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皇宠-007 海阔天空(完) (5694字)

乐读窝 > 散文 > 皇宠

007 海阔天空(完) (5694字)

书籍名:《皇宠》    作者:疯狂判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冷御在孤铭身边呆了九年零十一个月,收拾行李滚蛋却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冷御帮孤铭空手挣到了一整座孤氏王朝,最后自己拿出孤府的却只有一个大箱,一个小箱。大箱是衣服杂物,小箱是书和相片。

    有时候,人们需要的东西似乎很多,但收拾起来要紧的也就那几样。

    那天潇洒Say-no之后,在孤铭还沉浸在尴尬和愧疚之中时,冷御就以迅雷之速收拾好行李,果断地离开了孤府。

    因为搬得急,找不到太好的居处,只得在深水涉的旧楼里找了个地方暂住。

    深水涉是香港最低档次的地区之一,龙蛇混杂。他楼上住着好几位“姑娘”,美艳俗辣,打着“按摩”的旗号,应该是做皮肉生意的。他楼下住着位神叨叨的太婆,经常像阿飘一样地神出鬼没。

    冷御站在窗前,楼下的烧烤店传来浓烈的烤肉味,熏得人鼻子直痒。这旧楼里冷气刚好坏了,修的师傅还没来。夜暮降临,街外车水马龙,拉客的纹身男又在把那几个流莺打得呱呱乱叫……

    这里,是香港的贫民窟。冷御站在窗边,瞧着外头的夜景,觉得心中坦爽无比。

    这里最少有一窗扇,可以让他看见别人的世界。不像在孤府,他虽然住在豪宅里,但是是豪宅的地下室里,有换气装置,但没有窗。没有窗就瞧不见外面的世界,心里便只装得下一个人,一个地方。

    这里脏点乱点,无所谓,海阔天空,心自由。

    门轻轻地叩着,冷御根本听不见,因为街市太吵,那点斯文的叩门声根本不顶用。过了一会儿,叩门的人终于急了,声音一声大过一声。

    冷御腾得起来开门。心想应该是修冷气的师傅来了。

    打开门,脑仁开始疼——居然是孤铭大少爷来了。

    “怎么,不请我进去吗?”孤铭挤出个笑。冷御打了个哆嗦。因为他太了解他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每次要利用他达到什么目的,或是差遣他去做件难办的事,总是会先给点甜头,或仅仅是个好脸色。到后来的日子,就连好脸色也不屑给,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屋子有点小,有什么事就在外头说吧。”冷御架着门,不太想放这豪门少爷进这里。里头还没布置好,照片散乱着,他不想让他看到他还在回忆着过去的十年。

    内心软弱已经够了,从这一刻,一定要坚强。

    “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孤铭低下头。就算是道歉,这位少爷的气度也依然高雅从容。而这气度,是冷御多年培养出来的。想当年,这小子多二,出点小事、斗不过人就会哭鼻子……还好身边在有豪门斗争经验的冷御一力助他。

    “你的道歉我心领了,请回吧。”

    “……能回来吗?回到我身边。”

    “对不起,恐怕……不能。”冷御的心一抽一抽的,像是比难过更复杂的情绪。十年如一日的感情,不是瞬间就能收放自如的。他需要一点时间周转适应。

    “……那次我只是拖延,不是真的要拿你送给魔天。”孤铭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他说了很久,冷御耐心地听着,然后报以微笑,保持着金牌管家最完美的仪态。

    最后冷御笑道:“我想这件事也可能是孤总和魔总开的一个玩笑,我又不是货物,怎么可能拿来交换呢。就算跳槽也要我出于自愿,也得让他向我抛出足够的诱-惑来挖角啊,对不对?”

    “……冷御,这件事我是错了,我不是想粉饰自己,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感受。自从你不在了,我每天都很烦躁,我觉得我的心缺了一角,现在你走了半个月,我觉得我已经要疯掉了。就像一个人每天都在吃饭,不觉得饭很重要,但等你有一天离了饭,就会发现自己不能活……”

    冷御觉得自己像是穿越进了琼瑶剧,正在听着男二号狗血的内心独白,而且这货还是属深情咆哮教的。楼上的流莺恰好路过,看到这煽情的一幕,顿时以“同行”的眼光取笑起冷御来。冷御无法,只得把这位大少爷请进屋,以免他在外头丢人现眼。他可不是MB。

    “……我以为你会一直呆在我身边,就像我们当时说好的,我当时问过你,就算全世界都遗弃了我,你会不会不管我,你那时候和我说好的,你说你永远会站在我这边……”

    冷御深吸了口气,不看他,只看着外头的灯流:“……我现在依然站在你这边啊,少爷。”

    “……不是这样的,你现在遗弃我了!从你收拾行李出走孤府的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你了……现在我和云玉已经正式分手……很可笑吧……人就是这样贱,爱嗔痴、求不得,为了得到外面的东西不择手段,可最终才知道最重要的人一直在我身边……”

    冷御突然有点没来由的烦闷,起身在旧冰箱里拿了瓶冻柠汁,往嘴里猛灌一口道:“我在你身边呆的太久,太妥帖,所以存在感就越来越稀薄,这不怪你。”冷御深刻地自我反省起来。这些年,他的确惯坏他了,这是他的错。

    “我现在才对你说,我对你有特别的感情,会不会太迟?”孤铭痛苦地抬起头来,满眼都是纠结。

    “……会的,太迟了。”冷御再狂灌了一口柠檬汁,觉得今天的特别酸。

    “我不信,我不信你对我是没感觉的……”孤铭疯了,旋风一样地袭了过来,紧抱着冷御,唇舌就欺了过来,深深浅浅地尝着冷御嘴里柠檬汁的味道,觉得那味道舒服极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似乎就是这种味道,这是云玉或是任何床伴不能带给他的。

    那是一种全然的归宿感,还有那么一丝熟悉。就像是梦中已经经历过那样的唇齿相接。

    冷御被他逼到墙角边上,直到冰箱抵着他的腰,冰箱正在往外散热,他的背被烤得火热起来。冷御好不容易从强吻中挣扎出来,自己也有点恍惚。

    孤铭狐疑地问:“我以前,是不是在意识朦胧中吻过你?我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冷御几乎就想坦白自己以前荒唐的献身。可现在,他却眼也不眨地笑道:“这怎么可能?”

    他一直就在孤铭身后,他何时会回过头来看他一眼?这个世上最可笑的就是迟到的醒悟。

    两人正在纠缠不清,突然门又被大力地拍打起来。

    冷御整了整被他折腾的乱糟糟的衣服,正色道:“修冷气的来了,你回避一下吧,我不想刚搬到一个地方就被人说三道四。”

    孤铭只得咬牙奔到卧室里,把门轻轻关起来,也整理一回自己的衣服。

    一开门,冷御不由更吃惊,居然是魔天大老爷来了,依然叨着雪茄,如同帝王正在巡视民间陋巷。

    “搞什么,这么久才开门。以为你躲起来就能避得了本大爷的眼线?”

    “有什么事?”冷御就露了一个头,正在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得新装个防盗铁门。

    “恭喜你逃出孤二-货的奴隶庄园,同时看看你的新居怎么样。”说完不由分说地挤了进来,他手长腿粗的,还时不时出点阴招,很快就挤到冷御的小客厅里……

    “真够破的,你准备做苦行僧?还是准备大隐隐于市,防着本大爷追到你,故意在这里掩人耳目?”

    “有这必要吗?”他又没怕过魔天。虽然现在他强入民居让人有点恼火……

    “孤铭这货真够抠门的,你跟了他十年,现在居然连住星级酒店的存款也没有!”

    “……有什么事儿,直说吧。”

    “接着,聘书!”魔天从怀里扔出一张卡,一把钥匙,一张纸。

    魔天漂亮的眼睛比天还湛蓝,在灯光下像漂亮的蓝宝石,清澈见底。他吐了个烟圈,闭了一下右眼,神气地道:“知道你失业了,本大爷日行一善,对你过去用药迷晕我跑掉的旧事既往不咎,还要聘你去我魔府做大总管,这卡里有五百万的首期,我先预付你五个月的工资,年底有双薪,每年涨薪10-30%,这车是配给你的,好歹我魔府的管家也要开辆像样的车才不丢我的脸,合同在那儿,一年起签,多少年限由你自己说了算……”

    冷御笑了。不得不说,魔天能成功和他的头脑有很大的关系。一般人是经不住他以利相诱的。对于所有生意来说,这一招都是一针见血,简单、直接、有效。

    “怎么样,比起孤铭这二-货,我太人道了吧。感动吧,想哭吧,要是你非感动到以身相许的地步,我也会不会拒绝的……”

    冷御真笑出声来了。怎么着他都觉得魔天此刻不太像他本人,他都有点想去揭下他的脸皮,看是不是有人披着他的皮假扮的他。冷酷的商业帝王要不要这么幼稚?

    魔天诘诘笑得自己都有点尴尬了,冷冷地收住道:“别犹豫了,从了本大爷吧!”

    冷御不回答他,却突然问:“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认出那天对你下手的就是我?”

    “你是说你蒙着面为什么还被发现?”

    “是啊……”这是冷御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魔天一拍大腿,鄙夷地道:“没办法,美国人的高科技太多,新收购那什么电影公司人才济济,我把那天的监控录像一给他们,他们就用数字分析出你的脸型,还有黑客黑到了民政公署里,通过下巴形状、额头宽度、瞳距等细微的分析,还有身高、肥瘦成功筛选出了所有符合条件的公民的照片出来。现代科学真是太吓人了,直接就筛选出你一个人……不过你的身份证不是叫冷末吗?”

    冷御抚额,原来自己是败给了电影公司的大BOSS手下的那些技术狂人……好像那公司前些年还真拍过鉴证实录和骇客帝国这类的片子。原以为是唬人的,没想到居然真有这些招!

    魔天见冷御一脸沮丧,摸摸他的柔发,顺毛道:“以后别用这么老土的蒙面法了,下次得和美国专业劫匪一样,用个袜子套头,就剪两个洞露眼睛就成。”

    冷御见自己的疑惑得到解答,觉得魔天的利用价值已经结束,就开始下逐客令。

    虽然聘书很诱-惑,但是也得自己有命去拿。入了这魔鬼的门,怕会被吃的连骨头也不剩。

    魔天也真是个赖皮,反正也不硬逼,就用怀柔,这么大个人,卖萌耍赖无所不用其极,自己也挺不把自己当外人,就去冰箱拿饮料喝。

    冷御急了,这么耗下去会越来越棘手。魔天此人,在商场就是看准了就咬,咬住了绝不撒口。

    最后讥讽他没用,骂他也没用,打又打不过,二人就推攘起来。魔天这混球就开始借机揩-油,抱着冷御再也不放,冷御又和他缠斗了一会儿,狭小的客厅根本不够两人PK的,于是最终还是滚在一块儿,照片纸屑满地都四散开去……

    冷御被魔天偷亲了好几口,呜呜地换不过气来,气得快要咬人。

    魔天还高兴地大叫:“OH,GOME-ON,BABY,我喜欢你这样热情……”

    房门轰地开了,传来孤铭气-急败坏的声音:“魔天你这混蛋,欠收拾,快放开小御!”

    魔天和冷御无不被“小御”这新奇的称呼雷到了一秒,于是魔天就在天雷状态被孤铭狠狠偷袭到了一下。

    然后两人开始上演咏春大战跆拳道。

    冷御忙从这二个疯人中逃出来,找了个安全的位置开始淡定地坐山观虎斗。

    手机叮了一声,是短信息。

    冷御看了一下,是条陌生信息:“是冷御吗?”

    “您哪位?”冷御回道。

    “我是墨尘封。”

    “你有我手机?”冷御记得自己那天之后,没留下联系方式啊……

    “不好意思,我去孤府找过你,可你的BOSS拒不告诉我你的下落,后来我贿赂了下你的前同事,于是……”

    “哦……”一定是老张这没节操的货。

    “你还好吗?”

    “挺好的……”

    “我在期待我们的第二次约会。可你根本不打给我,你弄丢了我的名片吗?”

    “对不起,我最近……太忙了……”

    “第二次的约会时间和地点由你定,我等你。”

    “……”冷御很无语。

    眼前这虎狼相争已经乱成一团了,再来只羊咩咩渗和一下,那真是精彩极了……

    “我想你了,很抱歉这样冒昧地打扰你。请原谅我。”短信又来了,还附带着一张可怜巴巴、深情巴巴的表情。

    冷御差点被这萌萌的小表情给击中。鬼使神差地发了一句:“就今天吧,你在哪?”

    ……这俩个继续打吧,这小客厅都快被他俩给拆了。是时候找个清净的地儿凉快一下了,这屋又闷又热,全身是汗,修冷气的怎么还不来?

    偷偷摸摸地从厕所间里的小窗爬着水管下楼,正好撞在一个男人身上。

    冷御冲口就问:“你是修冷气的吧,怎么才来?”

    再定睛一看,这人怎么可能是修冷气的。一身华服,在这贫民窟里特别扎眼。这是个让人猜不出年龄的男人,正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雍容大气,厚重内敛,但一双眼如鹰一样锐利,像是阅人无数,已然炼成了火眼金睛。

    冷御觉得全身都凉快了,像被冷汗浇过了一遍。

    此人正是冷君傲。他的爹。舞女出生的老娘真是瞎了狗眼才会想出奉子成婚的损招,连带着他的童年都在鄙视中度过,后来老爹又不让他跳舞,斩杀了他所有的舞蹈天赋,还对他时冷时热,有时候极喜欢,有时候极讨厌。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骂他跳舞下贱却会偷偷地窥视他练舞……最后他在一场争权夺利的豪门争夺战中中招,作为长子嫡孙的他一向是二弟冷昊天母亲的眼中盯肉中刺。

    一场事故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他却活着,被孤铭捡到,带回家,养成金牌管家。

    要是没有这个男人,他的一生怎会如此多采多姿?

    现在,他正站在他面前,紧盯着他,然后目光变得微微柔-软,不容拒绝地道:“冷末,跟我回家。”

    这是好戏又要上演的意思吗?冷御无奈地摊手望天……香港的天空有些灰蒙蒙,写满了未知。

    突然想到某位淡定的大师说的那句幽默的话:绳命,是剁么的回晃;人生,是入刺的井猜……

    ……

    “怎么了?吵醒你了?”墨尘封整在院落之中给冷末披上被子。躺在外面看书竟然给睡着了,这样很容易感冒。

    冷末看着眼前一袭白色长袍的墨尘封,有些晃神。揉了揉眼睛,再看清楚在那边下棋的孤铭和墨尘封,还有在教天赐走路的魔天,嘴角笑了笑……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什么奇怪的梦,睡得这么沉。我看你刚才还皱眉,还笑来着。”墨尘封微微给冷末整理乱掉的头发。

    “没……就是个奇怪的梦。”好像梦里,也有他们在。冷末笑笑,这样的梦真奇怪。但似乎偶尔这样的梦也不错……

    [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宠物小精灵]我,直播创造精灵[综港]穿越港综后,我,行善积德[综漫]吐槽役的我朋友都很怪咸鱼穿书后怀了皇帝的崽 [强推]蓄意陷阱成为二次元英雄末世之星际争霸人鱼皇妃望穿古今四表妹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