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舔了一个小奶包-第92章 HappyEnding全文完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舔了一个小奶包

第92章 HappyEnding全文完

书籍名:《舔了一个小奶包》    作者:月下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原木风格的卧室内,  一切带有潮湿气息的声音都缓了下来,由重及轻。

    床上二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维持着最后的姿势不变,  正式进入贤者时间。

    在少年滑腻的肩上蹭掉汗水,薄晔仍压在他身上,懒懒地不想动。

    摸到唐止的手握住,男人嗓音暗哑:“Candi你变了,套路越来越深了”

    滚上这张床前他还很生气,  恨不得抓着少年按腿上打屁股;滚上这张床后他连气都快断了,自然就生不起来。

    见把人安抚好,望着天花板的唐止抿唇一笑,  紫色衬衫还压在腰后,  衣袖仍挂在手臂上。

    “你现在给我解释,  出这么大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把我当外人吗?”薄晔一手捉着他的手把玩,  再次谈起这事时平静了很多,“为什么有困难时要把我推开?我会很难过。”

    一手轻抚男人汗湿脊背上的肌理,  唐止歪了下脑袋,  原因有很多,  分不清是什么心理在作祟,  但他还是尝试着表达:“如果一开始就跟你说,  你会把我带走,然后就一直放在身边养着吧?”

    侧枕在少年胸前,  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  薄晔没有说话,  相当于默认。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独自生活、没有钱、没有住所,这些都是我需要承担的后果,我没办法做到抛弃家族后还能心安理得地被你豢养。”唐止认真道:“我想试试依靠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什么叫豢养?我又没把你当金丝雀。”薄晔皱眉,抬起头看他,“养自己媳妇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拍拍男人一边脸颊,唐止连忙解释:“就是那个意思,你懂的。”

    再次枕回去,薄晔一句话总结:“不想接受我帮助就直说。”

    抱着他的脑袋亲了一口,唐止极力讨好:“我都想好啦,等开学后总能想办法赚钱,还能拿奖学金,我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而且那时候跟你见面不用躲躲藏藏,我们可以正常地谈恋爱,不是很好吗?”

    “不是很好。”薄晔在他胸口蹭了蹭,像是在摇头,一副好不了的样子,“你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很难过。”

    “我错了薄晔。”唐止歪头看他,戳戳他一边脸颊,“以后不会了,别难过了好吗?”

    薄晔将他的手带到唇边亲亲,上面还有烫伤的痕迹,他道:“为什么要这么作自己?你不心疼我还心疼。”

    无奈,唐止只好一遍遍贴着他的耳朵跟他道歉。

    “我其实很高兴被你找到。”少年悄声道:“虽然听起来很软弱,但不用孤独地一个人对抗世界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安心。”咬咬男人的耳朵,对他道:“谢谢你,薄晔。”

    薄晔脸红,在少年的柔情攻势下化成水。

    想了想,他老实道:“其实我也有事没说清楚。”

    “嗯,你说。”唐止眼眸含笑,红色泪痣衬得表情尤其温柔。

    薄晔撑起身,贴近他颊边:“我来日本其实是为了”

    随着男人一点一点说清楚,唐止的笑意逐渐消失。

    解释完后,薄晔最后总结:“事情就是这样,你爷爷应该对我很有意见。”

    挑高一边眉梢,唐止的小脸看上去一片冷然:“所以你不是跟团来当译员的?”

    敏锐地察觉出气氛的转变,转变得似乎不太妙。

    薄晔想了想,谨慎道:“其实,译员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下一秒,整个人被少年推到一侧。

    在薄晔“卧槽”的眼神中,唐止坐起身,拉上紫色衬衫,全程面无表情,没再看过他一眼。

    “宝贝。”薄晔伸手去拉他,软下语气,“别这样”

    抬手躲开他的手,唐止冷淡地瞥他一眼:“薄晔,这么重要的事现在才说清楚,是把我当外人吗?”

    “为什么明明有困难却不向我寻求帮助?”

    “你这样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很难过。”

    薄晔:“”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一月中旬,位于东京六本木的一家展览馆里,正在举办为期一周的浮世绘大师展。

    据说此次展出的珍品是一位浮世绘爱好者的毕生收藏,这些真迹在日本难以寻觅,是第一次在日本展出示人。

    这样难得的展览吸引了一批浮世绘爱好者,山本一辉拄着拐杖进入时,各个展区已经来了不少人参观。

    工作人员带领他去二楼。

    一路上经过那些平时难以见到的真迹,老人眼里泄露出一丝流连。

    他在一幅画作前驻足,欣赏片刻后问道:“请问等会能约见那位收藏家吗?”

    工作人员客气地笑:“提供展品的收藏家明确表示过不见任何客人。”

    老人显出惋惜的神色。

    来到二楼一处僻静的会客区,已经有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等在那儿了。

    听到动静,年轻人转过身,看到山本一辉时,露出很浅淡的笑容。

    “山本先生,您好。”

    山本一辉凌厉的视线盯着他看了数秒,面前的男人不再是平时呆板又畏缩的形象,去除眼镜后,果真是人中龙凤的长相。脸上闪过戒备,他没有去握对方伸过来的手:“我以为见面对象是许先生。”

    “是我拜托他约见您的。”薄晔一笑,脸皮特别厚地叫了声:“爷爷。”

    山本一辉脸色一沉,拄着拐杖的手晃了晃,接着绕过他走向会客区的沙发,不拿正眼瞧他:“你是什么东西?谁允许你叫爷爷?”

    薄晔放下手,无所谓地耸肩,等山本一辉落座后,跟着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山本一辉转头看玻璃窗外,双手搭在拐杖上,一副不打算搭理对面人的样子。

    “爷爷。”薄晔欠身在他面前的紫砂杯里倒茶,道:“真的不再考虑申远了吗?我差不多都将申远送给山本组了,这都不要吗?”

    “我从不跟没诚信的人做生意。”山本一辉高傲地抬着头,侧目看向对面,“贝先生,你觉得在隐瞒我这么久后,你在我这的诚信还剩多少。”

    薄晔叹气:“爷爷,我也是”

    “别再叫我爷爷了!你这个没皮没脸的东西!”山本一辉忍无可忍地杵了下拐杖,脸上气得涨红,却意外地显出几分红光满面的样子,“你有什么资格喊我!”

    轻咳一声,怕把老人气出心脏病,薄晔改口道:“山本先生,如果不伪装,相信我连您的面都见不上,您看,有个缓冲期,能熟悉一下彼此,现在心平气和地坐下聊天多好。”

    并没有心平气和的山本一辉:“你想聊什么?”

    薄晔也不废话,道:“请把唐止给我吧。”

    看向他,山本一辉道:“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还来问我的意见做什么?”

    一想到孙子为了面前的男人抛弃家族,老人就发自内心地对他喜欢不起来。

    “唐止希望这段恋爱关系能受到家人祝福,尤其是您的。”薄晔轻笑道:“不然就算在一起,他也始终忍受着愧疚感的煎熬。”

    山本一辉讽刺一笑:“请你转告谅太,山本家子孙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就不要再怀有愧疚这种无用的情绪。”

    面对态度如此强硬的老人,薄晔抹了把脸,觉得自己就差给他跪下了:“请问,您要怎样才能接受我?”

    “不可能。”

    山本一辉看了眼时间,五分钟不到解决面前不讨喜的年轻人。

    他撑住拐杖起身,严肃道:“你们的事我再也不会插手,以后也不要再来烦我了。”

    告知完,老人向楼梯口走去。

    “十个亿。”薄晔一咬牙,站起身:“山本先生,申远让利十个亿,您再重新考虑一下我和唐止的关系可以吗?”

    说出这话时他心里发虚,估计要被薄安良打死。

    山本一辉脚步都没停:“十个亿就想让我卖孙子,太天真了年轻人。”

    “这里所有的展品都归您所有。”薄晔有些泄气,挣扎道。

    原本他是不抱希望的,可是此话一出,前方的山本一辉却停了下来。

    薄晔眼睛一亮,小心地试探:“如果您喜欢可以随便拿。”

    山本一辉静止了足足有一分钟之久,之后他侧转过身,眉目冷淡地看向薄晔:“每一幅都可以?”

    中国————

    薄老爷今天格外精神,他邀请了一位复黛大学中日研究所的资深教授前来家里参观。

    两人走在薄家宅邸的长廊间,资深教授赞叹:“早就听说薄老爷是浮世绘收藏专家,许多真迹日本方面都没能淘到,今天能欣赏到,真是备感荣幸。”

    “没有没有,陈教授你客气了。”薄老爷表情里带着三分自谦七分得意,摆摆手道:“我也就是因为兴趣,平时胡乱搜来的,到底是不是真迹还要你鉴赏一下。”

    两人一路互捧着来到单独开辟的收藏室,薄老爷一路上笑声好不嘹亮。

    家里阿姨帮忙打开门,推开。

    门口二人互相谦让地走进门里,结果同时一抬头,陈教授表情一怔,薄老爷脑子充血一晕。

    只见百来坪的收藏室里,架子上,柜子里空空如也,徒留几个装裱的空框挂在墙上。

    陈教授看了眼薄老爷,摸不着头脑。

    薄老爷扶着门,抖着手指向室内:“怎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几百幅画呢?!”

    阿姨莫名其妙探身看向收藏室,随即一拍脑袋:“哦!吾想起来了,薄总前天带卡车来把格砸画都运走了,好像说带去展览了。”

    薄老爷差点背过气去,他拿出气吞山河的力气朝空荡的室内怒斥一声:“薄安良!!!”

    同一时间,中山南路————

    薄安良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他坐在沙发上,并着膝盖朝旁边挪了一点,紧紧贴着徐柯,神情不安:“老婆,你说我爸要是发现了该怎么办?”

    徐柯霸气地揽过他,将他的脑袋按在肩上:“无非就是被抽一顿,我带你去最好的医院。”

    “”薄安良抿紧唇,高大的身材缩在沙发上莫名像个鹌鹑,好一会才嘤嘤嘤道:“老婆我特别心慌”

    “宝宝没事的。”徐柯不走心安抚。

    “你说,拿画去贿赂山本家老爷子真的管用吗?”

    徐柯很有信心:“Candi说的肯定管用,放心,年轻人们能搞定。”

    薄安良又想到另一件事,担忧道:“这事要是真成了,我以后还不得时常见到山本柊?”他很没气质地翻个白眼:“想到就烦人。”

    徐柯笑道:“拐他一个儿子,我们赚到了。”

    东京六本木————

    山本一辉走出展览馆,面色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愉悦。

    小林先生处理好画作的转移手续后,跟着走出来。

    室外,冬日的晴空被阳光照得泛白,浮云又浅又淡,像是天空的纹路。

    “主人。”看着远方的天空,小林先生神清气爽地呼出一口气,笑道:“今天真是意外的收获呢。”

    山本一辉轻咳一声,整整脸色,白胡子威严地翘着。

    小林先生将文件夹背到身后,奉承道:“跟年长者比起来,年轻人还是嫩了一点呢,如果主人早些天就松口让小少爷他们回家,怕是没有今天这一出了吧。”

    山本一辉不置可否。

    “所以,您现在怎么看待薄晔那孩子?”小林先生偏过脸看向他,“算是认可了?”

    “哼!认可还早了点。”山本一辉回头看了眼二楼,一脸嫌弃,“看着就讨厌。”

    小林先生:“不过他为了小少爷真是煞费苦心呢。”

    山本一辉走下台阶:“那是因为我孙子优秀。”背对着小林先生,他嘱咐道:“早点将刺身师傅请来家里准备晚餐,虽然讨厌,但也不能失了待客礼仪。”

    “大少爷一家要请吗?”

    山本一辉不在意地摆摆手:“多几双碗筷的事。”

    冬日的晴空下,小林先生笑眯了眼,脸上流露出几分狐狸的神色。

    在山本家见过家长后,薄晔第二天就带唐止回了中国,迫不及待,急不可耐。

    两人进了薄家宅邸,却看见薄安良仰面瘫在沙发上、脸上敷着冰袋的凄惨画面。

    没先关心他爸,薄晔问徐柯:“爷爷呢?”

    徐柯帮薄安良换了一个冰袋,淡淡道:“一大早飞去日本了。”

    薄晔和唐止互看一眼,隐隐感到不妙。

    山本主宅会客室内,山本一辉坐在榻榻米上,脸上难得露出不知所措的神色。

    看着对面呈大字状仰躺在地上如同街边碰瓷的老年人,他道:“薄先生,请您先起来,有事好商量。”

    两位老爷子都是体面人,此刻薄老爷却搞得气氛很尴尬。

    薄老爷赖在榻榻米上,懒懒地看他一眼,用不太熟练的日语道:“你不把画还给我,我就一直待在这儿了。”

    山本一辉为难,同样难舍心头之爱,不过也不能真让他赖在这,于是道:“这样,我们下盘围棋,你要是赢了,画作归还一半,要是输了,还请回去。”

    薄老爷眼珠子转了转,撑着一把老骨头起身:“我看海星。”

    于是,薄老爷和山本老爷每年的围棋之约从这一年开始了。

    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我继承了一个星球开局炼体三千层贝尔曼我身上有外挂魔族之劫回到八零发家致富终极至尊兵王网游之绝顶锋芒防务官她没空谈恋爱DC里的天罡地煞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