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仙女丧兮兮-第40章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仙女丧兮兮

第40章

书籍名:《仙女丧兮兮》    作者:冰岛三分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桑迟抱着水在小卖部门口等了一会儿,位置离得有点远,  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只能看见程琅沉默的侧脸。

    他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卫衣加白色棉服外套,  脚上踩着双纯白的球鞋,气质清爽又阳光。这时候垂着眼睛一副虚心听教的样子,就真的很乖。

    原来篮球队的交际花,  计算机系的大学霸被叫家长是这个样子的。

    正想着,  程琅的目光一转,  远远地望了她一眼,  那目光深邃又沉静,  跟平常那种柔和的眼神有些不同,桑迟愣了一下,  那头已经结束了对话,两个人一前一后往这边走过来。

    钱女士在她跟前站定片刻,  和蔼可亲地约她复学再一起吃饭。

    桑迟自然点头应下来,  目送她离开,  人又转过来看向程琅。

    刚才凝重的表情像是一闪而逝的错觉,他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  搭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桑迟仰头看他:“你们刚刚说什么了?跟我有关系吗?”

    “唔。”

    “是什么?”桑迟扫见他裤腿膝盖往下位置淡淡的一块灰印,  下意识弯腰给他拍了拍:“痛不痛?”

    程琅拦了一下她的手,  顺势就握住了。

    “钱女士在策划一出戏剧,问我们有没有意向出演。”

    “?”

    “罗密欧的门禁。”

    “……”

    ——————

    两个人定了下午三点多的电影票,时间还早,慢悠悠晃到操场消食。

    冬日转暖,  阳光低伏在半空,光线灼灼。

    桑迟跟程琅并肩坐在操场大草坪上晒太阳。

    身后一百米的位置就是露天篮球场,午餐时间过去不久,球场上已经有人在挥洒汗水了。热气蒸腾间有种夏日来临的错觉。

    没过多久,草地上来了五六个国外留学生踢足球,玩得起劲,耳边是高亢的叫喊和足球摩擦草地发出的沙沙声。

    感官在阳光下膨胀而变得格外飘渺。

    桑迟盘着腿,双手抓着交叠的脚踝,下巴随着球高高扬起,过两秒,又呈抛物线状落下。她鞋尖歪了歪,碰到程琅的鞋子:“他们好像在用脚踢篮球。”

    程琅也配合着往她的方向凑了凑:“小声点,当心挨打。“

    桑迟点点头,抿着嘴不说话了。

    坐了没一会儿,被熏暖的日光照得开始犯困,眼睛闭了闭,眼皮上是薄薄的一层光影。

    耳侧窸窣两声,程琅张着手臂仰面躺倒在草地上,眯着眼睛虚虚看她:“躺会儿?”

    桑迟摇摇头:“脏。”

    春天还没到,草地上只有薄薄的一片枯杆,空隙中间露出泥土。

    她伸手去拉他:“你今天白衣服。”

    程琅暗中使劲,躺在地上纹丝不动。桑迟拉不动他,鼓了下脸又坐回去看他们踢球:“不管你了。”

    足球往这个方向飞来,骨碌碌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一个学生跑过来捡球,看到他俩一躺一坐的,咧着嘴笑了下。

    “桑迟。“

    他忽然叫了她一声。

    桑迟还盯着足球看:“怎么了?”

    她已经很少化妆,素颜的皮肤也好,白皙透亮,只是因为长期失眠眼底有深重的一道青灰色,唇色淡淡的,缺一点血气。

    等了半天不见声响,桑迟转过来,双手撑着地往后挪了两步,跟他的肩膀齐平,正好挡住他脸上的光线:“怎么了?”

    “我在想,好久没看到你丧了吧唧的,有点怀念。”

    “......”

    程琅垫了下头,左手伸过去握住她左手,指尖顺着她微凉的手背摸索上去,碰到了那道凸起的疤。

    桑迟下意识要躲,被他收力攥紧:“躲什么,早看到了。”

    “小刀割的?”

    “......嗯。”

    “认识的时候是夏天,那会儿还没有。那是跟我在一起之后来的?”

    桑迟立马否认:“不是。”

    她原地挪了个方向,就留了只手臂跟背影给他:“我以后不会了。”

    “这句话有可信度么?”

    “有。”桑迟垂着头,小声说:“太疼了......而且还留疤,丑。”

    有拇指贴着那一块新生的皮肉左右抚了抚,力道很轻,有点痒。

    过两秒,温度移开了。

    桑迟想收回来,指尖又被他重新揪住。袖口轻轻撩了上去,有冰冰凉的膏体糊在手腕上,带着浓浓的药味。

    “祛疤的,不知道现在开始涂有没有用,试试看。”

    “你什么时候买的?”

    “元旦之后。”

    那有好几天了。

    桑迟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说:“在开始之前我就清楚你的状况,我对你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

    “所以,你该哭就哭,该暴躁就暴躁,没必要忍着。”

    桑迟哦了一声,故意问:“那我想打人怎么办?”

    “我给你买个沙袋。”

    桑迟背在身后的手指虚空动了动,有一根食指配合地勾了上来。

    ————

    年前电影少,都在为春节档蓄力。程琅挑了一部主创阵容看得过去的喜剧片,和桑迟踩着点晃到影院。

    影厅人不多,坐了个半满。

    一百二十分钟的电影,剧情还算紧凑,笑点泪点都有,邻座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坐那儿笑出打鸣声。

    看过电影,两人就近在影城旁边吃了晚饭,乘地铁回家。

    华灯初上,小区的路灯渐次亮起,在地上照出斑驳的树影。

    程琅背着桑迟慢吞吞走在灯下,交叠的影子从长到短,由短到长。

    快到楼梯口,桑迟像是有所感应似的醒了过来,从他背上跳下去。

    ......

    落地窗前,一个二十四寸行李箱大大地摊开摆在地上。

    桑迟从衣柜里把衣服一件件拎出来叠好,再转移到箱子里,花花蹲在行李箱一侧,尾巴低甩,轻声喵喵叫。

    程琅盘腿坐在旁边。

    桑迟把猫抱起来放进程琅怀里,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行李箱旁边放着的手机里正传来唐虞的大嗓门:“......你还没告诉我呢!后天几点的飞机?”

    “后天晚上的。”

    “这么晚,我让我爸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为了不让他们接才订这么晚的。我坐机场大巴转地铁。”

    唐虞想了想:“那行吧。我还有半个月就放假了,到时候陪你出去玩。”

    “好。”

    “对了,你上次让我帮你问的,我都打听过了!赵医生他们医院住院部是四人间的,半封闭,我们平时都能去看你,住半个月的话环境还是可以接受的。”

    程琅抬了下头,桑迟跟他对视一眼,含糊地答应了一句:“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哦哦。”唐虞那边晚自习刚下课,身边吵吵闹闹的。两个男生追着跑过他的桌子,上头的本子哗啦啦掉了一地,那两个人转过头道歉,帮他捡起来。

    唐虞摆摆手,起身往外走:“我这边太闹腾了,我躲远点跟你说。”

    “不用,你继续自习吧。”

    桑迟走过去想挂电话,走到床边的时候膝盖在床角磕了一下,正好磕在小腿骨往上的位置,咚得一声响,桑迟疼得弓成一只虾米。

    程琅丢开猫,站起来握住她小腿肚:“磕哪了?”

    桑迟缓不过劲,泪汪汪地指了下地方。

    程琅掀开她长长的睡裙裙摆,搓了下手掌,掌心捂在那块地方,轻轻揉了两下:“这么大一个房间也能撞。”

    “我没看清。”

    “好点了么?我给你拧一块热毛巾敷一下?”

    桑迟抹了下眼角:“不用了。”

    程琅不说话,低着头继续给她揉腿。

    一室安静中,一个声音弱弱地响起来:“姐......夫?”

    “......”

    地板上的手机屏幕还倔强地亮着。

    程琅转过头看桑迟,无声做口语:“我要不要应?”

    桑迟假装镇定地拾起电话:“你听错了。我挂了。”

    程琅闷声倒在床上笑。

    ......

    东西收拾得差不多,已经九点半了。

    桑迟想起来一件事:“我回去之后花花怎么办?”

    “我先带回家养着。”

    桑迟撸着猫肚子,看着它眯眼享受地呼噜呼噜叫,依依不舍:“我会想它的。”

    程琅侧头看她一眼,哼了声。

    又坐了会儿,桑迟爬起来进卫生间洗手。

    没两秒,程琅也跟着钻了进来。

    狭窄的洗手台前边两个人站得很近。

    桑迟挤着洗手液,手肘推了他一下:“太挤了,你等我洗完。”

    程琅答应着,后退半步,从身后把她圈在怀里。

    桑迟脸红,用背去挡他,就听见他说:“我明天满课,你可见不着了。”

    桑迟不动了。

    程琅牵着嘴角,低头把她的手指包在掌心,泡沫一点点搓开揉进指头里。

    出水口哗哗地放水,水温一点点升起来,在镜子上凝成一片水雾。

    桑迟低着头,偷偷展开手指跟他比了下长短,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程琅拄着她头顶闷闷地笑:“比什么,还想比我的手大?”

    桑迟没说话,展开的手指往他指缝里挤,细白的指尖在绵密的泡沫里探出来,好玩似的蹭了两下,空中飘起一块小小的沫。

    “桑迟。”

    程琅叫了她一声,手臂抬起来扶了下她的脸,偏头吻住她的嘴唇。

    女孩子的唇柔软得不可思议,轻轻吮咬着像是含着一块果冻,她不声不响,转过来乖乖地踮着脚配合他。

    手臂环在他的脖子上,有水珠和着肥皂水顺着指尖滴答滴答往下落。

    程琅摁住她的腰往上提了提,更深入地亲她。

    ......

    桑迟埋怨:“衣服都弄脏了。”

    程琅一笑,拉着她的手冲洗干净:“去换。”

    “我帮你拿一件吗?”

    “不用,换好就去睡吧。我在里面缓一下,等会儿直接走了。”

    桑迟转头看他。

    程琅把她往洗手台挤了挤:“你说缓什么?”

    “......我不是说这个。”桑迟抵着他肩膀往后推了推,“你要回宿舍啊?”

    “嗯。”

    “哦......”

    “迟迟。”程琅垂下头,撩起她脸颊边的碎发拨到耳后,“我没办法每天盯着你。你要是铁了心不吃药,乱吃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要自觉一点。睡不着就去医院正规开药,不要让我担心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知道吗?”

    ......

    程琅在浴室里呆了十分钟,出来看了眼主卧,拎起外套开门出去。

    正巧对面门一个男人出来放垃圾,跟他打了声招呼:“这么晚回学校?”

    男人看起来有点面生。

    程琅笑了下:“下去买点东西。”

    “嗯?你不是搬走了?”

    “没有,我跟女朋友一起住。”

    男人讪讪笑了声,关门回去了。

    程琅看了眼紧闭的门,脸上的笑敛了起来,拎着钥匙圈又给门上了一道锁,这才慢吞吞往下走。

    今晚没有月亮,楼道的声控灯反应不够灵敏,一层楼走了半截才啪嗒一声亮起来。

    程琅也没开手电筒的灯,摸着黑一级一级慢慢挪。心里想的是,早知道刚才就不装什么心灵导师装深沉了,就应该盯着她吃了药老实睡下再走。

    万一她真不吃了怎么办......

    楼下有小学生在玩仙女棒,明晃晃的两个亮光映在窗面上。

    程琅盯着那光走到两层楼下面,彻底后悔了,转身准备往回走。

    忽然楼道上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楼道灯一盏盏亮起。光线从楼梯缝隙透下来,像细碎的金色的麦芒。

    这一幕似曾相识。

    穿着睡衣长发披散的女孩子一路踩着光跑下来,一头扑进他怀里。

    馥郁的洗发水的馨香抱了满怀。

    桑迟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把人撞得往后一退,抵在透明玻璃窗面上。

    程琅嘶了一声,双手托着她的臀调整了下位置:“你树袋熊么?”

    桑迟不说话,双手啪地捧住他脸颊:“程琅。”

    “我会好好吃药,按时看医生的。”

    “下学期开学我就回来,你要等我。”

    程琅弯起嘴角:“急哄哄跑下来,就怕我不等你?”

    “嗯。”

    “傻不傻。”

    程琅抱着她又一级级往回走。

    “你要住的医院地址写给我,过完年我去找你。”

    “真的?”

    “那我说假的?”

    “不行......”

    咯噔一声,顶上的灯灭下。

    程琅停下来:  “拍下手。”

    “哦。”桑迟伸手清脆地拍了一下,复见光明。

    “你不是还有门禁吗?”

    “不管它。”

    桑迟晃了晃腿,越过他的肩膀去看楼道外没有一丝天光的夜幕:“今晚天好黑。”

    “很快就天亮了。”

    桑迟趴在他肩上,良久,笑了笑:“嗯,反正会天亮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就不写码后小论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特种女兵舔了一个小奶包我继承了一个星球开局炼体三千层贝尔曼我身上有外挂魔族之劫回到八零发家致富终极至尊兵王网游之绝顶锋芒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