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小血族天天想吃饱-第100章 100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小血族天天想吃饱

第100章 100

书籍名:《小血族天天想吃饱》    作者:红心K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你已经不可能再留下来了,小可。”

    这句话像巨石一样沉甸甸压上苏可的心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过于深重的绝望反而催生出了对抗的反叛,苏可猛地推开陆星时,喘着气后退几步。

    “没有什么不可能。”他盯着陆星时的眼睛,执拗道,“我不回家,我就要留在这里!我不会离开的,也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只要,只要……只要你也别后悔,星时。”

    少年的语气已近乎乞求,投来的目光赤诚而热烈,陆星时不会怀疑对方炽灼真挚的感情,也为对方义无反顾的勇气而动容,但是——

    “我肯定会后悔的。”他鼻梁骨酸涩得生疼,微微垂下眼,躲开了少年的目光。

    “因为,我没法永远陪伴你。”

    人类和血族的寿命相差太大,哪怕自己身为高级精神力者,能比普通人活得久一点。

    但那多出来的几十年,在寿命悠久的血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自己能陪伴在恋人身边的时光至多只有百余年,待自己故去,苏可要怎么办?

    陆星时做不到为了一时的快乐和恣意,就忽略掉百年后必然到来的痛苦与分离。当死亡来临时,亡者无知无觉,被留下的生者才是最痛苦和悲伤的。然而更绝望的是,那时苏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他没有了爱人,没有了家人,回家的路已经断绝,偌大的世界根本找不到一个同族,他却要在这样的世界里,继续孤独地活上千年,甚至万年。

    陆星时不止一次为未来的事情忧愁,彼时他无法改变什么,只能给予恋人最好的陪伴,同时利用自己的权势处心积虑地铺路。

    希望百年之后,为苏可创造一个更适合他长久安稳生活下去的社会与环境。

    虽然不能尽善尽美,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陆星时自认问心无愧,而此时,邵行来了。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旦知道了,就再无法回到过去;一旦发现了更好的选择,就再也无法安于现状。让苏可随邵行重回故土,无疑是最优的选择,也是最好的结局——他不应该为一个仅能陪伴他百年的过客而停留,他应该回到能长久陪伴他的朋友和家人身边,回到不会压迫和歧视暗黑生物的原生世界里。

    “你一定要赶我走吗?”苏可的眼圈又红了,晶莹的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我留下来吗?”

    陆星时心如刀绞,却还是冷酷地点点头。

    “对。”他沉声道,“你不能留下来。”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答案,苏可还是呼吸一窒,彻骨的凉意涌入四肢百骸,冷得他几乎没有知觉。

    是啊,自己不可能再留下来了。

    他其实也知道的,正如陆星时所说:已经晚了。

    就算他固执地想要留下,他和陆星时也无法再回到过去,这件事将成为他们心中永远尖锐的一根硬刺,血淋淋地折磨和拷问着他们,哪怕苏可自己不在意,陆星时也不可能不在意。

    以他对陆星时的了解,自己留下的代价,到头来都会成为这个人身上巨大的压力,陆星时必然会时时刻刻地想着,记着,他会竭尽所能地补偿他,让他不会后悔选择了自己,甚至是千方百计地铺好路,保他未来百年千年的安稳无忧。

    但自己想要的感情,不是这样的。

    他不需要自己的恋人心怀歉疚,不需要陆星时补偿式地对他好,更不需要对方谨小慎微地看自己的脸色,生怕自己在这边的世界过得不如意。

    太累了。也太沉重了。

    谈恋爱本应是两个人都开心的事,如果变得这么沉重,这还是自己想要挽留的感情吗?如果留下来的结果是让自己心爱的人心事重重,让这份感情成为捆缚对方的负担和枷锁,那自己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混乱的思绪宛如发狂的困兽,冲得苏可头晕目眩,四肢冰凉。他流着泪,发着抖,在陆星时想要帮他擦拭眼泪时,少年突然甩开他的手,化为一道旋风般的虚影,顷刻就冲出了书房,跃入外面的夜色中,转瞬不见了踪影。

    “小可!”

    陆星时连忙冲到阳台上,入目的只有茫茫夜色,根本找不到对方的去向。

    “别追了,让他先独自冷静一下吧。”隐身于黑暗中的黑猫从阳台的围栏上跳下来,落到陆星时面前,“我看到他离开的方向了,一会儿我去找他。”

    ——

    凌晨三点正是夜色最浓暗的时刻,厚重的浮云遮蔽了皎洁的月光,苏可屈膝坐在皇都东边的一段城墙上,双目空洞地望着远方黑漆漆的山峦和林野。

    以前他经常和小无来这里吹风看景,现在旧地重游,却是物是人非。

    夜风吹干了少年脸上的泪,他一动不动地静坐着,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矫健灵巧的小黑影顺着城墙攀爬上来,悄无声息地来到少年身边,也坐了下来。

    苏可红肿的眼睛艰涩地眨动了一下,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转头,良久后,身边这位小客人说话了。

    “早上八点的训练还得照常,我已经准了你昨晚的假,今早可不会再让你请假。”

    苏可动了动嘴唇,脸上的肌肉僵硬得不听使唤,他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嗓音沙哑道。

    “我以为你是来安慰我的呢。”

    “你需要安慰吗?”小黑猫反问。

    “当然需要。”苏可抱紧了双膝,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我都失恋了。”

    “这很新鲜吗?”小黑猫语出惊人,“我也失恋过,还是两次。”

    苏可刷得转过了头,不是他太八卦,实在是这个信息惊到他了——他记得安全部的人说过,邵先生的夫人就是他的初恋啊,怎么又变成失恋过两次了?

    “我和我夫人也并非一开始就两情相悦。”小黑猫淡淡道,“他起初根本不愿给我机会,赶在我表白前,就先发制人地拒绝了我一次;后来好不容易心意相通,他又突然消失了,留下我一个人。比起我的经历,我觉得你和陆星时已经很幸运了,至少你们还有时间好好地道别。”而不是像他们当年那样,猝不及防就面临了死别。

    “但……但你们至少苦尽甘来,最终在一起了,现在也过得很幸福。”苏可嗫嚅道,“我和星时,已经没有未来了。”

    萧瑟的夜风呼啸着吹向远处的山峦,小黑猫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

    “苏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世界?”

    这话题转得太快,苏可一时没反应过来,半晌才讷讷地答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

    其实邵行刚来的那天,他俩互通身份后,对方也问过类似的问题,甚至还详细地询问了他穿越前后的诸多细节,似乎是想搞清楚他穿越的原因和具体原理。

    可惜苏可自己也是个糊涂的,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后来邵行不再问了,苏可就以为这件事不了了之了,没想到现在,对方竟然又一次提及,还问了几个新问题。

    “我听陆星时说,你当初是无意中闯入他的领域空间的,对吗?”

    “对。”

    “你是怎么办到的?”

    这个苏可倒是知道,他讲述了那晚的「双月蚀」现象,重点提及了那轮神奇的血月,以及血月对他们血族的特殊影响和意义。

    “沐浴在血月光辉下的血族,会得到月神赐予的神秘力量?”小黑猫重复着苏可说的话,猫猫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的同族们,或是族内的历史记载里,有谁因为沐浴了血月的光辉,就突然穿越到了别人的私人空间吗?”

    呃……似乎并没有。

    关于血月的记载只在古老的那一代才有,但也没听说当初有谁沐浴血月光辉后进行了空间跳转的,倒是觉醒了天赋能力的情况比较多。

    等等。天赋能力?

    苏可心中蓦地一跳,隐约想到了什么,此时旁边的小黑猫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穿越过来的,但根据你的描述,你显然不是穿越时空通道过来的。其实,时空通道只是精神力者的说法,在精神力主导的世界里,这是我们能进行时空穿越的唯一途径。但在你原本的世界,并不存在精神力这个东西,所以……”

    “所以我是借助其他力量过来的!”苏可猛地跳起来,眼眸中燃起了希望的光亮,“也许……也许是我觉醒了新的天赋能力,让我拥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所以我才能来到这里?”

    就像是横渡一条海峡,方式并不止一种,可以走海峡上的桥梁,也可以自己行驶航船,还可以乘坐滑翔机飞跃。哪怕桥梁断掉,无法通行,却依然可以采用别的途径到达彼岸。

    “你确定你是觉醒了新的天赋能力吗?”小黑猫冷静地问,“你知道怎么运用这种力量吗?”

    苏可眼中的神采宛如昙花一现,迅速又黯然了下去。

    他不确定。也不知道。

    一切都只是猜测,甚至是他的一厢情愿。也许他的穿越仅仅是个意外,根本没有规律可循,更与血族的天赋能力无关。这份缥缈的希望根本是摸不着影的东西,他没必要浪费时间,自欺欺人,但——

    “我还是要试试。”苏可对小黑猫说,斩钉截铁地,“我要回去,回去问问族内的前辈们,若他们也不知道,我就去问安全部的人,如果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就自己试验和研究,无论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我一定要找出自己穿越的原因。”

    “那你也要做好大失所望,一无所获的准备。”邵行直白冷酷地说,“也许你永远都不会再找到回来的路,也许等你终于回来时,陆星时他早已不在人世。”

    苏可静默片刻,轻轻笑了笑。

    “那我也想回来,哪怕是看一眼他的墓碑,为他亲手献上一束花。”

    少年抬起头,夜风吹拂起他的额发,远处的地平线上,已出现了第一缕晨曦。那道天光划破了深黑的夜幕,照亮了东方的天空,也映亮了他眼中的坚定与决绝。

    “我的一位前辈曾说过,人生的尽头是别离,身为寿命悠久的血族,我们必然会不断见证和经历无数次的别离,的代价。”

    “我已经,准备好了。”

    ——

    陆星时再次见到苏可,是在第二天的傍晚。

    前天晚上他一夜未眠,虽然邵行说了会帮他去找苏可,但没见到恋人回来前,陆星时怎么可能有心情睡觉。

    他在书房里枯等了一夜,清晨的时候,手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苏可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陆星时迅速点开,看到信息的内容时,他微微一怔,随即毫不犹豫地回复——【好。】

    接下来的一天,陆星时宛如打仗般忙碌。

    他将自己要休假一周的消息告知了所有人,推掉未来一周的所有会议,挑拣出重要的事务委派人员接手,不重要的则统统延后,还通知自己的下属。

    除非是陛下驾崩邻国开战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其他消息一律不要拿来打扰自己。

    安排完了工作,陆星时又开始收拾行李、调动星舰、规划行程,等他准备好了一切,在约定时间内争分夺秒地赶回书房,一推门就看到黑发少年已等在里面。

    苏可正望着窗外徐徐落下的夕阳,听到声音他立刻转过头,冲陆星时笑了笑。

    “准备好了?”

    少年表情自然,声音平和,黑白分明的眼眸早已看不到昨晚流泪时的痛苦和憔悴,陆星时稍稍放下了心,不由得也露出了笑意。

    “嗯。”

    苏可走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男人脸上的黑眼圈。

    “昨天我走以后,你没睡觉?”

    陆星时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

    “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

    “嗯,我也一样。”苏可笑了笑,“那就路上睡吧,我陪你。”

    他在早上发给陆星时的信息里说,他已经决定跟邵行返回自己的故乡,在临别前的最后一周,他希望能与陆星时拥有一段不受打扰的二人世界,两人开开心心地出去玩一趟,用美好的回忆为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让彼此都别再留下遗憾。

    “我的私人星舰已经等在停机坪上,行李也已经搬上去了。”陆星时温声道,“我们走吧。”

    “等一下。”

    苏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盖,里面放置着两枚银色的情侣戒指。

    “时间太紧,来不及订制适合咱俩的尺寸,我就让邵先生用精神力具现化出了一对儿。”

    苏可拿起内侧镌刻着「S」的那枚戒指,戴到象征着热恋关系的左手中指上,那枚戒指宛如拥有灵性,戴上后自动调整了尺寸,牢牢箍住他的中指,大小正合适。

    陆星时也拿起那枚镌刻着「L」的戒指,戴到自己的左手中指上,当戒指稳稳地贴合上手指,他原本还有些空落的心,突然就踏实了下来。

    无论未来怎样,至少在这一刻,他们仍是最亲密的恋人,即将开始一段值得铭记一生的旅程。

    苏可握住陆星时戴着戒指的手,冲他展颜一笑,眼中闪动着明媚而璀璨的光。

    “亲爱的,我们出发吧。”

    ——

    虽然说了要好好玩一场,但苏可他们并没有满星系的乱跑,而是选择了离帝都星最近的一颗度假星球。

    用苏可的话来说就是:玩什么不重要,和谁一起玩比较重要;除了白天的游玩,晚上的「游玩」也要兼顾到。

    所以选个近一点的地方,减少浪费在路上的精力和时间,性价比最划算。

    这颗度假星球虽然小了点,游玩项目却很丰富,有展现自然壮美的雪山峡谷、戈壁大漠、海洋深渊,也有历史悠久的古代遗迹、城堡探险,还有风光秀丽的度假海滩,纸醉金迷的不夜赌城,等等不一而足。

    苏可和陆星时精心挑选了几个感兴趣的项目,白天出去玩,晚上屋里玩,日程安排得满当当。

    “还好我是血族,体力不差。”又是一夜酣战,苏可懒洋洋地泡在浴缸里,任恋人帮自己清理身体,“否则还真经不起你折腾的。”

    陆星时怜惜地吻了吻少年光/裸的肩背,上面遍布着深深浅浅的爱痕:“那我明天少折腾一会儿?”

    “不要。”苏可反手搂住身后人的脖子,仰头与他交换了一个湿润的吻:“我喜欢被你折腾,越久越好。”

    ……

    快乐的时光过得飞快,转瞬已到了最后一天。

    所有行程都是一开始就定好的,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这天不去任何地方,会在房间里缠绵一天,但当最后一天来临时,苏可突然对陆星时说。

    “我想去个地方。”

    他们离开了下榻的酒店,苏可带着陆星时前往附近的一片海滩。他们在岸边租了一艘快艇,驾驶着快艇驶向海中央。

    蔚蓝的海面上不久出现了一座小岛,岛上有一个小码头,还铺有一条街道,路面干净整洁,周围的植被和草坪也都是精心打理过的。

    但他们上岸后,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整座小岛空寂无声,安静得只能听到海风浅浅低吟。

    苏可变回了血族的模样,又帮陆星时把遮掩他容貌的墨镜和帽子摘下来:“我把这座岛屿包下了一天,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不用担心有人会认出你。”

    因为登基在即,陆星时的样貌在帝国境内已家喻户晓,万一被认出来了,肯定会招来大量人围观,引发不少麻烦。现在岛上空无一人,自然就不用再遮遮掩掩。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空气清新,温度合宜,这对卸下了所有伪装,坦露出真容真貌的恋人十指交扣,沿着岛上的小路悠闲地朝前走去。

    “你带我来这里,就为了沿岛散步一圈吗?”陆星时笑着问身边的人。

    苏可摇摇头,高深莫测地勾了勾嘴角:“等我们走到路的尽头,你就知道了。”

    岛上这条唯一的道路,通向的是岛中央一座小高坡。绕过遮掩视线的层层绿植灌木,当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这栋建筑时,陆星时不由一怔,停下了脚步。

    矗立在岛中央高坡上的建筑,是一座纯白色的小教堂。

    奥诺帝国不约束臣民的信仰,不同的教堂供奉着不同的神明,并根据供奉神明的权柄,赋予教堂不同的职能。眼前的建筑大门上雕刻着一位貌美高洁的女神像,这是一位掌管爱情的神明,供奉她的教堂,通常也是人们举办婚礼仪式的殿堂。

    “我和你说过,最后的时间里,我们都要好好享受,不留遗憾。”苏可上前一步,来到了教堂的门前,他抬头望向那位温柔美丽的爱情女神,笑了笑。

    “我考虑了很久,果然,不向你求一次婚的话,我会觉得非常遗憾。”

    苏可伸手一推,教堂的大门徐徐敞开,展示出了教堂内的景象——

    这里显然已被精心布置过,美丽的花束在门前编织成一人多高的拱门,红色的地毯上洒满了芳香馥郁的玫瑰花瓣,空无一人的宾客座位上也摆满了漂亮的团花和纱巾,让现场不至于显得太空旷冷清。

    苏可转过身,向陆星时伸出了手。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这个邀请的动作已胜过千言万语。

    ——你愿意与我一同迈入这间神圣的殿堂,缔结下婚姻的契约吗?

    陆星时金色的眼眸比清晨的日光还要温柔,他上前握住那只手,两人掌心相合,十指交扣,一起走向教堂前方的圣坛。

    没有主持者,没有证婚人,没有双方亲友,也没有客人嘉宾,金色的阳光洒进圣洁的殿堂,他们携手踏过洒满花瓣的红毯,最终停在了无人主持的圣坛前。

    苏可转向身边的人,他郑重地开口,嗓音清澈干净,目光缱绻深情。

    “陆星时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与我缔结一日婚约吗?”

    陆星时郑重地回答:“我愿意。”

    “苏可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与我缔结一日婚约吗?”

    苏可微笑起来:“我愿意。”

    他们相视一笑,默契地同时摘下中指的戒指,苏可拉起陆星时的左手,将那枚镌刻着自己姓氏的婚戒戴上对方的无名指,陆星时也将刻有自己姓氏的戒指,戴到了苏可的无名指上。

    两只手并排在一起,同款的银色婚戒折射出细小明亮的光彩,无言地诉说着这一刻的幸福与甜蜜。

    交换完戒指,他们又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深吻,苏可搂着恋人的脖子,目光像是流淌的蜜糖,甜得黏人。

    “陆星时,我好喜欢你。”

    少年踮起脚尖,宛如说悄悄话一般,在男人耳边倾诉着亲密的情话。

    “不仅喜欢你的血,还喜欢你的人,你的一切我都好喜欢,特别喜欢,特特别喜欢。我从没想过,我居然会这样喜欢一个人,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也是。”陆星时俯下身,也在恋人耳边温柔地低语。

    “我也从没想过,我居然会这样喜欢一个人。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特别喜欢,特特别喜欢。而且不仅仅是喜欢——”

    他扣住少年的后脑,又一次用力地吻了上来。

    “小可,我爱你。”

    ——

    「婚礼」结束后,他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启用一次性的空间契约,直接传送回了幻境宫殿。

    之后整整一天,两人都再没有从卧室里出来。

    没有什么能比激烈的欢/爱能更直白地倾诉心中澎湃的爱意,强烈的渴望,疯狂的索取,不知疲倦的进攻与掠夺,迫不及待的回应与迎合,潮起潮落,目眩神迷,燎原的yu火几乎要将灵魂都炙烤得化为一滩春水,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苏可都不知道精疲力尽的自己是何时睡过去的,等他猛地惊醒时,身上早已被清理干净,他穿着干净清爽的衣服,躺在换了新床单的卧室大床上。

    陆星时正侧躺在他身边,一只手肘撑着脸,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苏可柔软的黑发。

    “时间到了吗?”苏可问他。

    “没有,还有一点时间。”

    苏可安心下来,他往陆星时怀里钻了钻,伸手抱住他。

    “你一直都没睡吗?”

    陆星时「嗯」了一声,目光一直停留在少年身上:“我想再看看你。”

    苏可抓住那只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放到脸颊边蹭了蹭,对方无名指上的婚戒蹭过他的脸颊,带来一点点凉意。

    “这只是一日婚约。”苏可摸了摸那枚婚戒,仰头看着陆星时,“今天过后,你就是自由身了,可以再去追求和喜欢别人。”

    “嗯。”

    “别等我,别期盼奇迹,也别一味沉浸在回忆里,你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要过好自己的人生。”

    “嗯。”

    “如果能忘了我那最好,如果忘不了,也别太频繁地想起。等你找到更喜欢的人时,就一定不要再想我了,你要全心全意地去对那个人好,就像你现在对我一样。”

    “嗯。”

    苏可说了很多很多,陆星时安静地听着,全都一一应下。

    少年的声音没有一刻停歇,像是在拼命追赶着时间,似乎只要他不停下来,时间就无法撵上他;陆星时的目光也从未从少年身上移开,似乎只要一直这样深深地凝视,这个人就永远不会离开。

    然而,午夜的钟声终究是响起了。

    像是灰姑娘的魔法,两人无名指上用精神力凝结成的婚戒,在这一声又一声的午夜钟声中,慢慢碎裂,消散,化为乌有。

    梦幻般幸福快乐的时光,终于走到了尽头。

    苏可和陆星时同时从床上坐起来,他们对视一眼,沉默地握紧了彼此的手,一起传送回了现实世界。

    ——

    书房外的阳台上,黑色的猫咪已经等候许久。

    看到那两人终于现身,黑猫甩了甩蓬松的尾巴,向空中一跃而起。

    当它落上地面时,身后悄无声息地洞开了一条空间通道,恰好能容纳一人一猫进入——这是一条通往时空通道的路径,也是它能引领苏可走完的最后一段路程。

    “该出发了。”黑猫说。

    苏可望向陆星时,陆星时也在望着他。

    曾经的他们总是在午夜相见,而今天,他们却要在午夜别离。

    “你叮嘱我的事情,我都记住了。”陆星时轻声道,“其实那些话,也是我想说给你听的。”

    不要沉湎于悲伤的回忆,要相信未来还有很多值得你等待的人和事。虽然无法相守一生,但衷心祝愿你能一直幸福快乐,也希望你在未来找到新的爱人,让他替我守护你陪伴你,与你携手走完更长更远的路。

    “只除了一点。”陆星时伸手,最后一次抚摸上恋人的脸颊。

    “不要忘掉我。”

    “哪怕你有了新的爱人,有了新的生活,千百年后的你已经无暇再回顾这段悠久的往事,我也不想让你忘记我。”他说。

    “不需要频繁地回想,甚至不需要清晰地记得我,哪怕是忘记了我的样子,我的声音,甚至是我的名字,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能模模糊糊地记得,在你年少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很爱很爱你,他永远不会忘记你,到死都还会爱着你,这就够了。”

    陆星时深深地望着少年,目光中写满了深情与不舍。

    “我是不是很自私?这个请求会让你为难吗?”

    “不。”苏可猛地抱住他,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却又被他硬生生地忍住。

    他们已经约好了,分别时谁都不能再哭泣,若一切都要在今天结束,也一定是要笑着道别,而不是哭着离去。

    “我答应你。”苏可拼命地抱紧对方,一字一顿地说着,立下永生不变的誓言。

    “陆星时,我答应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他们无声地拥抱了很久,直至空间通道前的小黑猫用尾巴拍了拍地面,两人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

    苏可倒退着走了几步,他最后深深看了陆星时一眼,然后决绝地转身,随小黑猫一起进入空间通道,再也没有回头。

    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通道深处,通道关闭,阳台上又恢复了寂静。

    夜风吹过,林叶簌簌,良久,有什么静静坠落到地上,一滴又一滴,在地面上洇出一小片深深的湿痕。

    此时的空间通道内,苏可也用力擦着没能忍住的泪水,与小黑猫一同前行。

    “你没有告诉他你的打算吗?”黑猫问。

    “没有。”苏可摇摇头,“他没必要知道。就像你说的,我很可能一无所获,甚至永远无法回来,我不希望他为了一个缥缈无期的希望,固执地等我一辈子。”

    虚无的希望,远比彻底的绝望更为冷酷残忍。与其日复一日地等待不知归期的旧人,还不如干脆利落地斩断过去,让那个人再不留任何念想。

    黑猫点点头,他能理解苏可的选择,毕竟他自己也曾为了亿万分之一的缥缈希望,经历了数年的煎熬。不过他从未为那时的执著和坚持而后悔,身边的这位少年显然也是如此。

    “我有足够的时间,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才不算虚度永生的时光。攻破我穿越的秘密,想办法重返这个世界,就是我未来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苏可冲身边的小黑猫笑了笑,“无论结果如何,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小,我都不会放弃。”

    “嗯。”小黑猫翘了翘胡子,露出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的笑意,“加油吧,年轻人。”

    ——

    苏可他们离开的一个月后,人类世界与暗黑世界的「融合」全面爆发了。

    以数个「虫洞」为基点,两个世界的空间屏障塌陷式地全面破碎,空间规则发生了剧烈的变动,数以亿计的暗黑生物涌进人类世界,引发了人类世界极大的动荡。

    好在不少国家都提前做了大量准备和预演,相关部署纷纷上阵。在「融合」带来的社会混乱与动荡中,诺奥帝国是最先恢复正常社会秩序的几个国家之一,陆星时作为解决这场危机的总指挥者,在国内瞬间积累了极高的威望和声誉,一举扫平了以前关于他的诸多不利流言,让反对派哑口无言,不得不偃旗息鼓。

    这场动乱平定后的第三个月,在帝国人民高涨的呼声和殷切的期盼中,这位年轻的太子殿下终于正式登基,成为了众望所归的国王陛下,也成为诺奥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统治者。

    时光荏苒,驹光过隙,转眼间,两年过去了。

    诺奥帝国。皇宫。

    今天是宫廷大管家向国王陛下汇报季度内务安排的日子。

    按理说,日理万机的国王陛下并不需要在皇宫内务上费心,相关事务应该交由皇后殿下操持管理。但问题是,这位继位不到两年的国王陛下,至今都未婚娶,甚至连个情人都没有,帝国皇后的位置,始终是空置的。

    不,也不能说没有皇后。

    其实在这位新帝登基前,已有人眼尖地发现他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银色的戒指,有人试探性地问了一下,这位向来阴晴不定的太子殿下,居然和颜悦色地告诉对方:自己并非将戒指戴错了位置,这就是一枚婚戒,象征着他已有缔结了婚约的终生伴侣。

    消息一经传出,举国上下震惊!

    一时间,各种八卦消息疯传,吃瓜群众吃得目不暇接,当时的国王陛下和皇后殿下也都一脸懵逼,完全不知自己的儿子是何时何地,与何人私自定下这样的婚约。

    皇家婚事,岂能儿戏!

    可无论他们怎么询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太子殿下始终不肯说出他的婚约者是谁,甚至连见都不肯让他们见一面。

    “我现在是已婚人士,你们不必再催促我的婚事了。”他只是这么说,“我已经有了我的太子妃,你们要是再往我宫里送乱七八糟的人,别怪我不客气。”

    国王陛下气得险些又要心疾发作,皇后殿下哭了几场,也没能让儿子回心转意,只能悻悻离去。

    他们本以为这位性格古怪的儿子只是一时兴起,谁想直到登基为帝,成为新一任的国王陛下,他都未曾摘下那枚婚戒,也不曾公布他认定的皇后到底是谁。

    「扒一扒我们的皇后殿下到底是谁」「皇后殿下真实身份猜猜投票楼」之类的帖子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相关话题连续两年当选「年度十大帝国未解之谜」榜首,票数遥遥领先,看这个火热的趋势,若皇后身份一日不公布,这个榜首位置就能一直蝉联下去。

    而这个话题的中心人物之一,此时正坐在皇宫的议政厅中,听宫廷大管家汇报下季度的工作安排。

    宫廷大管家兢兢业业地汇报着,坐在皇座上的男人不时微微颔首。比起两年前,男人的容貌没有太多改变,但气质明显比过去更内敛深沉,像是一柄入鞘的利剑,锋芒暗藏,充满了上位者运筹帷幄的沉稳风范。

    “嗯,没什么要修改的。”听完了汇报,陆星时点点头,“你照着办就可以了。”

    宫廷大管家如释重负,连连称是,他刚要告辞离开,又被对方叫住。

    “通知御厨房,今晚不必为我准备晚餐。”陆星时说,“让他们把我寄存的东西送到书房就可以了。”

    宫廷大管家离开后,陆星时又接见了几位大臣,处理完今天的政务后,时间已经很晚,他起身离开议政厅,返回了自己的书房。

    书房内的书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他要的东西。

    ——是一个八寸的奶油蛋糕。

    陆星时还记得,去年自己向御厨房的甜点师学习制作这种纪念蛋糕时,御厨房里一众人炸裂的心声。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他再去做蛋糕时,那帮人就淡定多了,甚至还帮他准备了漂亮的礼盒和精美的装饰,并腾空了整整一层的冷柜,方便他把做好的蛋糕寄存在冷柜里。

    陆星时端起那只小蛋糕,召唤出空间通道,迈步进入幻境宫殿。

    ——

    如今的幻境宫殿,仍保持着两年前的样子,尤其是那个人曾居住过的卧室,里面的陈设没有丝毫变动,就好像他的主人从未离开过一样。

    陆星时打开那人卧室的房门,和去年一样,他在那口宽敞的水晶棺材旁支起一个小餐桌,将小蛋糕放上去,自己挨靠着那副棺材坐下来。

    他安静地拆开蛋糕的包装,又熟练地分好了餐具——自己一副,对面一副。

    今年的蛋糕是巧克力味的,表面点缀着薄薄的饼干脆片。蛋糕顶端依然立着两个Q版小人,在它们的脚下,用糖浆书写着一个大大的数字「7」。

    今天是他与那个人相遇的七周年。

    陆星时摸了摸身边一尘不染的水晶棺材,微笑着说道。

    “七周年快乐。”

    他们说好了要每年都一起庆祝的,那就一年都不能少。

    今年要,明年要,明明年也还要,一年又一年。陆星时甚至都想好了,若是自己死了,就躺在这口水晶棺材里下葬。

    虽然那时他已无法再履行每年庆祝的约定,但他们也不会再分离了。

    长生的永恒,与死亡的永恒,其实也差不太多,对吧。

    陆星时拿起餐刀,开始切蛋糕。他刚切下第一刀,突然感觉幻境宫殿的空间壁障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了宫殿的大厅里。

    「哐当」一声,餐刀掉落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陆星时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来不及去细想这股气息意味着什么,行动先于思考,他转瞬已位移到了宫廷大殿中。

    空寂了两年的幻境宫殿,居然又像七年前的那一晚一样,迎来了一位意外闯入的访客。

    而这位访客,也仍是七年前的那一位。

    漂亮的少年站在大殿中央,脸上带着狡黠愉悦的笑意,看到陆星时出现在王座上,他立刻优雅地行了个礼,像是第一次登门拜访的客人般,煞有介事道。

    “陆先生您好,很抱歉惊扰到了你,但你的血味真的太香太甜了,我实在控制不住我自己,就贸然闯进来了,您不会介意吧?”

    陆星时怔怔地望着他,仿佛听到了时光齿轮转动的声音。喉头被什么哽住,他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痴痴地望着大厅中央的少年,舍不得眨动一下眼睛。

    “你是不是好奇我是怎么进来的?唔,因为我觉醒了新的天赋能力,可以在不同的空间世界里穿梭。不过这个能力有点难搞,血族里迄今为止只出现了我一例,族中前辈们也没法指点教授我,我足足花了一年时间,才摸透了它的规律,又练习了一年的时间,才真正可以灵活运用。”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转瞬就出现在了陆星时的面前,两人近在咫尺,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细微的呼吸声。

    “所以这次的闯入不是意外,而是蓄谋已久。”苏可微笑着说,“我已经肖想你好久了,你已经逃不掉啦,陆先生。”

    陆星时的眼眶热得发烫,视野里的世界渐渐模糊,直至被少年用力抱住,感受到那人真切的体温与怀抱,他才哽咽着说出重逢后的第一句话——

    “你回来了。”

    苏可将头埋进恋人的胸膛,倾听着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闻嗅着阔别两年的甜美血味,眼角也慢慢湿润了。

    “对,我回来了。”他低声道,“我回来和你一起庆祝我们相遇的七周年。”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今年,明年,明明年,以及以后的每一年,我们都要在一起庆祝。”

    庆祝我们的相遇。

    庆祝我们的重逢。

    庆祝我们又可以相伴相守,延续我们未完的故事。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啦!

    这个结局我还是挺满意的(写得头发都掉了好多QAQ),不过这只是正文的结局,其实本文的真·结局,是38章结尾的那个梦。

    那个梦里,苏可是青春不老的画中人,陆星时本该散场离开,最后却也走进了画中,这其实暗示着陆星时未来也会成为血族,和苏可一样青春不老,两个人不再会有时间的鸿沟,而是会一直长相厮守。嗯,是我最喜欢的地久天长大圆满结局了!=v=

    我一般很少会讲写文时的心路历程,这本忍不住多唠两句:这本前期存稿时真的超级超级坎坷,写废了无数版稿子,废掉的字数都有十多万了QAQ;

    虽然写得非常难产,发表后的成绩也平平,但我真的很喜欢可崽和陆甜甜,越写越喜欢,真的希望他俩能永远幸福下去!

    虽然正文完结了,但也只是主线剧情告一段落,番外里还会写一些后续的事,比如两人的甜蜜日常;苏可发现陆甜甜写的《血族生物观察笔记》后,陆甜甜的翻车惨状;还有皇后加冕仪式,全民吃瓜之类的……周四开始更新番外,番外是隔日更,大家如果还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内容,欢迎积极留言,我能写的就都会写!同时也非常感谢一路支持我的各位小天使们,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爱你们!=3=

    最后,照例推一下我的下本接档文《穿成小花仙的我攻略了疯批主角》,就在专栏里,球球球大家收藏一下,我真的非常需要预收收藏QAQ;

    文案内容如下:

    一场意外,让叶白穿越进一本星际小说中,成为了一只「小花仙」。

    小花仙,格林星系特产的精灵类生物,背上有漂亮的小羽翅,外型娇美可爱,但性格暴躁易怒,只能关在笼子里当供人消遣的观赏玩物。

    叶白还没消化掉自己成了「非人类生物」的事实,就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自己居然还是本书疯批主角——霍承渊明媒正娶的「伴侣」。

    主角霍承渊,原本是帝国第一公爵,但他效忠的君主在政治斗争中殒命,新登临的统治者为了羞辱这位前朝功臣,竟赐下婚约,将一只小花仙配给霍承渊当伴侣。

    这桩荒谬的婚配堪称奇耻大辱,为了增加羞辱力度,统治者还特意大肆操办了这场婚礼,将婚礼进行了全星际直播。

    只有叶白知道,这场耻辱的婚礼是引爆主角复仇之焰的火种,受尽羞辱的霍承渊从此开启了黑化模式,最终成功推翻暴君,加冕为王。而这位耻辱伴侣「小花仙」,也被他当众处决,死相凄惨。

    叶白:我、我还能抢救一下吗!QAQ;

    婚礼上,当证婚人念完誓词,宣布新人交换亲吻时,看笑话的众人都在等着傲慢暴躁的小花仙挠破霍承渊的脸。

    叶白看着霍承渊阴沉的目光,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吻上了男人的脸颊。

    全网震惊!

    为什么这只小花仙能这么乖这么软!

    我们也想要!QAQ;

    「英年早婚」后,为了降低霍承渊的杀心,叶白决定扮演好一个「花瓶伴侣」,哦不,是「花瓶宠物」——可可爱爱,才能不掉脑袋!QAQ;

    叶白努力学习了小花仙的舞蹈,每天和霍承渊见面时都会展示自己可爱的舞蹈。

    霍承渊:他每天都给我跳求偶的舞蹈,这是真心把我当配偶伴侣了吧?

    叶白还利用这个身体的异能特长,种出了很多珍贵的水果,收获后把它们送给霍承渊当礼物。

    霍承渊:他总是给我送象征多子多福的水果,这一定是在暗示什么吧?

    收到霍承渊的回礼后,叶白会软软甜甜地说谢谢,拆开礼物后……嗯?怎么是小裙子??算、算了,立刻穿好,轻盈地飞起来转个圈,可爱宠物日常(1/1)!

    霍承渊:竟这么开心地穿上了我亲手缝制的衣物,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真的很爱我!

    叶白觉得自己的计划很成功。

    霍承渊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柔和,应该是认可了自己「花瓶宠物」的身份。谁会虐杀一只乖巧可爱的小宠物呢?

    但霍承渊加冕为王的那天,想偷偷逃走的叶白依然被捉了回去,本以为大难临头,谁料男人竟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

    霍承渊:放心,我不会抛弃糟糠之妻,你依旧是我最爱的小夫人。

    叶白:??我、我一直在努力当个宠物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当我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仙女丧兮兮特种女兵舔了一个小奶包我继承了一个星球开局炼体三千层贝尔曼我身上有外挂魔族之劫回到八零发家致富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