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太后-第139章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太后

第139章

书籍名:《太后》    作者:道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帘外雨潺潺。

    因为董灵鹫口味清淡,  所以厨娘的手艺也是如此。几人一起用膳,董灵鹫让起身布菜的王婉柔坐下,  无须辛苦她。

    菜肴虽然不比宫中名贵,  但鲜嫩味美,一顿饭下来,孟摘月竟然舍不得走,望了望外头的雨,  跟董灵鹫撒娇说再留一夜,  明早就动身回去。

    这宅院里还有几间房可住,  他们兄妹二人除了宫中、行宫之外,  还没有住过其他地方。董灵鹫没说什么,  意思便是默许了。

    恰好廊上架着的炉中酒煮得沸开,这酒跟宫中的酒水还不一样,宫中虽然是琼浆玉液,  但滋味美妙,并不烈。此酒却不同,  酒劲儿上来的慢,后劲却足。

    外头雨水丰沛,饮酒不过为了暖身罢了。可这几杯酒下去,  孟摘月跟孟诚纷纷醉倒,前一刻还谈天说地,  下一刻就昏昏沉沉,  还好郑玉衡没有喝,帮着将几人带回房间里,由他们带来的人服侍。

    小皇帝醉了,  倒还老老实实的,  王婉柔牵着他的手,  旁边再有人略微扶住,他虽然困顿昏沉,但还乖巧,小片刻便去休息了。只是公主难缠,公主府的长吏官上来搀扶她,孟摘月却将他一把推开,死死地攥着许祥的袖子不撒手,脸颊绯红,淌眼抹泪地道:“子骞,子骞,你的命好苦啊。”

    许祥:“……”

    她拉住许祥的手,犹不知足,还去摸他的脸,勾他的手,情真意切道:“下一世投胎,你生成一个女子,我生成男子,我去你家聘你……”

    她毕竟醉了,话语含糊,许祥听得不安,不敢抬头看长吏官和太后娘娘,只将她到处乱摸的手拉下来,低声说:“下一世再说。殿下去睡吧。”

    待孟摘月略安静些,才将公主殿下带出房门。

    郑玉衡跟着两位贵客,将这两人安顿妥当了,又让主屋外面看烛火的小丫头到那边听候吩咐,以防孟摘月有什么不便的事,许祥和长吏官做不了。

    等他回来时,烛火尚幽幽,董灵鹫斜卧在小榻上,枕着胳膊,闭眸小憩,手中书卷已松,欲落不落地靠在她手指上。

    她也喝了不少,郑玉衡揣摩了一下她的酒量,觉得也到饮醉的边缘了。只是董灵鹫饮醉跟其他人不一样,她说话做事一概如常,只是言语表现得略出格些。

    郑玉衡上前坐到她身边,轻轻道:“你睡了?”

    董灵鹫翻了个身,手里没看两行的书彻底掉下去,落在榻下。她略微睁眼,眸光朦胧地看他,似被烛火映得暖融融的、透着一段柔情。

    “没有。”董灵鹫嗓子有点沙哑,沁着慵懒的味道,“这些孩子真烦人,吵吵闹闹。”

    郑玉衡笑了笑,说:“挺热闹的,你偶尔来这里住着,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热闹什么,净会讨我嫌。”她道。

    “前天庙会时看上的那盏提灯,你说回宫的时候让宫人给跌坏了。”郑玉衡道,“我昨夜给修补了,大致一看,跟新的一样。”

    “你不钻研在朝为官之道,倒在这些闲事上用功。”董灵鹫声音温柔地道,“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

    “你说得什么我没有放在心上?”郑玉衡坐在一旁,握着她的手,揉捏着她细软的指尖。

    董灵鹫挪了挪地方,枕到他的腿上,困倦地睁不开眼,低低道:“钧之。”

    “嗯。”

    郑玉衡刚从外头回来,身上沾着雨水清冽和竹林幽冷之气,她一枕过来,郑玉衡就不敢动了,小心地将手落下去,似有若无地抚着她的鬓发、侧颈,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他原以为董灵鹫是有什么话说,可等了片刻,她却没有后话。郑玉衡估摸着她醉了,也不深问,只是伸手揉捏着她后颈上的穴位,让她松快松快。

    又半晌,董灵鹫睁开眼,转头看了看他,道:“钧之。”

    “嗯。”他应道,问,“怎么又醒了?”

    “我本来就没睡成。”董灵鹫道。她伸出手,按住他整齐的衣领。

    这领子上绣着白鹤的纹路,她一扯,领子翻出来,露出细密的针脚。董灵鹫勾住衣领,只用了一点力,郑玉衡便随之低下头。

    她略微仰首,捉住对方微凉的唇。

    郑玉衡心道,她这么一醉,居然还有这种好事?便由着她亲吻,时而舌尖唇瓣上吃了痛,被咬出一个轻轻的印痕,也觉得对方可爱无比,恨不得让她再咬几下。

    普天之下能觉得大殷皇太后可爱的,也就是这一位了。

    董灵鹫像含糖块儿似的亲了亲他,然后放开,忽然道:“我真喜欢你啊。”

    郑玉衡有些怔住,呆呆地看着她说出这句话时的眼睛。

    下一瞬,他的心似被一下子被烈火烧着了一样,浑身突然涌起一股热意,就算自己不去注意,也觉得心里往上噼里啪啦地冒泡泡,喉结微动,哄着她道:“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董灵鹫不再重复,转头闭上了眼,困得半晌没回音,少顷才又冒出来一句:“我想……想吃了你。”

    郑玉衡低头看了看自己:“你说的是哪种……”

    董灵鹫道:“就是喜欢到要把你吃下去。”

    郑玉衡也不知道什么叫理智,被这几个字蛊/惑得忘了姓名,顺着她道:“那你来吃我吧。”

    董灵鹫没出声,但翻了个身,将郑玉衡按倒在榻上,没有章法地扯乱了他的衣衫,然后从额头、鼻梁,在亲到唇锋上,在漂亮匀净的锁骨上咬了一口,抬手在他身上写字。

    郑玉衡被她“折磨”得出了点汗,仔细甄别着她写的字,发觉是“美味佳肴”四个字。

    他耳根烧得通红,张口不敢反驳,闭口又极为不好意思。这时董灵鹫哄他出声,就唤:“钧之?”

    “……嗯。”

    “心肝儿,过来亲我一下。”她温声道。

    郑玉衡十分怀疑她究竟是醉没醉,还是仗着喝了酒,装出样子来调/戏他。

    虽然脑子里想得一片混乱,但郑玉衡还是听话地靠过去,亲了亲她。

    董灵鹫道:“你真好。”

    郑玉衡脸红道:“我……我……”

    “你的哪里我都满意。”她道,“我真想长长久久地跟你待在一起。”

    郑玉衡被直球打懵了,感觉浑身都被一股软融冒着春意的水给浸透:“我也想……檀娘,我抱你吧。”

    目前这个姿势,恐怕一会儿她要累坏了。

    董灵鹫摇了摇头,道:“乖,别乱动,我自然能把你一寸寸地吃了。”

    一寸寸……这形容词听得郑玉衡心慌意乱,他扶住董灵鹫的腰,胡思乱想了一阵,吸了口气,才说:“那你明日起来,可不许说我勾/引你。”

    他这么说,可见董灵鹫是有前科的了。

    她停下想了想,没有答应,反而俯身堵住他的嘴,将小郑大人唯一一个能拿来讨公道的器官也封住了。

    院中雨滴芭蕉,檐下水声不绝,风动树响。

    次日,董灵鹫累得腰痛,起不来身,干脆连孟诚和孟摘月回宫也不去送送,更是让慈宁宫又闭门一天。她躺了半日,郑玉衡给她好生揉着,温言安抚着,还时不时听她的怪罪:“都是你勾得我。”

    郑玉衡有冤无处诉,只得把这点混杂着甜滋味的委屈给咽下去,低头认了,说:“那你也太不经勾了,我说我抱着你,你不肯……”

    董灵鹫凉飕飕地飘过去一眼。

    郑玉衡连忙停下,小媳妇儿似的给她揉腰,嘴上顺着道:“都怪我,怎么就生得这么鲜嫩,这么招人疼爱,让檀娘情不自禁了呢?嗯,这真是我的罪过。”

    董灵鹫指了指身前,让他靠近。

    郑玉衡刚说完这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眼巴巴地凑了过去。

    他刚一靠过来,董灵鹫便伸手揉捏着他俊俏白皙的脸,将他脸颊揉得红了,揉面团似的发泄一通,才收回手,道:“趁人之危。”

    郑玉衡摸了摸脸,叹道:“是檀娘不醉装醉,强迫了我。就是去告官,我也有理。”

    “你告什么官?”董灵鹫挑了下眉,道,“落进我的掌心里,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郑玉衡按到酸痛的地方,董灵鹫话语一停,转而自言自语道:“……我哪来这么大兴致……”

    ……

    春秋匆促。

    小皇帝推行的几处新政都有见效,他有郑玉衡襄助,又时常跟孟摘月和一众贤臣商议事宜,做事从不独/裁专断,四海之内广有贤名,都说孟诚虽无先帝果决英武之风,但宽厚仁爱,是对黎明百姓极好的仁君。

    自然,他最重用的一位臣子,就是既算不上豪门出身、也说不上太过寒微的郑钧之郑大人了。

    《大殷律疏议》几次经历更改删减,终于得以全国施行。而监督此事的正是公主殿下。公主正式继承了王明严先生的衣钵,作为他最小、但是最为特殊的一个关门弟子,以女儿身在朝中参政,并且传言说她立志不再婚配,将以大殷刑律公正为夫,毕生为之经营。

    小皇帝刚琢磨着她几年不改口味,也不再吵嚷着找面首了,说不定可以管管,随后就听闻她如此宣布——处置许祥的心一下子又歇了,小妹身边若是一辈子没个伴儿,岂不比看上太监还更可怕?

    如此过了五年,小太子取名为孟锳,已在重华宫上学。

    孟锳是由郑玉衡一手教导的,他倒是有名义上的太子太傅,但那位老先生只是挂个名字。重华宫诸多先生,其余的几人虽然博学,但说得道理、讲得话,不如郑玉衡所讲的深入浅出,平实易懂,合他心意,于是孟锳只当他是老师,也只像跟屁虫似的跟在郑玉衡后头请教。

    两人一来二去,感情非比寻常。孟锳时常叹息,跟郑玉衡道:“老师,你要是我的亲眷便好了。”

    董灵鹫一向不管孩子,可锳儿格外跟皇祖母亲近,虽然备受宠爱,但谦卑孝顺,很有君子品格。

    两人的关系一向瞒着孩子,就算这么多年过去,已经默契到一个眼神就能知晓其意,但在孟锳面前,郑玉衡只得装得正正经经,董灵鹫也从来都郑重端庄,等太子回去之后,两人才把这口气卸了,也不装着生疏,该睡觉就睡觉。

    但瞒得了一时,岂能瞒得了一世。

    一日,郑玉衡进了慈宁宫,将董灵鹫没喝的补药吹了吹,备上冰糖蜜饯,哄着她喝了,她喝完药,忽然道:“今日锳儿问我,他唤你什么才好。”

    郑玉衡话语一噎,半晌道:“你怎么说?”

    “我说你无论见了什么,听了什么,都一样叫郑大人为‘先生’或‘老师’,不必管其他的。”

    郑玉衡琢磨了一会儿,道:“他不会觉得我这样大逆不道,日后掌握权力了,就想办法砍了我吧?”

    董灵鹫笑道:“这可说不准,可到他继位的时候,你早陪哀家下地府了。”

    郑玉衡道:“也是。”便放下心,凑过去亲了亲她,“那我多讨好讨好太子殿下,让他以后修撰史书的时候,把咱俩写得亲近点。”

    董灵鹫笑眯眯地道:“你要害我的名声?”

    郑玉衡说:“什么贞节牌坊,你是最不在乎的。有我害你的名声,说不定后人见了,还觉得皇太后陛下与众不同,格外需要拿出来讲一讲呢。”

    董灵鹫思索片刻,道:“也有道理。”

    “那时要是能捎带着提起我,别把我跟陛下放在一起,烦着呢。把我跟你的事说得多一些就好,”郑玉衡斤斤计较地道,“先圣人记在天子传上,除了社稷之功外,最好也别提什么儿女私情,免得我嫉妒……还要把你的辛苦也全都记载上,我督促教导锳儿,他一定能明白。”

    董灵鹫微笑着看他,只道:“好。”

    其实两人都明白,在浩瀚厚重,如同沧海的史书当中,有时区区十几个字,便写尽了一生,后世的考证、纠察、发现,都属于冥冥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到时候究竟怎样,究竟会如何理解、如何看待,当世的人,根本无法知晓。

    但也正因为这冥冥之中、意料之外,或许在多年后的某一日,会有来自后世不知多少年的学者,在每一个字砖墙缝里考究,或许有读史的学生,在满篇车辙滚滚与无尽的年岁洪流中,探寻到轻描淡写的几笔艳影,捕捉到一片旷世荒唐的风月故事。

    可能没有人发觉,史书散佚,没有人知道。

    也可能千年万年之后,笔墨留声,所有人都听过。

    光阴有限,风月无边。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为了完美HE的阅读体验,所以将“生死相随”部分切割开,后续可能在番外中播出(哪一章番外说不定)

    不想吃一点点玻璃碴子的注意跳过这章番外,我会在标题或者提要里标出来这四个字的哦!

    明天休息一日,后天开始更新番外,日更~,如果有想看的番外可以在评论留言告诉我,我会酌情挑选一些来写~副CP番外将会在提要里标明,不想看可以跳过哦。

    感谢各位的一路陪伴~还有章章留评的小天使们,非常感谢你们!

    等写完番外后我会抽空修改文章错字和BUG的,可以将书移入已阅读,这样就不会被“有修改”影响到了哦。啵啵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皇宠[宠物小精灵]我,直播创造精灵[综港]穿越港综后,我,行善积德[综漫]吐槽役的我朋友都很怪咸鱼穿书后怀了皇帝的崽 [强推]蓄意陷阱成为二次元英雄末世之星际争霸人鱼皇妃望穿古今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