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虫族之侍奉准则-第223章

乐读窝 > 散文 > 虫族之侍奉准则

第223章

书籍名:《虫族之侍奉准则》    作者:小土豆咸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结局

    九万万亿是多少个零呢?

    阿列克数到一半忘了。他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  按照普通虫族的寿命去算,这辈子光靠他和温九一两个人,估计是杀不完这么多孢子了。

    “不如我找家里出动氢弹吧。”阿列克脑子一热,“就说阿莱席德亚逃出来了。点个地点——磅!”

    温九一觉得大家长会先把阿列克的脑袋拧下来。

    距离卡利之战已经过去两个月,温九一努力联系到了自己的军雄朋友郝誉,麻烦他将巨人之婴留下的骨骸、一部分卡利孢子和鳌钳尸体带回军部,  留样取证。

    九万万亿,想想也知道光是搜查孢子就要耗费巨大的心力。

    虫族与寄生体的种族之战外,  估计还要再添加一个全新的种族。

    然而,郝誉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军部依旧传播温九一的通缉令。据悉是内部讨论,认为被寄生过的军雄温九一不具备可靠性,  而为他作证的雌虫阿列克,  他的直系亲属又有背叛的嫌疑,还没直达天听就给整个方案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阿列克听完军雄郝誉的转述,  微妙地想学习阿莱席德亚背刺一波军部。

    他还没有想要办成星盗打劫军械库,  还是伪装成阿莱席德亚搞波偷袭,  圣歌大家长的咆哮就通过010惟妙惟肖的模仿,准确传达到了这对杀胚夫夫耳中。

    “还去杀杀杀,杀什么杀?卡利不是已经没有了吗?新种族靠你们两个人杀得完吗?赶紧滚回来下崽!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早点结婚吗?心里到底有没有点数?你多大一个雌虫了,  都这个年龄了都已经是有雄主的人了……”后半段已经没有什么听的必要了。

    阿列克总结大长老的话,至始至终都贯穿一个核心:

    快!留个种!

    显然,  这是对他们两挑选敌方水准的质疑。

    毕竟,  之前是卡利。现在是一个叫做卡利的全新种族。饶有温九一这种稳重的雄虫兜底,大家长也觉得他们两实力不足,  精神力说不上顶尖,  后勤又说不上充沛。最后,  嘴巴上骂得很难听,  每回都叫010等收尸队给夫夫两带一点军备补充。

    例如什么可以自动分裂的,什么改装后增加了四个弹药库的深空机甲,还有一些乱七八糟,什么有助于深夜运动的大补品。

    温九一暂时没有奶孩子的心思。

    他全身心投入在寻找卡利孢子的事情上,两个月时间光靠他自己,就已经完成了对这个新物种最基础的检查、解刨、躯体实验、药物实验和精神力测试。

    阿列克则完成了「我可以帮忙」到「我不帮倒忙就好」的心理转变,自知除了打下手根本看不懂实验原理和实验过程的他,快速找准自己的定位,恢复到了勤务员的身份,快乐地给雄虫洗衣做饭,偶尔出去杀个寄生体星盗什么攒点家庭金库。

    然后,第三个月,他们结婚了。

    和阿列克想的宗教式婚礼,或蝶族式婚礼不一样。

    温九一总共举办了两场婚礼,一场公开的,一场私人的。

    前者纯属是打着结婚的幌子把所有亲朋好友,能叫的、不能叫的,之前有过节的、没过节的全部忽悠出来,大家西装革履举着酒杯,看着台上的卡利孢子切片图,认真地研究和探讨如何解决这种新物种,以及如何动用他们身边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协助温九一。

    因为,被寄生的温九一当场给大家展示了,自己的左手如何像吸尘器一样,大面积解决掉这些孢子。

    作为卡利力量最特殊的一份子,温九一不仅仅切片孢子,还擅长切片自己。这件事情是两个月里他最娴熟的,阿列克无数次怀疑温九一从小是否遭受到了什么非人待遇,才能面不改色一边从自己身上片肉,一边拿着试管搞显色实验。

    不过想想,雄虫是曾经狂砍自己九十九道的狠角色。

    阿列克也不深究温九一不说明的过去。他是个找准自己定位,便能过得很愉快的雌虫。

    温九一和别人聊,自己能够通过血脉感知到那一片地方有卡利孢子时。

    阿列克在喝酒。

    温九一和别人聊,卡利孢子现阶段还没有进化的征兆,进化速度还处于比较慢的阶段,建议在初期就铲除掉时。

    阿列克在喝酒。

    温九一和别人聊,九万万亿要如何搜索出来,如何在不伤害被寄生者的前提下取出孢子时。

    阿列克还在喝酒。

    等温九一逛了一圈下来,发现阿列克喝得客人们倒成一片,活像割伤了的韭菜。

    雌虫站在一边,两只手乖乖贴着裤缝放好,心虚地撇开眼,脸红红的。“是……是他们要和我喝得。”阿列克舌头都打结了,还不忘恶人先告状,“他们说雌君今天要喝全部……全部唔。事情都说完了吗?”

    温九一揉揉他的卷发,扶他坐下,“说完了。”

    “孢子的事情?”

    “都安排好了。”温九一给阿列克倒了杯水,“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在寄生体世界和虫族世界边界。”

    阿列克真的喝多了,靠在雄虫身上,迷迷糊糊,“那我呢?”

    “大家长希望你回家。”

    “你听他瞎说!”阿列克翻身坐在雄虫身上,呜呜咽咽,“都已经结婚了……都结婚了!”

    还醒着的宾客们善意地笑起来,也不继续看这对新人的笑话,送上实用度极高的礼物后,分批离场。

    温九一当然不会把阿列克一个人丢到圣歌女神裙绡蝶家里。

    他自知那天若没有阿列克,自己真的会陷入到卡利布下的思维陷阱中:误以为新种族十分强大、误以为自己释放出一个全新的恶魔、误以为自己死掉至少能偿还一部分罪恶,至少让卡利的文明被削弱一些。

    实际上,那天他死掉,才是真正的糟糕。

    他的尸体会成为卡利孢子进化的第一批食物,数以万计的孢子铺天盖地而来,吞噬他的皇蛾阴阳蝶翅膀,他的雌雄嵌合体基因,他一身千锤百炼的毒血,他从小锻炼的精神力和圣歌女神裙绡蝶家的血。

    而卡利孢子,将踩着他的尸体,得到他的所有。

    可能是毒素,可能是异化火焰,也可能是雌雄繁衍的能力,亦或是圣歌女神裙绡蝶家的光学能力。

    也有可能是全部。

    但温九一没有死。

    想再找到一个如他这般,聚集了众多要素的虫族并不容易。

    卡利孢子并没有坐上进化的第一班快车道。相反,他们需要持续而缓慢地搜集基因,和远古的单细胞生物一样开漫长的进化道路。

    “唔。”阿列克似乎清醒一下,用手揽住温九一的脖子,整个人从正面抱住他,梦呓道:“崽崽。”

    温九一愣了一下,微笑着拍拍他的背。

    他活着,也是卡利的备案之一。

    他的左手可以吞噬孢子,只会让人联想到卡利疯狂吞噬其余分体。无数孢子虽然是个体,却也是食物的储备器。他们不断繁衍,积攒的力量越强大,被温九一杀死后反馈给左手的力量就有多强大。

    卡利,始终都活着。

    无论生或者死,他手中捏着自己多的牌,便有足够多的打法。

    可惜,卡利越是这番姿态,温九一越是不甘。

    他势必要做那个掀掉对方牌桌的人。

    “崽崽崽。”阿列克忽然拍打温九一的背,撒娇起来,“我要崽,要崽!”这也是温九一最后的顾虑,他将阿列克抱回房间,盖上被子。雌虫不依不饶,平日里完全没有这番作态,大抵是喝醉了整个人炸开,“崽崽崽!呜呜呜,结婚了,都结婚了……”

    “嗯。都结婚了。”温九一担心自己被寄生的状态会影响到下一代,故而在结婚这件事情上迟迟不肯下决心,“乖,先睡觉。”

    阿列克闹了半天没结果,和小海豹拍冰面一样,开始拍打床铺,使用大召唤术召唤雄虫,如愿得到躺平的雄虫一枚。

    “一切唔……都会,解决。”阿列克半眯着眼,迷迷糊糊说道。

    温九一撩开他的卷发,迎合一句,“嗯。”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一切都会解决的。

    (正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看得见的降谷君死神设计师天下无赖白月光替身魂飞魄散后暗门的人就宠我[傲慢与偏见]红黑女王成为病弱皇帝的冲喜龙后团宠幼年期创世神快穿之拯救这崩坏的剧情男主掰弯前线攻略[穿书]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