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撩到一只害羞忠犬-第37章

乐读窝 > 散文 > 撩到一只害羞忠犬

第37章

书籍名:《撩到一只害羞忠犬》    作者:句号水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正文完

    宋意融连人带书都在网络上火起来,  有影视公司联系他,想买下《涸泉》的影视版权。

    晚上,和周朗说起这件事。

    “这是你的作品,”周朗道,“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觉得开心就行。”

    宋意融眨了眨眼,  有些苦恼:“可是我们不是在攒钱买房子吗?”

    听了这句话,  周朗沉默了很久,  气氛变得凝滞,  宋意融抓住他的手背,安抚地摸了摸。

    周朗回过神来,  回握住他的手指,哑声道:“怪我,  还不够努力。”

    宋意融的心酸酸软软,  说:“别说胡话,  要记得,是因为有你在,我们的生活现在才能过得这么好。”

    说这些话,有出于安慰的成分,  但更多的是真心话。

    他也同样发觉,  和以前的自己相比,  自己说话做事都要柔和许多,甚至无意识地多了许多黏黏糊糊的小癖好。

    周朗想碰碰他的脸,  宋意融就主动地贴过去,在他的掌心轻蹭,“朗哥已经很牛了。”

    宋意融的一句夸赞,  就让周朗的心被极大的填满了,  耳根的红意漫上来,他脸也烫极了。

    就这么互相依靠着,外头温吞的月光静静地洒进来,宋意融想了想,说:“其实,我挺想看看他们被演出来是什么样子的,那种感觉肯定很奇妙。”

    “宋意融,”周朗侧了侧脸,呼吸缓缓,“按你想的去做,我都支持你。”

    宋意融看着周朗的眼睛,和他对视许久,最后笑了笑,说:“好。”

    影视那边松了口,可以让松容参与剧本的改编,宋意融很有干劲,但工作起来也愈发的忙。

    两人虽说不算聚少离多,但像以前一样能夜夜靠在一起说知心话的时间却是大大减少。

    忙着忙着,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几个月后,市里下了第一场雪,满目的素白,树枝都被雪压弯了腰。

    宋意融从电脑桌前抬起头,被漫天的雪花晃了神,周朗泡了一杯热的蜂蜜水放到他桌边,顺手按按他的肩膀,“还不休息一下?”

    宋意融看着窗外,说:“秋天居然已经过去了。”

    周朗笑笑,“是啊。”

    周朗瘦了很多,给人的视觉效果是他又高了很多,但脸上却是没多少肉了,下颌的线条也变得锋利不少,宽肩窄腰,穿着这身新西装便显得格外的出挑。

    宋意融掐他的腰,有些惆怅,“怎么瘦这么多。”

    周朗伸手托住宋意融的下巴,捏捏软肉,道:“要给老婆赚钱。”

    宋意融笑得睫毛都颤起来,视线上下扫了扫周朗,道:“这位穿西装的帅哥,多少钱一夜?”

    “你的话,不要钱,”周朗眉目深深,嘴角染着笑意,“还可以再倒贴三辈子给你。”

    闹过一阵,宋意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趿拉着拖鞋到窗边看看,他畏冷,穿得很厚,窗户上结着冰霜,他伸手摸摸,冰得指尖一缩。

    雪下得纷纷扬扬,街道上的车子都行得慢,时不时响起几声鸣笛。宋意融看了一阵,转过身来,忽然道:“过年的时候,跟我回趟家吧。”

    周朗怔松片刻,道:“好。”

    其实过年前的那段时间,宋意融回过一两次家,气氛谈不上多好,但至少是没吵架,没冷场。

    比想象中要好太多。

    一大早,周朗就在衣柜面前站着了,宋意融看着他手上那套一本正经的黑色西装,笑道:“你是去我家开会的呢。”

    周朗回过头来,搡了搡头发,挺认真地解释:“不是。”

    宋意融道:“穿上次我给你买的那件灰色棉袄就行。”

    “喔。”周朗把西装挂回去,换上宋意融给买的棉袄。

    “我给他们打过电话了,回去吃中饭。”宋意融上了车,拨弄了一下车上的小狗摆件,“还早,你开车不用太快。”

    周朗道:“好。”

    正说着,周朗手机叮地一响,收到一条新微信,他开车专注,一向小心,腾不出视线来看手机,对宋意融道:“老婆,帮我看看是什么信息。”

    手机也录入了宋意融的指纹信息,他很容易就打开手机,点进了微信。

    “是一个备注叫刘筱丹的女生发的,她在短信中说……”宋意融拖长了音调,模拟腔调,“周哥新年快乐呀,新的一年也要红红火火!谢谢周哥这一年来对我的照顾,等上班了,我给你带特产吃哦!【爱心】【爱心】。”

    周朗愣了好一瞬,“刘筱丹?我跟她不怎么熟。”

    宋意融道:“哼。”

    前头刚好是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周朗踩一脚刹车停下来,看了看宋意融的表情。

    “老婆。”周朗压了压声音,叫道。

    “干嘛?”宋意融目不斜视,看着红灯跳的秒数,慢吞吞道,“周哥人气好旺喔。”

    周朗用大拇指剐了一下宋意融的嘴唇,反其道而行之,耳廓通红,一字一句道:“看你吃醋,我好像有点想石更。”

    宋意融瞪圆眼睛,看周朗一眼,又往下扫了扫,嘟囔道:“逗你的,开车我可帮不了你什么。”

    周朗闷声笑了笑,“那你帮我回一下消息。”

    “说什么。”宋意融绷着小脸,还是拿起周朗的手机。

    “就说,”周朗道,“谢谢,新年快乐,特产就不用了,我男朋友给我买了好多。”

    宋意融压平着嘴角,还是有点憋不住笑意,“哦,发了。”

    眼前的道路越来越熟悉,进了小区,宋意融指了下路,道:“左拐。”

    进了电梯一路往上,周朗双手提满礼品,反光的电梯壁映出一张有些紧绷的脸。

    宋意融戳了一下他的手腕,轻声说:“要到了,没关系的。”

    周朗点了点头,“嗯。”

    进了门。一家人都在,辛曼香听见声响,快步走到门口,虽然早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准备,但乍一看见宋意融旁边站着一个比他还要高大的男人,心里猛地还是有些受不住。

    “来了啊,”辛曼香笑了笑,“先进来坐。”

    “好的,谢谢阿姨。”周朗打过招呼,牵了牵宋意融的手往客厅走。

    宋子承抱着游戏机坐在沙发上玩,看见人来了,没说话,屁股往旁边挪了半米,把位置让了出来。

    宋兆兴从房里出来,挑了根烟递过去,“来一根。”

    “谢谢叔。”周朗接过来,但没抽,一直夹在手指间。

    宋兆兴觑他一眼,“不会抽?”

    周朗解释:“不是,宋意融不喜欢闻烟味,我待会去阳台抽。”

    宋兆兴抬起眼皮又仔细看了周朗一阵,好久才「嗯」了一声。

    许是还不太适应,宋兆兴在一边不尴不尬地坐了十几分钟,起身进了厨房。

    宋子承玩游戏不上心,玩了几把就输了几把,宋意融靠着周朗的肩膀,懒懒地笑了他一声。

    宋子承听见了,立马睁圆双目看过来,“你笑我!”

    “宋子承,你怎么玩这游戏还是一点进步没有。”nf

    宋子承忿忿地把游戏机往宋意融身上一丢,“你行你上啊。”

    两兄弟玩游戏愈发较劲,周朗在一旁观战,发觉童真如斯可贵。

    小弟弟一直不服输,一盘接着一盘,不肯让宋意融走。

    “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你。”宋子承气冲冲道。

    “幼稚鬼。”宋意融不动如山,回怼道。

    厨房里炒菜的声音传出来,菜香也浓厚了,周朗看了一眼,起身对宋意融道:“我去厨房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厨房里只有辛曼香在,周朗寻了片刻,发现在阳台站着抽烟的宋兆兴,烟气渺渺,周朗撸起衣袖,说:“阿姨,我帮你吧。”

    辛曼香把锅里的鱼翻了个面,闻言,看了周朗一眼,道:“没事,你是客人,去坐着就好。”

    “刚好现在得空,”周朗看了看案板,主动道,“大蒜要剥吗?”

    辛曼香捋了捋弄乱的头发,没再拒绝,“嗯,麻烦你剥个三四颗。”

    辛曼香讲话的声音细柔,听起来让人觉得心情很平和,宋意融和她样貌是最接近的,但神态性格又大有差异。

    除了宋意融刻意的撒娇,会显得他整张脸柔软可爱以外,几乎很难感受到这张漂亮的脸下,是一颗多么温热的心脏。

    他如果不笑的话,面部的表情是过于浅淡的,容易让不熟悉的人觉得他性格冷漠。

    因此,和宋意融最开始相遇的那些天,周朗是既心动又惊惶的。

    幸好,他一步步走近,终于发现那藏在最深处的温柔一面。

    辛曼香的手艺很不错,菜色多样,一看就是准备得很用心。

    “小意,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辛曼香夹了一个煎蛋放进宋意融碗里,“知道你爱吃咸一点的,妈妈特意多放了盐,但是喔,也不要吃太多了,对胃不好的。”

    辛曼香温柔亲切,宋意融的筷子却搁在碗边不动了。

    他好久没想起来去吃咸煎蛋了,辛曼香的这一筷子又把他要忘得差不多的记忆勾起来。

    “我不爱吃。”宋意融低着头,声音沉沉,忽然说。

    辛曼香蹙了蹙眉,哄道:“那就不吃。”

    周朗把蛋夹到自己碗里,适时解围,“没关系阿姨,我帮他吃。”

    辛曼香怅惘地「噢」了一声,“好的好的。”

    眼看着饭桌的气氛要沉闷下去,宋意融抬起头,重新拾起筷子,闷声扒了一口饭,“谢谢妈。”

    辛曼香重新恢复活力,笑道:“不谢不谢,多吃点啊。”

    吃过饭,两人打算回去了,辛曼香有些不舍,“吃过晚饭再走吧?”

    宋意融拉住周朗的手指,回过身,道:“不了,有空再回来。”

    “哎,好。”

    宋兆兴站在一边,身上还有淡淡的烟味,见辛曼香说完了,才把手里的东西塞到周朗手里,道:“上好的茅台,拿回去喝。”

    眼见着周朗要推拒,宋兆兴硬声道:“第一次上门,总得送点什么,你就收着它。”

    周朗道:“谢谢叔叔,那我们就走了。”

    宋子承从后面探出头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们离开。

    看上去倒是般配。

    宋子承抿了抿嘴,看着那台游戏机,别扭又小声地说:“哥,你要幸福。”

    后面又回过一趟半桥镇,看过周朗的父母,两人才腾出时间来,计划着自己的假期。

    “我想去长白山看看雪。”宋意融说。

    “好。”没有犹豫,周朗道。

    于是他们就出发了。

    在当地租了一家提前看好的民宿,房子设计很特别,屋内有烧得哔啵作响的壁炉,一点也不冷。

    白天围着厚实的围巾出去爬山看雪赏雾凇,傍晚吃完晚餐回到房间里,洗个暖洋洋的热水澡。

    被窝里也是温热的,周朗抱着他,宋意融一点也不冷。

    房间里很安静,屋外落雪的声音好清晰,呼啦呼啦,等明日起来一看,又是比毛毯还要厚的一层雪了。

    宋意融翻了个身,和周朗面对面抱着,小声问:“睡着了吗?”

    周朗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去亲了亲宋意融的鼻尖,道:“还没有。”

    宋意融用脸蛋蹭了蹭周朗上下滚动的喉结,在他下巴处悄声问:“做吗?”

    呼吸间是清新的薄荷香,周朗用下巴抵住宋意融的发顶,软茸茸一片。

    腰间的双手扯住宋意融的上衣往上脱,宋意融从衣领里钻出脑袋,扑通一下光溜溜地落在周朗的怀里。

    衣料摩擦间,周朗呼吸一热,急匆匆吻住宋意融的嘴唇,大拇指一刻不停地在宋意融喉结那颗小痣上摩挲。

    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

    火苗紧密相连,时不时地舔舐过木块的顶端,咻地一下,窜起更高的火焰。

    屋外的雪静默地下着,一层又一层地盖住本就洁白的土地,嘎吱嘎吱,被压弯了的树枝在风里有节奏地上下摆动着,时不时飘落簌簌的雪片。

    有毛色纯净的野兔窜过雪地,留下一长串深色的脚印。

    被子裹住汗湿的身体,宋意融趴在周朗肩头,小声地喘气。

    周朗抱着宋意融的腰,重新坐直了。宋意融后脊骨一麻,胆战心惊地看了眼落地窗外的白雪皑皑,“还来啊?”

    周朗耳廓泛着红,露在外的手指有些凉,说:“再一次,很快的。”

    宋意融夹紧腰腹,被冰了一瞬,雪一样白的脖颈绷紧了,上面青色的筋脉微微凸起。

    克制的模样实在太动人。

    他们在秘密基地里喝酒的那一晚,喝醉的宋意融倒向他的那一瞬间,也是这样,把最脆弱的脖颈袒露出来。

    然后义无反顾地亲了他的嘴唇。

    爱情向来不是一个易懂的词,在漫天的大雪里,哔啵作响的壁炉里,在暧昧潮湿的长白山深夜里……

    他只知道。

    他是宋意融勾勾手指就能叫来的小狗。

    作者有话说:

    感谢一路陪伴的小天使们——

    有想看的番外吗?°u°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蓝颜倾王朝快穿:这届宿主太难带我依然爱你我在未来拍真人秀[星际]当血族遇见玄学我的电影馋哭全星际星光三千丈[综]盗墓:从瓶山古墓开始签到风流霸主:妖艳天下作精美人穿成豪门对照组后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