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追光-第81章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追光

第81章

书籍名:《追光》    作者:岁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道光

    周兮辞看着手上的拉环戒指,  眼睛忽地有些酸,她看向陈临戈,声音带着点哭腔,  “我有点想哭。”

    “哎。”陈临戈笑着叹了声,伸手捧住她的脸,把两边的软肉都往中间挤,“现在就要哭了,等真求婚时怎么办?”

    周兮辞整张脸嘟着,吸了吸鼻子,说话也嗡嗡的:“那我真会哭的。”

    “那就等到求婚再哭。”陈临戈松开手,  抹了抹她眼角,“快进去吧,我回去了。”

    “嗯……”周兮辞往宿舍楼里走,三步一回头,陈临戈一直站在那儿没动,  她走上台阶又回头看了眼。

    陈临戈还站在原地,  身形挺拔高挑,  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得见,周兮辞飞快跑下台阶,站到他面前。

    他笑了笑,  问:“怎么了?”

    周兮辞没说话,  看了眼四周,倏地拽着他的胳膊把人往面前一扯,垫着脚在他脸侧亲了一下,  “我愿意。”

    说完不等陈临戈反应过来,  她又立马折回了楼里,  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  不见了踪迹。

    陈临戈摸了摸脸。

    我愿意。

    愿意什么?

    哦。

    愿意嫁给他。

    陈临戈忽地笑了下。

    他后悔了。

    他不该学金融,应该去学法,争取把《婚姻法》里的法定结婚年龄再往前挪个几岁。

    陈临戈往回走的时候才想起来周兮辞忘了拿零食,站在路边给她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他想了想,带着零食回了学校。

    周兮辞到了宿舍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静音,坐在桌旁看着手上的拉环戒指,给陈临戈回了电话:“怎么了?我刚没听见手机响。”

    “你的零食忘拿了。”陈临戈笑着说:“我带回学校了。”

    “哦。”周兮辞注意力都在戒指上,也没太在意,余光瞥到桌上的食盒,也想起什么:“我也忘了给你拿大熊带的特产了。”

    “你拆了吃吧,我拿零食回去分。”陈临戈放低了声音,“你刚刚……跟我说了什么?”

    周兮辞愣了下:“你没听见?”

    “你跑太快了。”陈临戈说。

    “……”周兮辞这会没勇气再说第二遍,嘟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没听见算了。”

    “真没说什么?”

    “嗯嗯嗯。”周兮辞含糊应着。

    “我也愿意。”他突然道。

    他话题跳得太快,周兮辞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耳根禁不住有些发烫,小声应了句:“知道了。”

    陈临戈笑了下,在进地铁站前挂了电话。

    周兮辞拿着拉环戒指看了好一会,直至听到室友说话的声音,才把戒指放进了抽屉里。

    在这个夏天正式结束前,陈临戈从学校宿舍搬了出来,开始上课后,他每月月末都要回一趟沪市。

    九月中旬,周兮辞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军训,重新回到了训练场上。

    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轨。

    暑假多了个弟弟的简凡在短暂的欢庆过后,带着父母的期望和自己对未来的新规划回到了九中,进入了新一轮的倒计时。

    熊力收到了警校的录取通知书,和母亲许玉莲回到老家宣城,在一天清晨,玉莲早餐店重新开业。

    陶姜父亲的案子在陶家村村委会和政|府扶贫办的联合声援下,通过社会律师的援助,最终拿到了应有的赔偿款,她也不再接受资助,提前申请了助学贷款和学校勤工俭学的名额。

    大洋彼岸的邱琢玉一天到晚在群里抱怨国外的饭有多难吃,隔着时差给他们分享自己又学会了什么菜。

    这一年已经行至四分之三,而他们的人生却才刚刚开始。

    之前因为军训,杨毅一直都不在学校,重新开始训练后,周兮辞提心吊胆了几天,见杨毅没找她谈话问什么,心又放了回去。

    一日训练结束,她没跟队友一块去吃饭,而是追着杨毅往办公室去,“教练。”

    “怎么了?”杨毅回头看着她:“要来跟我坦白了?”

    周兮辞噎了一下,揣着明白装糊涂道:“坦白……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要坦白什么。”杨毅说:“找我有事啊?”

    “是,我想问问……”周兮辞斟酌了下,“如果一名游泳运动员,有三四年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他还有可能重新回到赛道上吗?”

    “怎么,你想转项啊?”杨毅故意逗着她:“那你这跨度有点大了。”

    “不是,不是我。”周兮辞忙否认着,又说:“是我男……哥,他以前是学游泳的,上高中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放弃了,我就想知道他还有没有可能回到当初的水平。”

    “可能不是没有,但肯定需要他付出很多的努力,而且十三四岁和现在身体各方面都会有所不同,骨骼、肌肉、体脂率,都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产生一定量的变化。”杨毅说:“你也是运动员,你应该知道,像田径和游泳这类项目的黄金期都很短,你们现在又正处在这个阶段,如果真的想重新回到赛道,回到当初的水平,那势必要付出比常人还要多的努力,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没有人能保证他一定能比过去更强。”

    这就像是一场冒险。

    这是杨毅说的最后一句话。

    周兮辞一边想着如何说服陈临戈加入这场冒险,一边搜集了大量的资料,甚至还做了一个PPT。

    她不想让他人生留下遗憾,即使结果并不如人意。

    周兮辞挑了个周末的下午去了趟陈临戈那儿,他现在和蒲靳住在校外,出入都很方便。

    她过去的时候,还在想怎么开口说这件事,陈临戈和她说话,她也应得心不在焉。

    “怎么了?”陈临戈碰了碰她的脸,“是不是学校有什么事?”

    “没有。”周兮辞回过神,坐在他腿上,后腰抵着桌沿,垂眼看着他,“陈临戈。”

    “嗯?”他搂着她,下巴抵在她肩上,声音带着浓浓的困意。

    周兮辞差不多整个人都趴在他怀里,有限的视线范围内都是各种专业书,还有成堆的资料,一摞一摞放在椅子上。

    他说过,他不是机器人,能做到的有限。

    学校的专业课要学,陈建业的公司也要学习,她的所有事,他也全都放在心上。

    是个人都会累的。

    周兮辞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陈临戈侧头在她耳侧亲了一下:“怎么了?又不说话了。”

    “没事。”周兮辞换了个姿势趴在他怀里:“你是不是很累啊,要不要回房间陪你睡会?”

    “不用,还有个资料没看完。”陈临戈闭着眼说:“我眯一会,到整点了叫我,你这样坐着难不难受?”

    “不难受,你睡吧。”周兮辞听着他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终究还是没提游泳的事。

    陈临戈只睡了十几分钟,没等周兮辞喊他,先一步醒了过来,也没周兮辞下来,抱着她看起了资料。

    “不累吗?”周兮辞仰起头,“晚上别出去吃了,我等会去超市买菜,给你煲汤。

    “不累。”陈临戈低头在她鼻尖亲了一下:“晚点我陪你一起去。”

    “你忙吧,反正超市就在门口,真不行等蒲靳哥回来我叫他一起。”周兮辞在他怀里坐了会,“对了,中秋节你回沪市吗?”

    “不回,等国庆再回。”陈临戈说:“省得多跑一趟,你要回溪城吗?周叔回来?”

    “不回,我爸要到年底才会回来。”周兮辞说:“卫洋……”

    陈临戈看了她一眼。

    “我是不是还没跟你说过,卫洋跟我一个学校来着?”周兮辞看到他的表情,没忍住笑了:“他打算在中秋节搞一个九中校友聚会,让我问问你参不参加,你们学校还有九中的同学吗?”

    “有一个。”陈临戈又看了周兮辞一眼。

    “谁啊?”

    他敲着键盘,轻咳了一声:“庄微。”

    “……”

    庄微是九中今年的文科状元,和陈临戈在同个专业但不在同个班级,平时两人很少碰面,陈临戈也忘了这茬。

    他松开键盘,捏了下周兮辞的脸:“想什么呢?”

    “我在想要不要吃醋。”周兮辞说。

    陈临戈笑了:“她的醋你还要吃吗?卫洋的醋我还没吃呢。”

    “是啊。”周兮辞想起什么:“你怎么不吃卫洋的醋?”

    “我觉得吧……”陈临戈看着她,慢慢道:“现在还吃他的醋,没什么必要。”

    “那你的意思是,以前吃过他的醋?”

    “啊,就高三那会。”陈临戈觑着她,“他不是你绯闻男友么,还跟你当过笔友,还……”

    “行了行了,打住。”周兮辞不想再听他提起过去的黑历史,“快点看你的资料,等会陪我去买菜。”

    “那你帮我充个电。”

    “什么?”周兮辞拿起他的手机:“不是满电吗?”

    陈临戈看着她不说话,周兮辞终于意识到什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充电完成。”

    陈临戈压着她脑袋,仰头凑过去,延长了这个吻的时间。

    周兮辞在公寓和他厮混了一下午,书包里的资料怎么带过去的,又怎么带回了学校。

    这之后也没再跟他提过这事,杨毅后来问了一嘴。

    她说:“我知道他肯定很想,但真的太难了,他永远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想再给他增加压力。”

    杨毅听了也没说什么。

    日子总还要过下去,眨眼,B市已秋意盛浓。

    中秋节那天,卫洋在郊区租了个轰趴馆,把同在B市读书的一帮校友邀请了出来。

    周兮辞跟着他早上先过去了,快中午的时候,接到了陈临戈的电话,他在那边问:“我能多带个小孩吗?”

    “嗯?”周兮辞不知道他在B市还有什么小孩亲戚,“可以是可以,但你带的谁家小孩啊?”

    “我儿子。”

    周兮辞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陈临戈这话一出,一旁忙着穿肉串的卫洋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

    周兮辞也一脸懵,没等她问,电话那头传出蒲靳气急败坏地怒骂声:“陈临戈我□□大爷。”

    周兮辞:“……陈临戈你多大人了,还开这种玩笑。”

    陈临戈笑着说:“儿子闹起来了,我先挂了,等会见。”

    电话自动断了,周兮辞重新戴上手套,卫洋笑了笑,说:“你男朋友还挺有意思的。”

    “是幼稚吧。”

    “那是你不懂当‘爸爸’的乐趣。”

    “谢谢,我也不想懂。”周兮辞把穿好的串放到一旁,“你以后真的不打比赛了吗?我记得你篮球打得挺好的啊。”

    “是挺好的,但也只到这里了。”卫洋不怎么在意地说:“想要再往上,太难了,况且我膝盖还有伤,能走到今天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就是可惜没能跟我偶像打一场比赛。”

    “你偶像谁啊?”周兮辞说:“乔丹?詹姆斯?”

    “不。”卫洋笑着说:“我偶像姚明。”

    “看不出来啊,你们男生不都很喜欢国外的运动员吗?”周兮辞记得高中那会,班里男生只要提到篮球比赛,聊到的篮球运动员都是国外的居多。

    “人各有志。”卫洋说:“你最喜欢的田径运动员是谁?”

    “周兮辞。”她说。

    “嗯?”卫洋愣了两秒,忽地笑了出来:“不是吧,周兮辞,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自恋啊。”

    “人各有志,没谁规定不能喜欢自己啊。”

    “行,真行,我佩服。”卫洋说:“你什么时候有比赛啊,到时候我去现场给你加油。”

    “年后吧。”

    这一年大型的田径比赛周兮辞来不及参加,杨毅又不想她在小比赛上浪费时间,这半年就只抓着她训练。

    等到年后各类比赛重新开始新一轮报名,再为她筛选比赛。

    “挺好的,我一直都相信你会走得更远更高。”卫洋说:“你身上总是有一股劲,它让你不会被困难打倒,也鼓励着身边的人。”

    周兮辞笑了笑,没说话。

    她也曾放弃过,是田径没有放弃她,也支撑着她,是竞技运动的精神让她坚持走了下去。

    陈临戈三人来得晚,前期的活没帮上什么忙,他跟蒲靳索性包揽了烤东西的活。

    庄微帮忙端和递了会盘子,被其他人拉过去坐下了,“哪有让女生忙的道理。”

    庄微笑笑:“没事,我本来也没帮上什么忙。”

    “交给他俩吧。”卫洋说:“来看看你要喝什么,自己拿。”

    “谢谢。”

    烧烤出锅没那么快,其他人都是边吃边等,只有周兮辞盘里一直有东西,吃了一会,邵宇平发现了不对劲。

    他指着陈临戈,笑道:“陈临戈!你怎么不干脆只给周兮辞一人烤,一会给她递一个一会给她递一个,当我们看不见啊。”

    陈临戈笑着说:“才发现啊。”

    邵宇平站起来:“算了算了,你别烤了,让你再烤下去,今天这聚餐估计就周小辞一人能吃饱了。”

    他走过去接了陈临戈手上的活,“你带你同学去歇会吧,一直忙着给我们烤东西,你们也去吃点。”

    陈临戈还想坚持,被他一把推开了,邵宇平穿上围裙,边刷料边喊:“卫洋,过来帮忙。”

    “来喽!”

    陈临戈挨着周兮辞坐下,她拿了串香菇递过去,他直接低头就着她的手咬下一块。

    蒲靳唰地站了起来:“哪位同学跟我换个位置啊,我不想坐在这边吃狗粮了,烧烤还没吃几口呢,胃已经塞满了。”

    众人笑开。

    秋风缓缓吹过,阳光正好。

    短暂地欢闹过后,日子依旧在忙碌中平淡而缓慢地进行着,有人忙有人闲,生活没有波澜壮阔,却永远充满惊喜。

    国庆节,陈临戈带着周兮辞回了沪市,在家里过了节,他跟着陈建业去公司早出晚归。

    周兮辞没什么事,独自一人回了趟溪城,见了老朋友,去红杏看了周奶奶,给秦立红买了些补品,在她家里吃了顿午饭,临走前她又去了趟墓地给徐慈英烧了点东西。

    小长假的最后,周兮辞去了趟宣城,熊力家的早餐店开在警校附近的大学城,熊力没放假,周兮辞给许玉莲买了点东西,也没留下来吃饭,坐上了回B市的高铁。

    十月中旬,全国第一届青年运动会在福州举行开幕式,杨毅为了让周兮辞提前感受一下大赛氛围,往上报随队名单时把她的名字也填了上去。

    青运会为期十天,等一行人再回到学校,B市的秋天都快结束了,北方的城市冬天来得格外早。

    周兮辞最近忙着给陈临戈准备生日礼物,一有时间就往随便陶艺跑,陈临戈几次打电话来,她都在后院烧东西没听见铃声响。

    陈临戈没辙,只能亲自来学校捉人。

    周兮辞那会还在随便做东西,她这一阵子不知道毁了多少泥胚,老板都快看不下去了,说真不行你换个礼物送吧。

    周兮辞这人死倔死倔的,说什么也不肯换,接到陈临戈电话时,她好不容易做出个成型的杯子,“老板,你帮我拿过去烧一下,我去见个人,等会还回来。”

    “烧坏了我不赔啊。”

    “没事!”周兮辞洗了手,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这姑娘。”老板摇头失笑,走过去把泥胚从机器上取下来,刚要往后院去,有人走了进来。

    他停下脚步,冲男生笑道:“你来得正好,帮个忙,给我这顾客烧一下,她等会来拿。”

    男生瞥了眼奇形怪状的泥胚,心想这顾客品味还挺独特,点头说:“放那儿,我等会一块拿进去。”

    “行嘞,那就交给你了。”

    ……

    周兮辞一路小跑到陈临戈电话里说的位置,看到他站在那儿也没减速,直接跑过去,一跃跳到了他背上。

    周身的热气像潮水一样将他包裹在其中。

    陈临戈托着她的腿,颠了颠说:“长肉了。”

    “当然长啦,我天天吃那么多。”周兮辞趴在他背上:“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不是说最近忙着期中考试很忙吗?”

    “忙归忙,女朋友总要见的。”陈临戈侧头看着她:“你最近忙什么呢?打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

    “我不都跟你说了,我在忙着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周兮辞搂着他亲了一口,从他背上滑了下来,“我等会还要回去的,没时间陪你约会的哦。”

    陈临戈无奈笑了一下:“那我可以申请不要礼物吗?”

    “不行。”周兮辞牵着他的手:“好吧好吧,陪你吃个晚饭行了吗?”

    “你这话说的。”陈临戈叹了声气,“我有多无理取闹一样。”

    “别废话了,走,现在就约会去。”周兮辞指着前边的高楼:“逛商场去不去?我请你吃烛光晚餐。”

    “走走走。”陈临戈拉着她跑了起来。

    周兮辞赶着回去看自己做的东西,吃完饭连哄带赶的把陈临戈送上车,又马不停蹄回了随便。

    “老板!我那个杯子——”她看到站在吧台后边的人影,倏地停住了脚步,“……荆师兄。”

    “嗯?”荆逾挑了下眉。

    周兮辞自报家门道:“我是体大今年的新生,练短跑的,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你的比赛。”

    荆逾“哦”了声,指了指放在吧台边上的一堆碎片:“你的杯子。”

    “……”周兮辞脸顿时垮了下来:“不是吧,这都第六个了,怎么还是不行啊。”

    “泥揉得不够软,里面的空气没挤干净。”荆逾想了想,还是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直接在炉里就碎了。”

    周兮辞叹了声气:“我明天再过来重新做吧,我先走了师兄。”

    “嗯。”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周兮辞再去随便总能碰上荆逾,几次碰面下来,两人也能说上几句话。

    “荆师兄,你是过阵子还有比赛吗?”周兮辞记得老板说过,他总是喜欢在大赛前到店里来做点东西。

    “没有,最近休息。”荆逾看了眼她的拉胚机,不留情面道:“重做。”

    “……哦。”周兮辞把泥胚从机器上取下来,揉了一会,她忽然说:“师兄,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荆逾关了机器,看着她说:“你不是想假手于人么?”

    周兮辞说:“不是做杯子,杯子我还是想自己做,再丑我男朋友也不会说什么的。”

    荆逾莫名其妙被塞了把狗粮,轻啧了声问:“什么忙?说吧。”

    周兮辞犹豫了会才开口,荆逾听完想了想说:“行,不过时间上可能要提前两三天。”

    “没问题,你定好时间跟我说就行。”周兮辞笑起来:“谢谢师兄。”

    “嗯。”荆逾轻抬下巴:“继续揉。”

    “……”

    十一月中下旬,陈临戈刚结束了系里的期中考试,便提前收到了他二十岁的生日礼物。

    一只奇形怪状的杯子,杯壁上画着两个牵着手的可爱小人。

    “可爱是可爱……”陈临戈往杯里倒了点水,端起来向下倾了倾,杯里的水也从两个角度流了出来。

    “……”周兮辞捏的时候压根没想到实操会这样,“你当个摆件放桌上吧,真不行你就当它是个笔筒。”

    陈临戈忍不住笑了,把杯子擦干净放回盒子里:“怎么提前给我送生日礼物了?”

    “想让你提前进入过生日的快乐当中啊。”周兮辞说:“你明天下午是空着的对吧?”

    陈临戈点点头:“还有安排啊?”

    “嗯,你到时候来学校找我。”

    周兮辞的神情看着有些紧张也有些说不上来的犹豫,陈临戈想了很多种可能,都快以为她要当众跟自己求婚了。

    他知道问肯定是问不出来什么,只能抱着各种猜测等到了第二天。

    陈临戈心里也挺好奇,上午下了课直接就过去了,陪周兮辞一块吃了午饭,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有什么安排啊?”

    “我……”周兮辞挣扎了几秒:“晚点你就知道了。”

    “行吧。”

    陈临戈跟她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逛着,路过体大的游泳训练馆,周兮辞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陈临戈。”

    “嗯?”

    “我不知道这个礼物你会不会喜欢。”周兮辞抿了抿唇:“我找了荆逾师兄帮忙,想让你跟他游一场。”

    陈临戈愣了下,没说话。

    “之前你军训回来找我那次,我们在学校食堂超市买东西,其实我喊过你,你当时没有听见,我不知道你在看新闻的时候都想了些什么,但我知道游泳一直都是你的遗憾,我也想过去说服你重新回到赛道上,甚至还找了很多资料,可那天去公寓找你,我看到你那么累,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后来我和卫洋聊天,他说自己没法再继续打比赛,遗憾没跟自己的偶像打一场,我不知道你的偶像是谁,但荆师兄他拿过奥运冠军,是国内的顶尖选手,你和他游一场,是不是就相当于参加了一次奥运会,也许这样,你也不会再有遗憾了。”周兮辞紧张到无意识攥紧了手,“如果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不进去。”

    陈临戈说不上心里一瞬间涌上来的到底是什么情绪,只是能清晰感觉到它鼓胀到几乎塞满了胸腔。

    他看向一旁的训练馆,门口的标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又看着周兮辞,看到她眼里的紧张、期盼,甚至还有一些慌乱。

    陈临戈的心在一瞬间紧缩了下,心疼她的紧张,她的期盼,甚至是慌乱。

    她也在害怕吧。

    害怕他被揭开伤疤,不能面对不能接受,也许会生气会发火,可她还是这么做了。

    陈临戈深呼一口气:“进去吧。”

    周兮辞眼睛在一瞬间亮了起来,“……真的?”

    “嗯。”

    荆逾已经提前到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他的队友,加上陈临戈,正好八个人。

    和正式比赛的人数一致。

    “介绍下,这些都是我的队友和同学,邵昀、方加一、李致,胡文广,何焕……”他挨个介绍完,又拉过一旁的熟面孔:“这位不用介绍了吧?他是今天的裁判。”

    裁判是随便陶艺的老板。

    周兮辞直到今天才知道他以前也是游泳运动员,“您真是深藏不露啊,那您那个什么五大名窑汝窑传人的身份也是真的吗?”

    “当然。”老板得意一笑。

    荆逾把手里一个小包递给陈临戈:“去换衣服吧,按你女朋友说的,都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陈临戈看着周兮辞一眼,“我过去了。”

    “好,要陪你吗?”

    他笑了下,“不用。”

    周兮辞看着他走进训练馆后场,才转过头问:“荆师兄,你怎么叫来这么多人啊?”

    “你不是说比赛吗?我想着还是正式点比较好。”荆逾说:“能少一点遗憾是一点。”

    “谢谢你荆师兄。”

    “那等会……”荆逾看着她:“需要我们放水吗?”

    “不用,你们尽了全力,就算输了,对他来说也不会是遗憾。”

    “行。”

    说话间,陈临戈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他只穿了条泳裤,倒三角的身材一览无余。

    周兮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陈临戈走到她面前,抬手轻抬了下她的下巴:“口水要流出来了。”

    “男朋友,你太帅啦。”周兮辞看到一旁荆逾几人也都扯下了披在肩上的浴巾,两眼都要冒光了。

    靠。

    这是什么人间天堂啊。

    陈临戈把手上的浴巾往她脑袋上一扔,试图挡住她的视线,“还看?”

    “不看了。”周兮辞扯下浴巾,朝他勾勾手,等人走近了,垫着脚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Lucky  kiss,去吧。”

    赛道旁,邵昀笑着喊了声:“这是比游泳还是比虐狗啊?”

    偌大的训练馆回荡着众人的笑声。

    周兮辞看着陈临戈一步步走向属于他的赛道,也许是想到了过去的自己,眼睛慢慢红了起来。

    今天这一场比赛,是放弃,也是新的开始。

    荆逾他们没有保留任何实力,从哨声吹响开始,他们七人便一直遥遥领先,泳池里水花飞溅。

    陈临戈再次感受到四肢在水流里摆动的幅度,他拼尽全力,长久没有训练的身体逐渐感受到了疲惫和酸软。

    可他仍然没有放弃。

    一圈又一圈,最终抵达终点的时候,他手抓着池壁,低着头急促喘息着,场馆里没有人说说话。

    陈临戈放任自己沉进泳池里,没有人阻拦他。

    他在用他的方式和游泳道别。

    “陈临戈!”

    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人忽地清醒过来,他快速从池底游了上来,带起一阵水花。

    陈临戈摘下泳镜,眼睛很红,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泪。

    他环顾四周,最后看向朝这里跑来的周兮辞,忽地笑了下,回头对荆逾几人说:“谢谢。”

    “客气。”荆逾手撑着台面一跃而上,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身上的水一滴接着一滴往下掉。

    陈临戈看着他,抬起胳膊握住他的手,荆逾本想拉他上来,却不想没站稳,反被他的力带进了泳池里。

    “靠。”他抹着脸,没忍住笑了出来,“太丢人了。”

    其他泳道的男生也全都挤了过来,八个大男生干脆在泳池里打起了水仗,水花乱溅。

    周兮辞‘明哲保身’,抱着陈临戈的浴巾往后退了几步,和裁判老板站在一块。

    她还是没能理解男生们的幼稚,但看着在泳池里肆意打闹的人影,跟着笑了起来:“真是幼稚。”

    几个男生打到精疲力竭,有坐在泳池边上的,也有直接躺下去的,周兮辞走到陈临戈边上,拿着浴巾擦了擦他的脸:“累吗?”

    “嗯。”他闭着眼,喉结滚动着,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很爽。”

    “快起来了。”周兮辞在校外餐厅订了包厢,“等会该到点了,人家只给留十分钟。”

    “好。”陈临戈站了起来,眼睛还有很清晰的红意,“周兮辞。”

    “啊?”

    陈临戈看着她,认真道:“谢谢你。”

    周兮辞搓了搓胳膊,“你别这样,快去洗澡,等会出来有礼物给你。”

    他笑着说:“还有礼物啊?不会又是什么奇形怪状的杯子吧。”

    “你信不信我给你踢泳池里去。”周兮辞板着脸唬道:“快去。”

    “行行行,马上就去。”

    陈临戈怕女朋友的样子逗乐了歇在旁边缓气的几人,邵昀说没想到陈临戈看着人高马大,竟然还是个妻管严。

    在场唯三有对象的李致怼了回去:“你丫一个单身狗,还好意思说别人。”

    “滚滚滚,你有对象你了不起。”

    几人说着笑着进了更衣室,周兮辞在外边等了会,把礼物从包里掏出来确认了下,又塞了回去。

    等陈临戈收拾完出来,她走过去把东西递给他:“礼物。”

    是个小盒子。

    陈临戈接了过去,“什么啊?”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陈临戈打开盖子,里面放了一个陶瓷奖牌,底下还压着一张纸,他轻轻拽了出来,跟着念道:“哇,陈临戈你竟然赢了——”

    “哎,等会等会。”周兮辞忙凑过去看了眼,“靠,拿错了。”

    她忙在包里掏了掏,又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递过去,把他手上的那份夺了回来:“看这个。”

    陈临戈笑着打开手上的盒子,里面也装了一枚陶瓷奖牌,底下同样压着一张纸条。

    上边写了一行小字。

    ——“荆师兄可是奥运冠军,输给他很正常的,你在心里永远是最棒的!爱你!”

    陈临戈心里一瞬间变得暖烘烘的,捏着纸条看着她,“你觉得我可能有机会能赢了荆逾?”

    “当然了。”周兮辞想了想说:“虽然这种可能很小,但也不是没有啊,万一呢,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棒的。”

    他又低头看了眼盒子里的陶瓷奖牌,声音有些哑:“你自己做的?”

    “也不全是,荆师兄也帮忙了。”周兮辞抬眼看着他:“喜欢吗?”

    “喜欢。”陈临戈点点头,眼睛更红了。

    周兮辞垫着脚亲在他眼睛上,尝到一点眼泪的酸涩,心里有些心疼,搂着他说:“等以后给你换真的。”

    他笑了,更用力地抱住她,“好。”

    一旁荆逾几人从更衣室出来,邵昀叫道,“哎哟哎哟,我看今晚这饭是不用吃了。”

    荆逾说:“你爱吃不吃。”

    邵昀:“……”

    周兮辞笑着松开陈临戈,大大方方牵住他的手,回头看向众人:“走,吃饭去,今天他请客,你们随便点。”

    邵昀长臂一挥:“出发!吃垮他!”

    众人应和道:“吃垮他!”

    周兮辞和陈临戈对视一眼。

    她笑着道:“吃垮你。”

    陈临戈也笑了,趁着他们走在前头没注意,低头飞快在她鼻尖亲了一下:“我爱你。”

    周兮辞小声说:“我也爱你。”

    冬风里。

    有情人的爱意好似能够抵御寒冷。

    周兮辞提前把礼物送了差不多,等真到了陈临戈生日那天,是空着手过去,“我订了一家音乐餐厅,晚上有惊喜送你。”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会觉得更惊喜。”陈临戈说:“你不会真的要当众跟我求婚吧,事先说好,这是我之后要做的事情,你不要跟我抢。”

    “……我求个锤子。”周兮辞指着他,“我提醒一下,我不喜欢当着很——”

    陈临戈没注意她说了什么,视线都在她右手无名指贴着的创口贴上,他一把抓住了,“手怎么了?”

    周兮辞猛地缩了回来:“没事,那天不小心划了一下,已经快好了。”

    “让我看看。”

    “没事,真的没事了。”周兮辞背着手,牵手也不让他碰这只手:“走吧走吧,我叫的车到了。”

    周兮辞订的那家音乐餐厅距离远得过分,她在车上都快睡着了才听导航里提醒目的地快到了。

    “坐的我腰都酸了。”下了车,寒风扑面,周兮辞低头猛打了几个喷嚏:“这就是北方的冬天吗?”

    “今天是小雪,到处都在降温。”陈临戈帮她把衣领的扣子扣好:“走吧,你订的是哪家店?”

    这附近一眼望过去都是音乐餐吧,音乐餐馆,是挺有情调的一条老街。

    “在前边。”周兮辞脸埋进衣领里,拉着他一路小跑,等进了店才算缓过来,“我点了一个套餐,你看看还有什么要加的没。”

    “先吃吧,不够再点。”陈临戈接过菜单放在一旁,抓着她的手没松,“手到底怎么了?”

    “真的没事。”周兮辞想把手拽回来,可他攥得太紧,最后没办法了才说:“我本来想等到蛋糕上来了再给你看的。”

    陈临戈手上的力道松了一瞬,让周兮辞把无名指上的创口贴撕了下来,露出里藏在底下的痕迹。

    她在无名指靠近中指的那一侧,文了他们两个人名字的缩写。

    ——clg&zxc

    陈临戈轻滚着喉结,看着她手上的文身一时没说出话来。

    周兮辞无意识蜷了下手指:“本来打算文在手腕上,但是怕太明显以后比赛不方便,就文在了这里。”

    “疼不疼?”他指腹贴着那一串字母摸了摸。

    “不疼。”周兮辞说:“而且很快就文好了,我都没什么感觉。”

    陈临戈看着她,还是很心疼,“怎么突然想到去文身了?”

    “因为……我想着把你的名字文在这里,”周兮辞对上他的目光,“以后当我每一次站在领奖台上举起奖杯的时候,都会像是你和我一起。”

    陈临戈收回视线,盯着文身看了会,忽地低头在上边亲了一下。

    周兮辞猛地把手抽了回来,“还在外面呢。”

    音乐餐厅没有包厢,所有的位置都设在厅内,驻唱歌手坐在光影角落哼着低浅缠绵的情歌。

    陈临戈没再做什么,只是抓着她的手不松,“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一半吧。”

    周兮辞笑得神秘,没再跟他透露剩下一半是什么,等服务员开始上餐的时候,她才说:“我去趟洗手间。”

    “好。”陈临戈往旁边挪了下,让她走出去。

    周兮辞去的时间有点久,陈临戈看着桌上逐渐摆满的餐食,正准备起身过去找她,餐厅里的音乐忽然停了下来。

    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眼,看到坐在光影里的周兮辞,整个人愣在原地。

    周兮辞也注意到陈临戈的视线,冲他笑了下,侧头跟旁边的人打了个手势,音乐重新响了起来。

    前奏漫长而舒缓,像一个旧故事的开篇。

    “一路过很多城市。”

    “一路看很多人群。”

    “匆匆忙忙的在行程里睡了又醒。”

    “飘忽不定。”

    “这也是一种麻痹。”

    “直到我看到了你。”

    周兮辞隔着人影看向仍旧站在桌旁的陈临戈,想起几天前去文身,店里的文身师问他clg是她什么人。

    此刻,她脑海里不停回溯过往和他有关的场景。

    从三岁到十八岁。

    周兮辞这小半生里经历的所有的失落与荣誉,都离不开陈临戈三个字。

    四周人影晃动,她也只看得见站在不远处的陈临戈。

    他是她的哥哥。

    是她的守护神。

    是她一生的爱人。

    “爱让悬崖变平地,生出森林。”

    “一整片的森林。”

    “你在树荫里。”

    “复杂的生命。”

    “因为有你,我一层透明。”

    “你就是我的风景。”

    ……

    周兮辞始终看着他,眼眶微红,语气坚定而温柔:“陈临戈,生日快乐。”

    “爱让悬崖变平地,生出森林。”

    你让我的世界,从此光芒万丈。

    “我永远爱你。”

    -

    我们曾深陷泥沼,在荆棘与黑暗中砥砺前行。

    但在追光的岁月里,我们也成了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道光。

    ——《卷四·恋爱万岁》完——

    作者有话说:

    后来,小辞会拿很多很多冠军。

    陈临戈成了陈总,他经营的家装品牌遍布全国。

    小凡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和一直吃狗粮的蒲靳吵吵闹闹。

    大熊当上了警察,成为了像他父亲一样的英雄。

    姜姜回到了陶家村,带领全村人走向脱贫攻坚的道路。

    大玉回国了,父母和爱人成了他最难以两全的选择。

    ……

    后来的后来。

    荆逾拿到了大满贯。

    ……

    他们已不是少年,但年少的过往却始终是他们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段回忆。

    故事还在继续,故事里的少年们也一直奔跑在追光的路上。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两个多月以来的陪伴,也希望看到这个故事你们可以找到人生的追求,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光。

    祝愿你们都可以有一个美好而盛大的未来。

    还有几章番外,过几天更新。

    本章留言皆有红包。

    文案页的抽奖是之前入V欠下的,抽3个To签,订阅率达到50%即可参与,月底开。

    注:文中末尾的歌词内容全都出自何洁老师的《你是我的风景》。

    如果有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听一下,但我希望大家在听歌时,不要在歌曲评论区刷一些和小说相关的内容,这对歌曲本身存在的意义是一种冒犯和不礼貌的行为。

    祝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虫族之侍奉准则看得见的降谷君死神设计师天下无赖白月光替身魂飞魄散后暗门的人就宠我[傲慢与偏见]红黑女王成为病弱皇帝的冲喜龙后团宠幼年期创世神快穿之拯救这崩坏的剧情人性的优点嫡女玲珑我的美女房东奇迹的召唤师我要出租自己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至尊邪神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投资大鳄无限气运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