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我有一扇任意门-第60章 【泰五祭礼】(六)

乐读窝 > 科幻灵异 > 我有一扇任意门

第60章 【泰五祭礼】(六)

书籍名:《我有一扇任意门》    作者:陆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这一晚所有人都没睡好,  自然起得也十分早。纪绒绒与楼天宝早就洗漱好了,出来就走去平房旁的小厨房里弄吃的。等其他人出来了,她俩已经弄了一锅糊糊开始吃了。

    孟浩、谛听和瞿星自然是不会嫌弃的,  吴姐与老粗自己有干粮,  拿了水随便蘸着吃了。张哥见赵壹一直不出来,  于是去敲他的房门想让他起床吃东西。

    谁知敲了半天,  里头一旦动静都没有。张哥赶忙撞门进去,却看到赵壹又像昨天早上那样,  一个人瑟瑟得躲在床铺角落里。

    张哥目瞪口呆地发现,他的房内只有一张床是完整的了。床铺周遭都是墙体、衣柜和桌椅板凳的碎屑。

    赵壹的眼皮半阖半开,  双臂紧紧环绕自己,身体还在小幅度颤抖。

    张哥把外头的人叫进来,问道:“你们看他这样,  是不是疯了?”

    老粗皱着眉头上前去拍他,  赵壹顿时被吓醒了,  一见这么多人环绕着自己,  差点叫出声。

    “你房间里怎么这样了?”张哥问他。

    赵壹看清了周围都是人,  便赶忙从床上下来穿外套。

    他指着窗户,  角落,  还有半掀的房顶说:“大鬼把房顶掀起来时,我根本没办法招架。我只好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周围就一下窜出了许多黑乎乎的小鬼,  还有前两天只有个脑袋和器官的,  它们就和大鬼撕扯了起来。”

    几个人立刻明白了:“那它们不是在保护你吗?挺好的啊。”

    赵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情:“问题是它们把大鬼打跑之后又回来找我了……”

    几个小时前的赵壹简直是在地狱里。

    小鬼和飞头蛮在打跑大鬼之后又回来缠着他,  问他要吃的喝的贡品,还怎么都喂不饱。赵壹使出了浑身解数和它们周旋,这才没被这些鬼东西生吞活剥了。

    不同于神佛,鬼怪在达成契约之余,会想尽办法骚扰人类,完全没有下限。

    站在一旁的几个人都互相递了个眼色,没有说话。

    他们现在只有九个人,每晚必定有一个人会落单,那个人不符合“两人一房”的规则,必定会遭受到鬼怪的猛烈攻击。

    这天下午,所有人拿着线香前往寺庙进行下一轮祭礼。路上果不其然出现了昨晚现身的大鬼,它从房屋后起身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大鬼像是打地上的蚁虫一般左右横扫,直接将张哥和吴姐拍飞了出去。张哥昨天是和小鬼塑像握了手的,他慌忙叫出小鬼来保护自己。

    相比之下,没有和神佛与小鬼握过手的吴姐就显得势单力薄了,她不得已使用了自己的异能——一种能控制时间的能力,这才堪堪从大鬼的双手下跑了出来,不过她还是伤到了左臂和肩膀。

    吴姐嘴里断断续续地喊着疼冲了进来。

    她进了寺庙,几个人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却见整个左臂臂膀都被砸了个稀烂,骨头都成了一条渣。她痛苦极了,还是抖着手臂从包里掏出了一片药往嘴里塞。

    吃下药几秒钟,她的手臂顿时就止住了血。吴姐又从背包中拿出了一卷绷带,张哥赶忙蹲下给她包扎,还捡了根树枝给她固定手臂。

    “不用了,”吴姐脸色苍白,十分勉强地笑了笑,“反正出去了就能复原。你们赶紧开始祭礼吧。”

    既然如此,众人就赶紧开始了今天的祭礼。第一个上去的仍然是楼天宝,她将线香插进了塑像门前的香炉内,刚往后退了半步,那塑像就缓缓起身了。

    长手长脚的大鬼睁开了浑浊的眼,将那张没有嘴巴的脸靠近了线香。它简直是贴在了燃烧的线香之上,拼命吮吸空气里的烟气。线香在它的吸吮下燃烧速度快得恐怖,也就几秒钟,一根香就烧完了。

    楼天宝后退一步,避开了大鬼伸出来的手。她让身后的瞿星上前插线香。

    轮到吴姐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张哥将摄像机拿了下来,建议道:“你要不要和它握手?你现在手臂受伤了,晚上多个帮手照应下也好应对最后一个鬼怪。”

    吴姐之前没和神佛握手,身上就没了神佛的庇护。她看向一旁的第四尊塑像,不由得心中起寒。

    第四座塑像是四尊塑像中最普通的一座。它就是个寻常的长发女子形象,穿一身长长的连衣裙,坐在祭坛上,嘴边还含着浅浅的笑。

    看起来就是个温婉女子,乍看之下完全与恶鬼不沾边。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越是厉害的鬼怪就越会伪装自己。这就和人一样,越是强大的人,越是会掩盖自己的锋芒。

    那塑像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竟朝着吴姐的方向微微侧目。

    吴姐当机立断将手放到了大鬼的手掌中。大鬼握紧了她的手,从不知道哪里发出了“嗬嗬”两声:“不——够——”

    不够?什么不够?吴姐唯一完好的那只手被它捏得生疼,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恐惧,难道它是觉得祭品不够?吴姐赶紧又伸手抓了一支线香,点上插进香炉里。

    大鬼立刻趴着去吸吮烟气了,吴姐见准时机用力使劲儿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即便如此,她那原本完好的手也被捏变了形,吴姐只好又掏出一片药吃,在旁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手掌的骨头正了回来。

    老粗没有与大鬼握手,张哥和昨天一样,也与大鬼握手了。等众人做完了,赵壹这才上前插了香。

    他一声不响地与大鬼握手,还一口气给他插了三根线香上去,大鬼果然立刻放开了他的手。

    赵壹看了一眼另外几个人,脸色比早上好了很多。楼天宝总觉得他的表情里带着一丝得意,但她就当没看到了。

    这天他们结束得格外早,几个人回到平房的时候房外也放好了今日的饭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晚的关系,餐桌上的食物格外丰盛,不仅有大锅大盆的冬阴功汤,还有咖喱炒蟹,青木瓜沙拉,泰式炒粉,九人分量的猪脚饭……

    众人望着满满一桌的饭食,互相看了看。

    等了一会儿,老粗拿出了摄像机说:“既然是祭礼结束前最后一晚了,那我们就好好拍一拍吧。你们几位,要是不想吃也先装装样子,不要太排斥,不然后期难调整镜头画面。”

    几个人默许了他,走到桌边坐下了。谛听拿起面前的勺子,开始切面前的猪脚,往自己嘴里送。楼天宝拉住了他的手,说道:“这份饭没问题?”

    谛听点了点头。

    坐在两人对面的瞿星笑着凑前了一点说:“是没问题。今天的菜都没问题,可以放心吃。不过也别吃太饱,今晚大家都要通宵。”

    楼天宝在他俩的双重肯定下,这才和其他人一起端起了盆子开始吃饭。

    她已经三天没吃过正经饭了,这一整只的炖得熟透糜烂的猪脚仿佛是仙食,楼天宝差点把骨头也吃下去。她还是比较知道节制的,吃完饭,又吃了一点沙拉就放下碗筷了,一旁的纪绒绒却是空口吃了两只咖喱蟹,还吃了一碗面。

    吃完饭纪绒绒就开始疯狂打嗝,楼天宝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拍摄完毕,桌面收拾干净,所有人又用部队冲刺的速度洗完了澡,早早回房了。这晚来楼天宝和纪绒绒房间的不止有谛听瞿星等人,摄影三人组也一同过来了。

    八个人或坐或站,十多平方的小屋被他们塞得满满当当。昨晚大鬼对平房进行了暴力拆迁,现在平房房顶还是漏风的,是不是有一阵冷风从缝隙中钻进来。

    “今晚那个女鬼肯定会来索命。首先一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出门,最好连床都不要下。只要我们呆在各自的位置上,她就只能在规则的制衡下活动。”

    瞿星这么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几瓶雄黄酒:“这些是我最后的存货了,可能用处不大,不过好歹聊胜于无。”

    几个人赶忙将雄黄酒收起来,等他继续说。瞿星想了想,闭眼去识海里找滑头鬼说了两句话,又返回来继续交代:“那个女鬼看上去有点像东方传说中的【骨女】、【青行灯】、【络新妇】等女鬼,这些女性鬼怪无一例外都是因怨而生,同时也对那些品性不好的男子女子带有格外的歧视。同理可推,这一只鬼怪的外表是年轻女子,那它必然和前面三只鬼怪的侧重点不一样——着重放在人类的内心上。”

    屋内的几个人思索了起来。

    好像的确是这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寡妇女无限潜能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我在恋综咸鱼后爆红了带着手机去星际精分一时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不止玫瑰在心动我在星际种田我的克苏鲁游戏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