把将鹿尧尧拉进来踹上了门。

    鹿尧尧看着关闭的房门,脸上的表情难看极了。

    他们已经陪了鹿尧尧很久,无论多大的险境他们一直在鹿尧尧身边从没有离开过。

    “听着,孩子”鹿城拍了拍鹿尧尧肩膀。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牺牲,怨灵燃烧自己不过是为了给你拖延时间,究其根本是为了让你活下去而已。”

    这也鹿城的私心,只要鹿尧尧成功离开这里,无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付得起

    深吸了一口气,鹿尧尧将眼泪憋回去,她环顾房间里的情况。

    这里仿佛和外面不是一个世界,房间内干燥且平静,在房间的中央放置这一艘潜艇。

    鹿尧尧等人迅速进入潜艇中,k将电脑连接上去潜艇熟练的获取了操作权限和操作说明。

    一分钟后,潜艇的屏幕亮了起来。

    “当前潜艇可以急速运行三小时,超过三小时油量耗尽,咱们要不先跑?”k问道。

    鹿尧尧点头,她所绑定的游戏道具状态查询,地狱犬和两只诅咒娃娃均变成了灰色。

    这是游戏中活体玩具已经死亡的标志。

    顾锐是驾驶员,当他按下开舱的按钮,面前的门忽然打开,大量海水瞬间淹没了他们所在的潜艇。

    潜艇宛如离弦之箭一样飞射出去

    鹿尧尧看向后方,轮渡在渐渐下沉,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甚至包括那只海怪都在其中纠缠。地狱犬和诅咒娃娃不见了踪影。

    也许刚才的那一面是他们最后的告别。

    潜艇飞快的逃离这里,众人心中却没有因此而变的轻松,因为他们为此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海平面恢复了平静,暴风雨就此终结。

    他们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用掉了大半的油才最终离开了那片海域。

    那片吞噬了他们同伴躯体的海域此刻已经消失在他们身后。

    顾锐离开驾驶座位把诺亚模样的男人拖出来弄醒。

    “说吧,你是谁?”

    “我是诺亚。”依旧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但我又不是诺亚。”男人想了一下说道。

    “他是系统和诺亚的结合体,我知道你可能因为限制不能说出口,现在我帮你说,但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点头。”鹿尧尧道,

    “我们联系上诺亚的事情系统并不是一无所知,它知道并且一直关注着。为了防止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也就是最后由诺亚代表的记忆体打败系统成为bug,所以系统选择将自己和记忆体诺亚融合。”鹿尧尧是后来才想明白这个事情的。

    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是系统,他不会提醒他们打开那扇门,如果这人是诺亚,同样也不会偷偷去打开甲板,这样只有一种可能性他是两者的结合。

    诺亚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系统打的真是好算盘啊”

    这时诺亚的神色微变,他咧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看着鹿尧尧等人。

    “你们输了,要不了多久海怪就会到来,到时候你们只有死亡一种选择。”

    “我们真的输了吗?”鹿尧尧平静的反问。

    这个反问让原本信心满满的系统有些愣神,他不知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鹿尧尧还有什么办法能活下去。

    这是他掌握的游戏,他才是游戏的主宰,即使勉强活下去了又怎么样。

    失去了亲人恋人朋友,即使摆脱了游戏迎接她的也是下一个炼狱,而游戏世界不会因此而崩坏,依旧会有人被卷入依旧有人死去。

    “你还记得当初这个游戏最基本的规则吗?”鹿尧尧忽然笑了。

    “规则?什么规则?”

    “就是游戏中永远不会有必死的局,k,麻烦你打开潜艇电脑。”

    k将电脑打开,在那里显示出一个红色的小点。

    “我们最开始好奇这个红点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翻遍了所有的资料,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破解一个加密文件之后找到了这个”

    “如果玩家走到了这里,说明你们极具天赋和勇气,接下来你们看到的是游戏最核心的内容。”

    “恐怖游戏来源于每一个恶的灵魂。”

    “每天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人死去,抢劫,□□,杀人,器官贩卖无数恶的事情在发生,而这些恶和恨最终成为了游戏驱动的养料,他们汇聚在深海中的某一个游戏基地,毁了他你们将获得游戏的胜利。”

    “你看我们还有机会。”鹿尧尧的眼神很坚定,她再也不会被任何东西所动摇,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胜利必须属于他们。

    “那又怎么样,你们根本到不了那里,一罐氧气瓶还不够你们游完五分之一吧。”

    “谁说我们每人只有一罐的。”k把自己背包里分到的氧气罐扔了过去。

    “我也是。”胖子将自己的丢了过去。

    一共十个氧气瓶,如果他们全部分给两个人的话应该刚好够,潜水的服装也是特质的防水压的衣服。

    “你俩去。”鹿城把自己的那份连同背包一起丢给顾锐和鹿尧尧。

    他们心里都明白留在船上就是死亡,但鹿尧尧和顾锐是唯一的希望。

    目前陆琪受伤,k失去了手臂,岚受伤,傀儡师不可能让女儿留在潜艇内,胖子体积太大耗氧量高,这两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兄弟的命就赌在你们身上了,如果你们能让这个该死的游戏完蛋,就算游戏里死了我现实里也还能活。”胖子大笑道。

    “你们别妄想了,能打败我的只有诺亚记忆体,但他已经不可能了。”诺亚露出凶狠的表情。

    表情没有持续多久,年轻人的情绪重新平静下来。

    此刻的他是真的诺亚。

    看着鹿尧尧和顾锐,他们心照不宣的笑了。

    从很久以前,三人就为这一刻埋下了一颗种子,而此刻种子终于发芽将冲破面前坚硬的石头,给予它致命一击。

    远处传来怪物的鸣叫,鹿尧尧和顾锐换好服装,深海龟在前面开路为他们减少前进的阻力。顾锐手中握住了一个简易电子地图,那是k临时制作的,通过用潜艇对下面的红点进行定位,然后输入电脑,k对其电脑选择了解绑,将这个道具以一元的价格转给了顾锐。

    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两个人的身上。

    活下去

    他们必须要活下去

    潜艇再次发动,这次驾驶的人是傀儡师。

    “大家,怕疼吗?”鹿城笑着问。

    “这种时候还怕什么疼,咱们冲。”

    潜艇居然没有利用最后的油量逃跑,而是向怪物发出声音的方向奔去。

    把个炸弹安装在潜艇的内部,这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这些商场购买的特制炸弹一直放在胖子的包里,所以他才会没有装多少食物一直喊饿。

    八颗炸弹爆炸的一瞬间可以毁灭掉一整艘大船。

    “想想居然有些激动,这么菜的我居然要和史前巨兽决一死战。”陈诗然擦掉眼泪感叹道。

    他们已经能看见那头怪物了,此刻它并没有追来而是有下潜的打算。

    “拦住它。”胖子指着那个方向大吼。

    潜艇带起水流向着怪物冲去。

    周围一片安静,那一瞬间的爆炸似乎让整片大海也为之震颤。

    潜艇,怪物,里面坐着的人都随着爆炸变成了大海中漂浮着的“尘埃”。

    鹿尧尧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爆炸产生的方向,他们已经离开很远了,因为深海龟的存在他们根本不会在海洋中遇到危险,一路畅通无阻。

    忽然鹿尧尧停了下来。

    顾锐看向鹿尧尧眼中满是询问。

    “怎么了?”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鹿尧尧在虚空中写道。

    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同父亲,也同顾锐。

    k最开始将定位装置交给顾锐也是早就说好的。

    当时发现电脑中资料的时候顾锐正在驾驶着潜艇,鹿尧尧最先发现,五个氧气瓶根本无法到底那个实验室,实际的距离比k同他们汇报的要多了不少,在她的授意下k修改了给大家展示的地图上的距离。

    如果想要到达那里至少需要七个氧气瓶,这还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

    对鹿城保密不过是希望父亲能够安心,毕竟如果失败了,他们都要死。

    顾锐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鹿尧尧接着轻轻的写到。

    “接下来看你的了,按照地图走,不要偏离方向。”

    顾锐伸手拉住鹿尧尧,他第一次那么慌乱,隐隐的他知道鹿尧尧想要做什么,但却也明白鹿尧尧的这个决定他改变不了。

    有些事情,是你的使命,终究要一个人去完成。

    鹿尧尧将所有的氧气罐交给顾锐,只留下已经安装上快见底的一罐,自己毫不犹豫的朝着另外的方向游去。

    她没有道别,因为她相信这绝不会是最后一面。

    顾锐转头看向幽深的大海,这次没有丝毫犹豫,带着鹿尧尧给的氧气瓶快速下潜。

    他知道,只有这样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回馈。

    肺隐隐烧灼,潜能被激发,顾锐宛如一条鱼一头扎进了未知之中。

    鹿尧尧回过头看向顾锐,眼中的笑意更胜。

    ---------------------------------

    “国庆节到了诶,放长假咱们怎么过?”s大一间宿舍内几个女生聚在一起讨论着。

    “我去医院。”陈诗然穿上挂在床边的衣服道。

    “去看尧尧啊。”女生笑道。“行吧,你们都不去玩,我就去找工作,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担心啊毕业就面临失业。”

    是啊,去看尧尧

    距离游戏彻底结束已经过了两年,陈诗然面临着毕业,最近被保送了s大的研究生。

    两年前的某天她忽然一夜之间变了很多,学习发起狠来看着都吓人,认识了一堆社会上的人,那些人做这各行各业,想起来同陈诗然八竿子打不着却感情深厚,性格也逐渐变的沉稳。

    s大新来了一位教授,是很多年前失踪的鹿城,学校为他分了一套在s大附属医院旁的房子,让他照顾女儿。

    鹿尧尧是鹿城的女儿这个消息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就在鹿城回来的那天,鹿尧尧被发现在草坪上昏迷,两年之间再也没有醒来过。

    顾锐升职了,他现在除了警局,宿舍,就是医院,整个人好像长在了那里。

    胖子在s市扎了根,女儿来医院看望尧尧的时候说想要以后考s大,胖子满脸的骄傲。

    陆琪结婚了男方是个很普通的男人,就是那家海边咖啡店原本的主人,两人现在真的在海边经营着咖啡店,那把陆琪一直宝贝的枪被回收,不过这次她没有觉得惋惜了。

    阿渡搬家来了s市成了顾锐的线人,帮警方做事,事业上混的是风生水起。

    当年的事情就好像是一场梦。

    诺亚早在第一次表明身份的时候,也就是那个未来副本时就选择了将身体的一部分剥离和顾锐进行融合。

    所以那时的顾锐开始能隐隐回忆起片段,甚至脑中有鹿尧尧参与复活本的记忆,而诺亚能在副本中存在的时间也在不断缩短。

    对于那个游戏来说,顾锐已经成为了诺亚。

    这就是他们的杀手锏。

    牺牲全部的人让顾锐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而他们只要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游戏的终结。

    无数玩家从游戏中解放出来,他们欢呼雀跃,他们庆祝新生。

    网络上有人以这款恐怖游戏为蓝本创造了真人vr游戏《炼狱》两年后正在发售。

    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陈诗然走进s大附属医院,住院区十三楼。

    轻轻推开房门,房间里面居然是空的。

    “医生,里面的病人在哪儿知道吗?”陈诗然问道。

    “知道啊,一直照顾她的那个警官把人带走了,说天气那么好带人出去透透气。”

    “伯父!”陈诗然看见了不远处拎着保温壶走过来的鹿城道。

    “诗然啊,来看我们家尧尧?”鹿城微微笑道。

    “伯父的风采魅力不减呀,前段时间隔壁阿姨还托我跟您一句话呢~”陈诗然开玩笑。

    “打住,小朋友瞎掺和,有尧尧我就够了。”鹿城摆了摆手,他还有个女儿要照顾,现在只希望自己能活的长一些,身体更健康一些。

    “好~我知道啦。”陈诗然和傀儡师走进房间,顺手把床单整理好,电视里正放着一则新闻。

    “多年前器官案主谋在其养女的帮助下逃脱警方控制,目前全市正在缉拿犯人”

    此时顾锐正抱着鹿尧尧在公园的长椅上。

    “尧尧,这是你们楼下宿管阿姨建议我带你来的公园,说有很多很多的情侣在这里约会,是个告白的好去处,如果我早点带你来就好了。”

    “尧尧,我带你出来一次真不容易,你看伯父又打电话来找我们了。”

    “尧尧,如果你三十岁之前还不醒,我就不管你的意愿了,我跟我姐说要去你家提亲,不过我觉得伯父可能会把我扫地出门,他总说你还没醒让我跟你保持距离,以自己生活为优先不要老往他那里跑。”

    “尧尧我很想你,我真的想你。”顾锐有些可怜兮兮低垂着头,左手抚摸着鹿尧尧在阳光下的脸。

    两年前的鹿尧尧最后在水下和自己的告别几乎已经成为了顾锐的梦魇,他以为自己获胜了就可以救回她,可是所有人都醒了,鹿尧尧却依旧沉睡着。

    长椅上摆着两个精致的娃娃,空洞的眼神望着某处

    此刻就在公园外,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的脖子似乎有些问题只能微微倾斜着,手上的一根手指也断了,口袋鼓鼓囊囊的,像是一把□□。

    “他们确定在里面?”男人问道。

    “确定!我还能骗你不成。”车里的人回复。

    “好,钱你拿着,如果我把人杀了。明早上新闻后你去我养女那里会给你另外一半钱。”

    “行嘞~”男人油门一踩车子扬长而去。

    周一的公园这个点并不热闹,男人在公园中到处乱逛着,一双阴毒的眼睛四处扫射。

    这时,他脚边踢到了一个东西,捡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把崭新的游戏机。

    “什么乱七八糟玩意。”

    男人将游戏机踢飞,于此同时他看见了不远处长椅上的顾锐和鹿尧尧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他警觉的拿出望眼镜又四处看了看,别人不清楚,但他知道可是鹿尧尧有两个诡异的娃娃和可以变化形态的血手掌,那些东西他不得不防。

    “没有哈哈,长椅上空空荡荡的,娃娃不在。”

    男人松了口气,他准备寻找一个好地方进行射击。

    避开监控,男人选中了顾锐背面的一个小丛林,正当他从口袋拿出枪的那一瞬间。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畔。

    “不准打扰爸爸妈妈谈恋爱哦,不然杀死你哦。”娃娃出现在他的肩头,一只血手掌骤然从泥土地中拔出将男人捏成了肉泥,鲜血染红了整片土地。

    “欢迎来到炼狱恐怖游戏,首位玩家没有进入游戏就死亡,系统3号好可怜,出师不利。”游戏机那黑白的屏幕显示出一行话。

    而一直躺在顾锐怀里的鹿尧尧也在这一瞬间睁开了眼睛

    恐怖游戏的来源是世间的恶而恶不止,游戏就不会停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无限世界重叠我的历史聊天群篮坛大军师绝地老母亲恶妇当家:七个逆子哭求改邪归正奶爸教官在都市机甲荣耀我在星际传播中国古文化大唐好大哥最强平民NPC凶宅笔记嫡女归漫长的告白最豪赘婿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与狼共枕高纬度战栗打工巫师生活录天才宝宝极品娘亲超级宠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