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做龙傲天未婚妻的那些年-第155章 礼成(正文完结)

乐读窝 > 散文 > 做龙傲天未婚妻的那些年

第155章 礼成(正文完结)

书籍名:《做龙傲天未婚妻的那些年》    作者:大鸭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所有来魔界祝贺的人都是各界修炼到顶尖的大能,  他们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可在尊上的道侣大典上还是彻底丢了魂,

    原本心中暗藏嫉恨的六界女修们呆愣地看着尊上身边的少年,一腔恶意都不知所措地堵在了心口,

    魔宫的消息捂得严,  她们本能地以为尊上的夫人是位女子,可当看见夫人穿着男性的婚服时,  她们的精神被震撼到有些恍惚

    那个少年是谁?他为何穿着华丽的婚服朝尊上走去?他,  他是哪家的公子?

    她们还有机会和红衣的少爷搭上话吗?

    如岩浆般剧烈的情绪在心中燃烧,女修们眼睁睁看着威压极强的骨龙带着少年在暮色中翻飞,占有欲爆裂地朝六界宣告自己对夏迎的所有权,任何人,无论男女都别想打他一根发丝的主意,

    跟随尊上从弑灵魔宫来接人的干练女子扫过下面一群群泫然欲泣的女修,  成熟许多的面庞上露出一丝苦笑,  她曾经的经历恐怕比这些人更惨,

    一开始就以为迎迎是少年,暗自倾心之后却心碎地发现他居然是“女子”,  克服了痛心后默默地守护在夏迎身边许久,  如今才发现他真的是男子,  意难平到心都是梗的,

    颜竹心颤抖着端起喜酒喝,舌根苦到麻木,  现场和她一样悲剧的恐怕当属风朔了,

    风朔坐在亲友前排的位置上苦闷地喝着酒,  他至今还没从自己年少时暗恋的“女神”是男人这件事中缓过神来,

    可笑可笑,  他曾经以为自己对夏迎是真心的,  结果人家名花有主,自己拿头打都打不过那个“主”,

    情场失意时遇见花浅浅以为她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干柴烈火之后却崩溃地发现自己的真命天女是男子,如今回过头来看,连年少时初次心动的“女神”都是男的……为何,世间最倒霉的事都被自己同时遇到了?

    “唉……”心中盛满了无奈,可身为剑修的风朔也没到要死要活的程度,相反他从心底升起一种释然的感觉,压在身上的负担似乎消失了,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

    或许,我天生就会被男子吸引呢?

    他的眼神习惯性地飘向远处身着粉裙的高大“女子”,花浅浅看着寒夏两人眼神中透出的淡淡羡慕让风朔的心突然刺痛,他起身走向了和自己纠缠了多年的花浅浅,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坐到大美人身边,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端起酒杯递了递,

    “喝。”

    花浅浅笑了笑,擎着那杯烈酒一饮而尽。

    天空中,巨型的骨龙挥舞着能够轻易破开空间的骨翼,带着背上的迎迎飞回了弑灵魔宫中,在那里毒姬和紫消老头都等待多时了,

    所有靠近弑灵魔宫的席位才是真正的好位置,他们坐在席中能近距离地将尊上和夫人看得一清二楚,寒铮牵着夏迎的手走到紫消和毒姬的身边,接过俏儿端来的烈酒敬长者,

    毒姬是迎迎的娘亲,紫消算寒铮的师尊,他们会在两人的见证下完成结契,

    迎迎先是跟铮哥拜过神秘的白胡子老头,喊了声“师尊”,紫消仙尊高兴得往他手里塞了好几个装满好东西的顶级灵戒,笑呵呵道:“好,好孩子!只有你能拿得住他。”话里打趣的意思把迎迎逗得直脸红,他匆忙看向旁边笑盈盈的毒姬,

    夏迎朝女人笑得甜甜的,与寒铮齐齐喊了声:“娘!”

    喊得毒姬心花怒发,连忙应和着把敬酒喝下,然后拉着小夫夫的手放到一起,高兴道:“你们年少时我就知道你们感情甚笃,娘也不担心别的,只要你们长长久久、平平安安,娘就开心了。”

    迎迎重重地点头,认真的表情看得在场长辈都忍不住想摸他的小脸,唯一能这么做的人抬起大手亲昵地揉了揉小美人的嘴唇,低声道:“迎迎,结契吧。”

    夏迎满眼都是他,怎么可能会犹豫?两人默契地十指相扣,紫消仙尊满意地一挥手,从天而降的金色法阵瞬间将两人笼罩其中,迎迎感觉自己浑身的灵力和生命力都在稳健而磅礴地与铮哥交互着,天地的祝福蕴含在这座最高规模的结契阵法中,

    寒铮低下头欲吻夏迎的嘴唇,小美人闭上眼睛迎上去,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夫人举世罕见的容貌中时,无人在意的席位上一个妇人看着夏迎和寒铮的背影忍不住一口血涌上了喉咙口,

    厉唤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是听到夏迎满含依赖地叫一个陌生女人“娘”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仿佛被最锋利的匕首扎了个对穿,

    女儿已经复活了,可夏盈眼中对自己的陌生和警惕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本应该花时间花耐心去安抚自己受了罪的亲生女儿,当魔界送来请帖时她却犹豫了,

    为了躲避让她耗尽心神却依然捂不热的女儿,她单独来了弑灵魔宫。

    以厉唤骄傲的个性当然不可能做些丢脸的“挽回”举动,但她还是低估了眼前场景对自己的杀伤力,

    心中痛苦的表面下是隐藏在最深处的后悔,那滔天的悔意像深渊般撕扯着厉唤的内心,她的视线一刻都没有从少年身上挪下去,眼睁睁地看着结契完成的夏迎被毒姬提前带着回主卧,

    少年亲昵地抱着那女人的胳膊,笑得眼睛弯成一双月牙,身边拥簇着一堆亲朋好友的迎迎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茫茫人海中有人怀着满腔的悔恨注视着他,

    厉唤一眨不眨地目送夏迎消失,发现自己四肢都僵硬了,心头茫然然一片雪,从未如此觉得自己这么像个丑角。

    迎迎被毒姬带进了布置得华丽至极的婚房内。按照修真界的习俗,铮哥需要在外面接受紫消师祖、药师尊、萧璜等等老头子们传授经验,并且留出时间让毒姬对迎迎说些“悄悄话”,

    夫夫两人想正式见面,起码还得半个时辰。

    由于夏迎是男子不需要盖盖头,毒姬和药玲毫不忌讳地举着画卷给小美人讲解些新婚夫夫该知道的东西,把迎迎臊得到恨不得当场晕过去。

    跟铮哥情到浓时自然而然就罢了,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那种时刻脑子根本不清醒,可现在意识清楚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娘亲口叮嘱他行房前要做哪些准备,和铮哥前几次时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最舒服,以及合欢峰的柔娘送来的双修功法该怎么用……

    娘甚至一条条地对着画卷给他讲!!

    啊啊啊啊啊啊!!

    迎迎内心发出土拨鼠尖叫,羞窘得浑身上下哪都不对劲,他反射性地想蹂。躏感冒灵的肚子疏解压力,才发现小猪崽被逮出去了,这两天恐怕都不可能有机会打扰新婚小夫夫……

    “做完后切记要夫君给你洗干净涂好药,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吧。”毒姬语重心长地说:“我看寒铮不是个好敷衍的,迎迎你这些天要受累了,等完事之后娘给你蹲炖好吃的。”

    药玲疯狂憋着笑把药膏塞到小美人手中,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迎迎,往好处想,跟丹尊双修后你实力肯定暴涨!”

    夏迎恼羞成怒,一顿喵喵拳打得药玲直往后躲,毒姬见说的差不多了,把剩下的时间留给小美人自己做心理建设,拉着药玲退出了新房。

    主卧中寂静了许多,夏迎深呼吸十几下脸上的热度才渐渐褪下来,红烛在缓慢燃烧着,屋内暖香和丹香交织在一起,羞涩流逝之后,期待与喜悦跃上了心头,

    时间尚早,迎迎从巨大的婚床上走下来,打量着铮哥为他俩铸的“巢穴”,细嫩的手指拂过一件件家具和装饰,这里以后就是自己和铮哥的家了。

    不知不觉,他从卧房走到书房的位置,他想起从前在丹峰时铮哥的书桌上放了个巨大的龟甲,柜子里都是厚厚的古书和稀奇古怪的药材,自己“被迫”和男人共用一个桌子,方便他监督自己背炼丹术的典籍,

    每每夏迎偷懒不想背书,就趴在桌面上装得可怜兮兮地看铮哥,然后就能休息一小会,要么抱着感冒灵撒欢,要么坐在男人怀里亲亲,

    想起自己从前那么娇纵的模样,迎迎忍不住笑出声,他回过神来打量这个新书房,突然发现满房间的柜子上都放着装裱精美的画卷,迎迎好奇地走过去看,

    发现上面都画着一个人……穿着男装的自己。

    那明显是旁观者的角度,有夏迎在夏家第一次和铮哥见面时低头在他掌心写姓名的样子,

    有他第一次踏上决斗场上红衣的模样,

    有紫霄学院大庆时他在莲台上起舞的瞬间,

    有丹会上自己穿着紫金袍成为人界第一美人的时刻,

    男人似乎格外喜欢画自己男性的样子……一幅幅画卷上描绘的少年美到夏迎看时心尖都在颤抖,

    迎迎忽然想,回到过去知道一切真相的大铮哥,看着自己不得不乔装的模样,会是怎样的心情?

    夏迎的鼻尖有些酸涩,他的手指划过书桌上的画布,突然碰到了旁边长条形的剑盒,他摸摸就知道盒子是个封印法器,而且不久前才解封,

    夏迎轻轻推开盒盖,一对黑白双剑依偎在里面,剑身上放着两枚沾血的灵戒,十年前的旧物迎来了它们主人的亲启。

    少年眉眼低垂,指尖温柔地抚过两柄剑冰冷的剑身,红檀忽然感应到了主人,剑身的花纹上泛出暗红荧光,欣喜若狂的感情分毫不差地反馈到夏迎心头,

    迎迎被本命剑感染,亦露出了笑容,他将红檀和弑断拿出剑盒贴在一起摆放,将两个戒指都戴在手上,他凝神扫巡一遍,发现自己灵戒中的东西保存得完好无损,

    迎迎遥望着殿外,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婚服,一个念头悄悄浮现:

    得加快速度了,铮哥快要回来了。

    暧昧的红烛在新房中燃烧,跳动的烛焰将少年匀称的身体照得极美,只听房门发出轻微的响动,男人结束了琐事,回归自己藏匿着珍宝的“巢穴”,

    迎迎忐忑地坐在婚床上,看着寒铮逆光而来的高大身影,心脏难以抑制地狂跳。

    “哥……”少年羞涩的声线瞬间勾得寒铮双眼发红,他毫不客气地将一身婚服的小美人死死锁在怀里,嗅着迎迎颈间的暖香,像野兽一般确定怀中人完全属于自己,

    他满意于怀中小美人的乖顺,大手像拆礼物一般掀开迎迎隆重的婚服,工匠们在衣服上花了许多心思,不仅样式看起来华美而贵重,而且穿脱都要简单,防止夫人受罪,

    也间接方便了尊上褪去迎迎的衣裳。

    可脱下厚重的首饰和婚服之后,寒铮并没有如愿地看见夏迎秀色可餐的肌肤,殷红的贴身舞裙却猝不及防地撞入了他的眼中,

    迎迎双臂环绕住了寒铮的脖颈,生涩地仰头咬住他的耳垂,颤抖着低语道:“铮哥,我要在你身上跳舞。”

    只为你一人跳。

    男人的耳尖反射性地动了动,原本恢复了黑色的头发瞬间变白,眉骨边浮现了细密的骨色龙鳞,这是他半兽化的特征!!

    寒铮将不知死活的小美人扣到身下,气息像火般滚烫,他浑身沸腾的血脉都在叫嚣着要将迎迎融进自己的骨血里,魔神的双眼彻底变成猩红的竖瞳,平静语气下是极度的狂热:

    “迎迎,如你所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满级绿茶穿成年代文对照组剑啸九霄瓷铭幽梦道家祖师玄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暗撩[娱乐圈]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我命超硬,百无禁忌/猛鬼收容所天外邪犽1-7集灭世审判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