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百鬼杀之上神传说-90:结局一说

乐读窝 > 科幻灵异 > 百鬼杀之上神传说

90:结局一说

书籍名:《百鬼杀之上神传说》    作者:简小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三天的时间足够安珞恢复到鼎盛状态,然而尽管是鼎盛状态,她依旧不是莫修的对手。所以安珞在赌。

    赌三日之内,邵谊能带着她的本体赶回来。

    然而她无法猜测到,在自己惦念的洪荒,发生了些什么。创世之神是否成功的制伏了邪神,邵谊和卓啄又是否平安,还需要多少时间,他们才能平安归来。这些都太过飘渺,她无法估计,无法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上面,只能在心底期待。

    周围再次归于黑暗,安珞呆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动过,仿佛一具雕像。

    而叶非凡始终静静陪在她身边,淡淡的呼吸声有着令人心安的力量。他们身处危险四伏的地方,前路似乎一片灰暗,然而心却是前所未有的相连缠绕。他不禁暗暗期待起来,若是此次能平安离开血族,他和他爱着的安珞,一定会有美好的将来。

    时间如水,平稳流淌,三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未知的牢笼中,虽无时间观念,但安珞依旧能感受到,决战之日已缓缓到来。

    他们被带到圣地祭祀台,宽阔的平台四周,已经有着淡淡的波纹浮动,想来是莫修不想他与安珞交手对周围造成什么损害布置下来的。高台之上,站着血族的几位长老,为首当为莫修。

    而惊讶的,是林野,狐小媚,猫又三人也在其列,看样子并未受伤,也并未受到什么限制,看来是莫修已经将他与安珞的赌约告知三人,并且不担心三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搞什么把戏。

    不过令安珞皱眉的是,在高台旁边叶非凡几步之遥处,还有着一处极为熟悉的阵法。

    那是献祭阵法。莫修将阵法布置在此,似乎是在告诉安珞,若是你输了,叶非凡将会立马消失。看着杜长老和罗长老将叶非凡押着带上高台,安珞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站在了祭祀台上,目光触及不远处的莫修。

    “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莫修勾起唇角,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站在了安珞对面,凛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安珞眯起了眼。

    “如果你赢了,你唯一能得到的是损失一名血族亲王,而我赢了,你不仅能保住这样一份力量,还将建立专属于自己的统治,血族的王,应该很聪明的知道如何权衡。”

    莫修突兀笑出声,伸出手来对着安珞摆了摆食指,“现在就不要再对我说这些话了,我能够答应你和你比试,已经是最大的

    让步。我承认,你所说的的确很吸引我,但是,我绝不会为了得到它而放水故意输了这场比赛,那是对血族的侮辱,我不可能违反。你以为上面那些老家伙是在这里看玩意儿的吗。话至于此,想要救叶非凡和你自己,竭尽全力,打赢我,否则,血族是一块不错的墓地。”

    安珞也没指望自己所说的话能让莫修对自己手下留情,听到意料之中的结果,只微扬唇角,转眼已经祭出了伏魔剑。

    就在此时,高台上的狐小媚突然大喊出声。

    “喂,那什么姓莫的,你这么大可不公平啊。我们三个都是跟着安小珞进来救叶非凡的人,要打也要我们一起跟你打才符合规则啊。还有,你一个大男人,还是血族之王,怎么能恃强凌弱欺负安小珞这样一个弱女子呢,传出去可是会要人笑话的。为了维护你们吸血鬼的名誉,我们局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和你一起打吧。”

    说完,他若有其事的点点头,对着一旁的林野和猫又问道:“你们说对吧。”

    “对!”

    “当然!”

    两人郑重其事的应声,那模样让人不相信都不成。

    莫修挑眉望了一眼,面上收了笑,“若不想我反悔,赶紧出手吧。”

    “狐小媚,别闹。”安珞看过去,难得对他露出一个暖暖的笑,“你们要相信我。我从未输过。”

    “安小珞!”狐小媚大喊一声,装模作样的挤出几滴眼泪来,双手刚在唇边捧成喇叭状,“晓笛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回去吃,你要快点啊,不然饭菜该冷了。”

    “好。”她点头,终于缓缓收回视线,手指渐渐收紧,握紧了伏魔剑。

    大战一触即发。

    看着面前古井无波的女子,莫修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种心悸的感觉。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微微皱起了眉,下一刻已经率先动手,双目血红,尖牙似刃,长指如刀,身子如同风一般毫无痕迹的消失在原地。

    安珞知道吸血鬼擅疾行,早就做好了应对速度的策略,当莫修开始攻击时,手中的伏魔剑同时金光大盛,以安珞身体为支点朝着四周散发,成环形将她包裹起来,当金色光圈形成时,莫修的第一击也毫无预兆的落在了安珞后背处,不出意外,金光将那一击的力量阻挡住,下一刻安珞已经闪过身子对着身后舞动着伏魔剑挥动下去。

    可伏魔剑依

    旧挥空,后面什么也没有,四周的空气像是静下来没有流动一样,她感受不到一丝一毫莫修的气息,然而那包裹住她的金色光芒却在时时刻刻消耗着她极大的力气。

    可是她不能撤去那金光,因为她知道,只要金光离体,接踵而来的一定是莫修的全力攻击。

    没有目标,任何攻击都是无效,而且会消耗自己极大的精力。安珞蓦然止住脚下动作,闭上眼来,周围寂静无比,然后隐隐白光却如同触角朝四面八方延伸而去,最终,她锁定了一点,下一刻,握紧了伏魔剑。

    虽然知道如若施用出那一击,她势必会变得虚弱,然而对于莫修这样强大的敌人,她没有选择。

    步罡踏斗,咒语尽出,那一刻,如同太阳燃烧,灼烈无比。

    “神金晖灵,使役百精,令我长生,万邪不害,天地相倾。”

    比以往更加精纯的心血喷口而出,落在金光闪耀的伏魔剑上,安珞面色瞬间惨白,然而却更加用力的握紧了伏魔剑,对着虚空狠狠劈下。

    神之血术一出,再次令所有鬼怪生灵惊悚,那高台上的几位长老纷纷大变脸色,不约而同联手施力阻挡那光芒的侵蚀伤害。而作为这次攻击的莫修,滋味更加不好受。

    尽管他全力收起自己的气息,想要消耗安珞的力量,就是想防止她施用这一招。之前安珞在虚弱之际使出神之血术,他看上去并无大碍,然而实则也造成了一些伤害,若是安珞在全力之时施用,想想也知道是何种力量。

    然而他不曾想到,在他如风般迅疾的速度下,安珞居然依旧找准了他的方位并且进行了全力攻击,虽然急速躲过了那一剑的攻击中心,然而附带的伤害依旧不小。

    当金光散尽,莫修不动声色的吞下涌上来的鲜血,看着对面用剑身撑地的安珞,扬起嘴角。

    “如果这是你最强一击,那么我不得不失望的告诉你,你输了。”

    “是吗?”安珞吸了口气,稳住颤抖的身体,“我可不这么认为。你能挡住第一击,那么第二击呢?”

    话落,在莫修大变的脸色中,安珞再次挥剑,剑尖狠狠挥下。那一剑,她连他闪躲的方位都算计好了,所以当莫修脚下移动想要躲避的时候,攻击却一丝不落的全部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下,终于忍不住那抹腥甜,莫修吐出一口血来,在安珞微笑的面容中缓缓抬起

    手,一一拭擦,眼里戾气翻涌。

    “这一击,我接下了。但你,有能力再施出第三击吗?”

    话落,在安珞无力抬起手腕中,莫修身形一闪,留下一串残影,下一刻,尖锐的指甲已经刺进安珞的胸口,若不是安珞身子一晃,这一击必中心脏。

    殷红的血四处飞溅,安珞胸口血迹斑斑,原本惨白的脸色更加没有血色,伏魔剑撑在地面,随着安珞的后退划出一串火花,响起尖锐的刺耳声,然而终究是没有倒地,她倔强的站在原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目光坚定。

    “你试试。”

    伏魔剑悬空于面前,急速旋转,安珞手指交印成结,一串串繁复古老的符咒飞窜而出,伴随着伏魔剑的攻击作用在莫修身上,逼得他不得不快速闪躲,然而安珞的攻击终究是渐渐趋于无力,得了个空子,莫修又是一击,对准了安珞脖颈处的大动脉。

    好在安珞感知灵敏,在他接近之时猛地转身,那一击虽然没有伤到脖颈,却从她脸上狠狠划过,顷刻血肉模糊,血水顺着脸颊汨汨而下,几乎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有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坚定。

    她的身体渐渐无力,她的呼吸渐渐虚弱,然而她依旧倔强的站着,任由莫修凶狠的攻击落在她身上。遍体鳞伤,无一处完肤,不曾痛呼一声。

    她想,叶非凡的命在她手上呢,她怎么能倒下,怎么能输。

    她还要等他亲手解开她的封印,看看他们曾经到底是如何相爱。

    然后,她会笑着对他说,叶非凡,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一起吧,这一次,不要再分开了。

    所以,她怎么能输。

    血水模糊眼睛,她依旧一遍遍对着虚影攻击,她看不见,高台上,那个男人心痛的表情。

    那具残破的身躯,终于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伤害,重重倒地的刹那,叶非凡感觉自己的心停止了,如同坠入万年冰渊,瞬间冰凉。

    然而尽管如此,她也不曾放弃。她是陆安珞,至高无上的洛神,她怎么会轻易言败。

    就在莫修停滞片刻的时间,被血水染红的身体突然泛出淡淡模糊的白光,如此柔和的光芒,却比那耀眼的金红光芒带给他更大的威胁和心悸,他眼睁睁看着那白光在半空汇聚成形,缓缓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

    圣洁神圣,不可亵渎,她

    漂浮于半空,虽然看不清面容,却能听见那熟悉的清冷的声音。

    “还没结束,继续。”

    下一刻,连续不断的攻击接踵而至,这一波的攻击比之前来的更为猛烈,夹杂着令他惊恐的能量。莫修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躲避,心里大骂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怪物,都伤的快死了,灵魂居然还有如此大的能力。

    然而,原本在高台上站着的叶非凡看着这一幕却突然剧烈挣扎起来,若不是两位长老制伏着他,他早就已经冲向祭祀台。

    “安珞!停下来!认输!我要你认输!”

    别人不明白,他如何不清楚。

    焚天消失时,是这样的白光。毕方消失时,亦是这样的白光。

    那是洪荒之神燃烧灵魂的代价啊!

    他的安珞,想要用杀死自己的方法,换取他的生机。傻女人,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如你愿活下来吗?你说,要么一起活着,要么一起死。如果以这种方式死去,我又如何偷生。

    “狐小媚!林野!快去阻止安珞!快去!”

    朝着一旁的两人怒吼出声,叶非凡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狰狞,他看着身旁桎梏着自己的长老,声音凛冽,“若是不想莫修死,让他们去阻止安珞!”

    看出事情的怪异,几位长老并未阻止,林野几人飞快窜了出去,想要接近安珞。然而当他们靠近祭祀台时,却无论如何也前进不了,生生被阻止在外面,看着半空那白影越来越淡。

    “莫修若是输了,放了我的朋友和叶非凡。血族若敢食言,必将迎来灭族之灾!”

    冷寂的声音响彻半空,几位长老脸色大变,看着他们心中的王渐渐不敌,渐有溃败之态,心中惊惧不已。

    “安珞!陆安珞!你停下来!”

    他如兽一般狰狞咆哮,可惜空中的女子不曾有半分滞缓,他看着莫修终于不敌倒地,而那半空中的影子也已经淡的几乎透明,原本的狂暴惊慌突然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那样的平静,诡异心惊。

    “我会陪着你,神形俱灭。”

    毫不迟疑,前踏一步,在两位长老惊惧的目光中,叶非凡一只脚踏进了献祭阵法中,那一刻,毁天灭地般的波动自阵法中心传出,狂啸着将叶非凡席卷。

    “不要!”

    当林野惊吼出声时,叶非凡的身形已经一阵晃动,像是为了陪伴安珞,趋于模糊,渐渐消失。

    这个世上,相爱的两人一同消失,以同样的方式,叶非凡想,这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他救不了她的安珞,但他终究可以,陪着她一起死。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有身影由远及近,叶非凡失去意识前,看见的是安珞灵魂的最后那一点光影飞速的掠进了一具被邵谊抱着的身体内。他弯起唇角,终于瞑目。

    真好。安珞,你可以活着,真好。

    这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天空湛蓝的透明,一家七星酒店前,身穿新郎西装的俊朗男子焦急的看着远方,时不时的跺跺脚,对着一旁的悠闲的银发男子开口。

    “你说师傅会不会记错日子了啊?怎么还不来啊?”

    “你往上看。”银发男子指了指好看的蓝天,“你朝上面喊几句,陆大神,快下凡来吃喜酒啦,她马上就出现了。”

    “你给我滚!”新郎气急败坏,一脚踢在银发男子腿上,疼得他呲牙咧嘴,正想踢回去,却在看见眼前蓦然出现的女子转而为笑。

    “哎呀,安小珞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邵小谊都要逃婚去找你了。”

    自然,说话的是狐小媚。

    邵谊气冲冲的瞪了狐小媚一眼,看着安珞咧嘴一笑,“师傅啊,赶快跟我进去,大家等着你主持婚礼呢。”

    “路上遇上点事耽搁了,时间没迟吧?”安珞一边朝里走一边问,邵谊赶紧摇头,狐小媚跟在一旁啧啧插嘴。

    “还是以前那张脸看着舒服。安小珞啊,你现在看着好看是好看,可是老感觉看着的是个神仙,想和你说句话都得掂量掂量会不会触了神威……”

    安珞白了他一眼,却没说话,手指一拈,白光闪过,转而便换了面容,吓得邵谊一个激灵蹦开老远,哭丧着脸看着安珞。

    “我说师傅,你以后变脸先提个醒成不。知道你现在法术高强,可是我慎得慌啊……”

    安珞:“……”

    婚礼自然是为邵谊和卓啄举行的。卓家小丫头在历经千难万险后终于修成正果,逞心如意的嫁给了自己喜欢的漂亮哥哥,卓家在刚听见消息的时候还有些反对,但当安珞提着伏魔剑,当着全族人的面一剑斩碎了卓家的祖碑时,再也没人说话了

    。

    那祖碑凝聚了自古以来卓家族长的能量,历经千年都不曾损坏一丝一毫,可被安珞一剑就给斩碎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女人,惹不得。

    邵谊私底下问过安珞,这么做,似乎不好吧,好歹卓啄也是卓家人不是。

    安珞一句话就给顶回去了。他们卓家将我四哥当成妖魔囚禁了那么多年,我那一剑没斩在他们身上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酒店内座无虚席,就连市长书记都因为邵氏的缘故来参加了。当他们看见邵氏董事长满面笑意的将一名女子迎了进来,请上了主婚人的位置,不仅疑惑,这女人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呢?

    看着熟悉或陌生的面容,皆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安珞努力回忆着之前背过的演讲稿,轻咳一声,看着面对自己朝自己使眼色让自己加油的邵谊和卓啄,开口了。

    “今天,两位新人将要在一起了。让我们为他们鼓掌,并且祝福。致词完毕。”

    邵谊:“……我靠。”

    众人:“……”

    有了安珞这一幕,婚礼格外轻松,加上有狐小媚这个活宝,气氛更加火爆,当安珞有些疲倦的从酒店走出来,已经是日落时分,宾客早已散去,她等邵谊和卓啄坐车回了新房之后才离开。

    浣花居的房子很冷清,狐小媚和晓笛在外面找了房子,说要享受二人世界,猫又带着被安珞救活的女子离开了这里。就连邵谊,现在也不可能随时耐在这里了。

    空旷的房间,只有她孤寂的脚步声,和一个人轻微的,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声。

    “曾经,毕方躺在这里,我一遍遍祈求他醒来。后来,他醒来了。如今,我依旧祈求你醒来,叶非凡,你也会醒过来的对吗。我一直在等你。”

    最后一刻,她将他从献祭法阵中救了出来,可惜那时候,他的原魂已经消散大半,与半死无异。安珞唯一能做的,是抱住他的生命迹象,等待他的醒来。

    从冰箱内取出一包血袋,安珞眼睛都不眨一下,含住吸口喝了一口冷冻的鲜血,然后倾□子,含住叶非凡的嘴唇,一点点将血液渡给他。当一整包鲜血全部被她以这种方式喂给叶非凡的时候,安珞已经面色惨白,下一刻已经冲进了洗漱间呕吐起来。

    这么久了,她依旧不能适应这种味道,每次给叶非凡喂了血之后总是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

    可是,她从未间断停止。只要是有助于叶非凡醒来的方式,她都愿意去尝试。

    将今天在喜宴上吃得东西全部吐了出来,安珞趴在洗手台上喘了几口气,打开水笼头喝了几口冷水漱了口,头发浸在水中,湿哒哒的绞在一起,她用冷水洗了脸,抬起头来。

    一杯冒着热气的温水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面前。

    那温润的声音,像是来自天际,飘渺不可寻,却清晰无比。

    “喝杯水,暖暖胃。”

    镜子里,俊美的男子有着大病初愈般的苍白,然而唇角的笑,却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着包容她一切的宠爱。

    她失神,以为在梦中。然而他从身后抱住她,柔和的触感,温热的呼吸,是那样的真实。

    “安珞,我回来了。”

    镜中的两人相拥,那样的姿态,仿若要到天荒地老。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结局了。。。

    前几天回家,不出意外感冒了,每次从学校回家都要生病,已成习惯了。。我觉得这是我家风水不利我。打了三天点滴,加上家里的网络我没去交费,所以一直没上JJ来。结果。。今天一上来居然看见自己上榜了!!!

    晴天霹雳!!要求更新两万字!我当时就疯了。。。

    结局我都写了。。就几千字。。他居然要我更新两万字。。而且星期五快到了。。只有两天时间。我明明么有申榜啊亲!不带这么玩我的啊!1

    本来不打算写番外,但是这下非写不可了。不过,这文能上首页我挺没想到的,觉得这文写的不好,特别是后面,越写越差,真的蛮愧疚的。。跟大家说声抱歉。即将完结之际上了首页,扇子只能说,感谢老天厚爱,我会努力的。。谢谢大家支持。。咳咳。。。就先说这么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大唐御风记君有云七绝无情剑北侯我的超级老婆鬼眼鉴定师龙影战神盗梦笔记我的驱魔生涯茅山道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