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泣幽冥-第五十七章 泣幽冥 (大结局)

乐读窝 > 科幻灵异 > 泣幽冥

第五十七章 泣幽冥 (大结局)

书籍名:《泣幽冥》    作者:半勺竹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近一年毫无目标的寻找让张行早已经忘记了魏兰,对她即没爱也没恨。

    JC的一通电话,让魏兰这个名字再次闯进了张行的生活。

    贵阳市二把手,杜明的爷爷落马了。

    魏家败落,魏严风历年以来行贿的证据全被揭落了出来。魏严风心脏病空发,人还没送到医院便咽气了。

    魏兰此时还在疯狂的联系四爷七爷这些曾经口头答应过帮她的人物,可青木空已成植物人,传说中的定魂珠没了买家,魏兰对他们来说再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

    魏兰失去了最佳的逃跑时机,锒铛入狱。

    贵阳市王武监狱的会见室中,张行见到了穿着劳改服的魏兰。

    两人中间隔着一扇钢化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境况。

    魏兰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了往日细致的妆容,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脸上曾经留下的疤痕。

    在得到警务人员的同意后,魏兰吸了一根烟。

    张行抓起电话,然后指了指魏兰的右手边。魏兰把烟叨在嘴中,右手拿起电话夹在耳朵上,深深的呼出了一口烟雾。

    “你以前不吸烟。”张行首先开口。

    “你错了。”魏兰两口把烟吸完,又要点一根,却被狱警阻止了,“我从十四岁开始吸烟,吸得最凶的时候一天能吸三包。”

    张行低头轻笑,“也对,我自认为对你了解。其实并不了解你。”

    “你从来没有想过了解我,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想得念得都是奚晴和魏楠!”魏兰在电话另一边大声申诉。

    张行并不否定,他虽然一直怨魏兰事事对自己隐瞒。其实自己又何尝真的尝试过去了解她?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了往事,他不想再提。

    张行叹了口气问,“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找我来干什么?”

    “你的前女友入狱了,你来探望一下不应该吗?”魏兰灿烂一笑,眉眼间全是对张行的挑衅。

    张行无所谓的耸耸间,嘴角扯出一抹笑,“我现在已经看到了。祝你早日回归社会。再见,哦,不对,永远不见……”

    说完便想把电话挂掉。

    魏兰没想到张行面对她的挑衅能如此淡然。也没想到张行会如此绝情,当下站起来喊道,“张行,你站住!”

    其实张行还没起身,张行把电话放回耳边。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魏兰坐下,脸上带着那种怨恨的笑,对张行道。“我一直都很自私,我得不到的我宁愿毁掉。”

    张行点头。魏兰的确有这种占有欲。

    “所以我杀了他!”魏兰咬牙切齿。

    张行挑眉,“谁?奚晴吗?她没有死。所以你没成功。”

    “奚晴只不过是我手里的一只蚂蚁,”魏兰冷笑,“我说的是肖勇。”

    张行听后一愣,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肖勇是谁。

    魏兰凄惨的一笑,“看,你根本就不关心我。肖勇,是我上一任男朋友……”

    经魏兰一提醒,张行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个人,当初魏兰非要和他们进广西大山,就是撒谎说录音中的人是肖勇。原来肖勇那个时候早已经被魏兰杀了……

    “他要分手,我不同意。他喜欢上了一个比我温柔的女人……”魏兰的表情突然变得扭曲,“所以我成全他们做了一对鬼鸳鸯。”

    张行看了一眼魏兰旁边的狱警,心想魏兰这么直言不讳的说自己杀过人,狱警就没一点反应?

    魏兰则直言道,“这是我入狱的理由,无期。”

    张行彻底无语,此时的魏兰身上已经有了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如果魏兰没有进监狱的话,恐怕会毁了所有让她不如意的人吧。

    “眼前有一个减刑的机会放在我面前。”魏兰又点了颗烟,狱警命令她掐掉,她却直接回吼了几句脏话。就在张行担心那狱警会打魏兰的时候,却见狱警屁也不放的退回到一边站着了。

    魏兰深吸了口烟,继续道,“只要我交待了我行贿的那些人,政府就会给我宽大处理。无期变十年,是不是很划算?”

    张行笑了,回道,“那你要抓住机会,出来的时候你还年轻。”

    魏兰弹掉烟灰,道,“我当然会抓住机会,不过我提出了个附加条件,那就是见见你。”

    张行知道正题来了,便不再说话,看魏兰到底有什么目的。

    魏兰眼中滑过一丝不忍,可这不忍只是一闪而过,“知道我那次绑架了魏楠,是用什么威胁他的吗?”

    张行摇头,这个话题魏楠从来没有和他谈过。他心中突然划过一丝忐忑外加一丝期望,没准魏兰所说的会是他找到魏楠的线索。

    “章行,和你长得一模一样。”魏兰盯着张行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你一直以来就是章行的影子!哈哈哈哈!!”魏兰大笑起来,“我是不是毁了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你那么信任他,可他却骗你利用你!!只要想到你们在外面过得不好受,那我在监狱里这十年,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张行看着哈哈大笑的魏兰轻笑出声,魏兰真的是彻底的疯了,她都已经走到了这种田地,居然还想着报复别人。

    魏兰笑够了也笑累了,擦掉笑出的眼睛时却见张行就那样坐在那里含着笑静静的看着自己,她板起脸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魏楠一直要找的都是章行,他一次一次救你的命不过是因为你和章行长得像罢了!”

    张行含笑点头,回道,“我知道……”

    “你知道?”这回换魏兰惊讶了。

    “没错,我知道。”张行缓缓道来。“章行不仅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他还是我的双胞胎兄弟。那个和奚晴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你还记得吗?”

    魏兰愣愣的点头。

    “那个女人也叫奚晴,和丫头是双胞胎姐妹。而章行,则和那个奚晴是一对恋人……”

    见魏兰目瞪口呆。张行突然笑得灿烂,“你知道的太少了。你知道吗?现在奚晴和我亲兄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魏楠四处奔波捉鬼,为民除害。我则在成都开了家宠物店,汪汪你还记得吗?就是丫头那只猫,现在和我形影不离,我开宠物店全是因为它会带回一些流浪猫来……”

    张行絮絮的说个不停,仿佛所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魏兰隔着刚化玻璃大怒:“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你们……”

    “我们应该什么样?”张行回问道。“也许我们以后会吵架,会生气,会闹别扭。可我们可以自由的呼吸空气,出去晒太阳不用掐着时间……也许。十年后你出来还会看到我们已经上小学了的孩子……这就是我们应该有的样子。”

    魏兰再也不愿听下去,把电话砸在玻璃上,咒骂着张行。

    张行把电话挂回,微笑着看狱警把情绪失控的魏兰拖走,轻轻的道。“也许我有生之年不能找到他们,可你这十年,过得绝对会比我难熬。因为你放不下,不甘心……”

    张行的话大半都是假的。可他在成都开了家宠物店却是真的。

    成都有过魏楠和章行生活过的痕迹,他实在是找不到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

    每年。他都会回在东北和广西之间来回跑,因为这两个地方有他的两个家庭。三个放不下的地方。

    2011年的时候,马天成的爱女出生,长得和文乐乐如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马天成这个爱老婆的男人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马爱乐,马天成爱文乐乐。已经当妈的文乐乐每当听到马天成叫爱女这个名字的时候者会羞红了耳朵。

    马爱乐也比较不买她老爸的帐,每当马天成用自己右边的脸对着她时,她就会哭。当用左边的脸对着她时,她就会笑。弄得马天成这个当爹的天天只能邪着眼睛看闺女,心里一丝怨气都不敢生。

    孔二这两年老得厉害,头发全白了,耳朵还有些背,不过人却不糊涂。每当张行回来就会张行问东问西,就如以前魏楠回来的时候一样。

    魏楠和奚晴两个人的名字已经成了他们之间的禁忌,不能提不许提不可以提。

    高兴庆被自己玩死了,两道符就炸飞了。孔二说高兴庆如果没疯,在国内的阴阳界里可以算是翘楚了。因为他这两年没干别的了,专门研究怎么捉鬼了。

    每次这么在东北广西跑一圈回来,张行就感觉自己心力交瘁。坐在宠物店中,连呼吸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魏兰终究是没能等到减刑,她还没坦白交待的时候就死于监狱斗殴了。说到底还是她知道的太多了,有人不可能会让她活着走出监狱。能人就是能人,生前能折腾,死后也能折腾。魏兰死后还化做厉鬼,一度闹得监狱里不得安宁。

    曾经有人找到过孔二,可孔二哪里还有那份心?听说最后是一个叫司徒君的人去收的,手法利落老道,几鞭子抽下去便把魏兰的鬼魂打了个魂飞魄散。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张行寻找魏楠和奚晴的那份心已经越来越淡。

    时间是治愈一切最好的良药,这句话是至理名言。

    有时张行会手里捧着一杯茶,坐在宠物店里的躺椅上,轻轻的摇啊摇。

    他会想,那两年发生的事,是真的吗?那么离奇的事,一定是假的。可她回头看到已经肥了一圈的汪汪和自己右手腕上的那串佛珠,胸口又会撕心裂肺的痛。

    这时候张行会收拾东西带着汪汪去云南的哈特,然后让汪汪带着他去奚氏一族曾经存在过的地方。

    在一年又一年的大雨洗刷下,那里残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了。

    张行所能做的,也就是坐在记忆里曾经埋葬了周生的地方。和周生聊聊天。

    他突然想清楚了很多以前的事,周生之所以让自己学佛,就是因为自己太固执。如果他能做到万事皆空,恐怕也就不会对魏楠和奚晴的离去如此放不下。

    12年的春节。汪汪离张行而去,张行抱着汪汪的尸体痛哭,仿佛世界末日提前来临了一般。他哭得是汪汪这几年来对自己不离不弃的陪伴,更是对以前日子的告别。

    没了汪汪,他不可能再回到奚氏一族的山寨了。

    后来,马天成的女儿上了小学,上了中学,上了高中。考了大学,结了婚……

    一天,马天成给张行打来电话,在电话另一边激动的喊。“你这个老小子,你当爷爷啦!”

    张行拿着电话的手有些哆嗦,说话也往没有以前利索,“啥?爷爷?胡扯!我就一个闺女,咋当的爷爷?”

    “哎呀!”马天成也发现自己话说错了。连忙改正道,“是我当爷爷啦!七斤个大胖小子!”

    “更胡扯!”张行咽道,“你家小子才上大二,咋就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哎呀!”马天成拍下大腿。一下子反应过来,“爱乐生了。生了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

    “你个二X!你想当爷爷想疯了吧?”张行骂道,“那孩子叫你姥爷。你是外祖父。你懂吗你?”

    “是,是,是,”马天成已经乐晕头了,回道,“我要想抱孙妇,得你闺女给生。我弄错了,弄错了……”

    “去去去!”张行回骂,“你儿子和我闺女的事我不同意,这事别提!”

    “你看看你个老顽固!”马天成在电话另一边急了,“孩子们看对眼了,你瞎掺合啥?”

    “我生的闺女我愿意!”

    “让我儿子拐了你闺女,再也不回你家,我们养着!”这话不是马天成说的,是已经成了姥姥的文乐乐说的。

    张行在电话这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其实他也不是不同意两孩子的事,只不过和马天成打了一辈子的嘴仗,不吵不习惯。

    岁月蹉跎,转眼间马天成和张行的儿女结了婚,为免寂寞,两家合成了一家。张行和马天成两个老冤家没事就坐在一起逗嘴,下盘棋都能吵三架。

    有时安静下来,两个人也会掰着手指算自己还能活多少天。

    在张行的女儿临生产之际,张行中风躺进了医院,半边身子不能动。其实不是什么大病,在现代的科学手段几天便能出院。

    可张行偏偏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连呼吸都要借助呼吸机。

    一日夜晚,病房之中出现了一个张行半辈子没有见的人——小妖。

    小妖保持着三十几年前的模样,脸上依旧带着那抹妖媚的笑。一纵身坐在病房的窗台上,看着满脸皱纹的张行问,“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当看到小妖的时候,张行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了。在最开始寻找魏楠和奚晴的那几年,他不止一次想遇到小妖,然后问问小妖没有没到过奚氏一族的山洞。

    如果出现过,那魏楠一定是哭了……

    可到了这种时候,张行发现三十多年的时间把一切都冲淡了,对年轻时所追寻的那些答案也不那么热衷了。

    张行张了张嘴,左边的手有些微抖,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后对小妖道,“过得很好,最开始几年撕心裂肺的痛过,找过……后来汪汪去了,我感觉和那个世界再也联系不上了……再后,娶妻,生子,挣钱,养家……人不都是这么活的吗?”

    小妖赞同的点点头,摸着鼻子道,“没错,人就是这么活着的。其实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张行的左手开始抖动的厉害,良久后,眼角留下一行浑浊的眼泪,“我……他们……我就要死了……当年魏楠……”

    “当年你成了魔,”小妖用最平淡的语气陈诉。“奚氏一族的禁地里困着上百个不能步入轮回的灵魂。魏楠用他的眼泪,把你和那些灵魂都渡了……”

    “狐狸毛……”张行眼睛一闭,老泪纵横,“我当年用最后一根狐狸毛和你做过交易……”

    “你用那根毛换了你亲近的人的一命。魏楠却用他的命换了你的梦。”

    “我的梦?”

    “嗯。”

    “所以……”

    “所以他早就不在了,并且让我保证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张行有些激动,困难的抬起身子,对小妖喊,“到底是什么样的梦,能让他用命去换?!”

    “你再梦一次不就知道了~”小妖一纵身跳下窗台,转身出了房间。

    小妖没有兑现对魏楠的诺言,他是妖。不讲原则,只按自己的意愿办事。

    当天晚上,张行做了当年在奚氏一族山洞中做的那个梦。

    由记得当年,山花灿烂。

    兰诺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张行是一个死背书想考取功名的呆头书生,魏楠是一个整日把降妖除魔挂在嘴边上的道士。

    第一世,兰诺与书生相恋,书生和道士是挚友。道士怕书生被妖孽所害,追杀着两个人捧打鸳鸯。

    第二世。兰诺与书生相恋,书生和道士是兄弟。道士怕书生被妖孽所害,追杀着两个人捧打鸳鸯。

    第三世,第四世。第五世……

    每一世,书生都没有实现陪兰诺看星星的诺言。每一世,都在兰诺和书生含恨而终的时候道士才惊醒自己这一辈子做错了。

    兰诺哭着问道士。“你到底要到哪一世才会放过我们。”

    道士痛心疾首,他是从奈河的另一边偷跑过来的,他的存在就是生生世世都让兰诺活得痛苦。每一世想做什么,都由不得他自己。

    周生那一世是一位得道的世外高人,他指点前来求取办法的道士道,“结束了,就不痛苦了……”

    于是,书生转世成了张行(章行),兰诺转世成了奚晴,道士转世成了魏楠……

    梦中的张行看着在眼前闪现过的一切又哭又笑。

    上一世的因,便是下一世的果。

    原来,一切都不是没有原因,原来,他们这些人不过是轮回之中的蝼蚁而已,生不得,死不得,哭不得,笑不得……

    迷糊中,张行来到了一座桥前,桥的两边开着似火的大红彼岸花,争芳斗艳。

    张行佝偻着身子,看着那火红的花朵一阵恍惚,半天后明白过来,他这是到了传说中的奈河桥了。

    可是,这奈河桥上怎么一只鬼都没有?

    奈河桥尽头左边站着一个鬼差,右边站着一个拿着古色勺子,面容苍老的老婆婆。鬼差的头耷拉在胸前,眼睛也不看张行,自故自的道,“你来时走的是黄泉路,现在踏的是奈河桥,桥下流的是忘川河。过了桥便是幽冥都府,往左走是望乡台,回眸看到的是自己的家乡亲人。右走立着三生石,上面有你前生今生三辈子。看过之后喝一碗孟婆汤,忘却你的三生烦恼……”

    张行没有听鬼差的念叨,站在奈河桥上向远处眺望。周生曾经说过,当过奈河桥的时候,自然就能看到奈河的支流。

    墨色的世界,墨色的河水,墨色的空气。

    张行在这墨色间分不清哪里是奈河,哪里是河岸。于是叹了口气,走到孟婆的面前道,“麻烦给我一碗汤吧……”

    “你不去望乡台,不看三生石?”

    “呵呵……”张行淡然的笑了笑,“不看了,早晚要忘的……”

    由记得当年,魏楠拉着奚晴出现在张行面前。耀眼的阳光下,魏楠看着张行道,“抱歉,我是魏楠,我来晚了。”

    奚晴水灵灵的眼睛一眯,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叫奚晴。”

    原来,孟婆汤和眼泪一个味道……

    据说,人死后会变成鬼,而鬼轮回的地方,叫幽冥地府。

    幽冥地府里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的两岸,开着彼岸花。

    彼岸花开娇似火

    彼岸花开引魂归

    彼岸花开不见叶

    彼岸叶现不见花

    花开彼岸,独泣幽冥

    想写点啥,手却哆嗦了半天,看来中风的是我,所以,还是算了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躺平后我被男扮女装的女主攻略了[穿书]铠甲魔徒[综武侠]月映孤城苍穹印做龙傲天未婚妻的那些年满级绿茶穿成年代文对照组剑啸九霄瓷铭幽梦道家祖师玄幻: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