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澄澈-第101章 番外

乐读窝 > 散文 > 澄澈

第101章 番外

书籍名:《澄澈》    作者:青狸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备忘录和额头疤

    番外1    新年;

    天寒地冻的,  两人在沈凡那边住下,筹备过年。

    此时沈老师在厨房煮饭,程澈在屋里逗猫。

    程有缘上桌一个连跳,  踩到了程澈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只听啪嚓一声。

    手机大头朝下栽倒在地。

    一声哀嚎从卧室传出。

    沈凡在厨房都激灵了一下,磕了两下大勺问:“怎么了?谁踩你尾巴了?”

    “沈凡,我手机坏了。”程澈看着手机屏幕上从头到脚的一条大裂缝,“它裂开了,  怎么办,他还能抢救吗?”

    “你翻翻抽屉,”沈凡说,“我之前那个手机还能对付,你先用一下。”

    “哦。”程澈瞬间冷静了下来。

    他打开抽屉,  找了找,看见了沈凡之前的电话,程澈拿出来充电,不一会儿开了机。

    这个手机以前就有他的指纹,他扫了下就打开了。

    “这给我用啦!”程澈喊了一声,“没啥秘密吧。”

    “没有。”沈凡说。

    程澈把卡换了进去。

    通讯录导入。

    重新打开微信,  登入自己的账号。

    “程澈,”沈凡在客厅喊了一声,“吃饭了。”

    程澈那边没动静。

    沈凡皱着眉推开卧室门,看见程澈整盯着手机看。

    沈凡走到跟前,  看见程澈正在翻备忘录。

    “你这属于偷看日记行为。”沈凡说。

    “你说的给我用。”程澈看着上面的记录。

    从车祸开始,  这些简短的便签记录了沈凡当时的状态。

    -害怕。

    -手都在抖。

    -ICU;

    -这是场噩梦;

    -醒不过来了;

    -骨灰;

    ..

    -会永远爱你;

    -不会忘记;

    -我的代价;

    -回家;

    -他们恨我;

    -不想走;

    -还是想你;

    -断裂;

    程澈知道这是过去的事,  沈凡也都已经疗愈,  但猛然看到了还是挺心疼的,  他伸手勾过沈凡的腿摸了摸。

    再往下出现的内容就开始出乎他的意料了。

    -程澈;

    -亲我脸;

    -文身;

    -躁郁症;

    -开始躁狂;

    -遇见程澈第二次哭;

    -亲;

    -跟程澈做了爱;

    程澈越看脸越红。

    还他妈的点名道姓的。

    和,程澈,做了..

    这么直白的记录在手机上,非常臊人。

    让程澈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真是,”程澈皱眉,“什么都记呢。”

    “啊,”沈凡淡淡地说,“算是印象深刻了。”

    程澈难心地皱眉,指了指一条便签说:“这个亲我脸,这个什么时候?”

    “就第一次我跟张铭见面,”沈凡说,“你晚上回来亲了我。”

    “啊?”程澈张大嘴。

    沈凡垫了下他的下巴:“啊什么,压着我亲的。”

    “我操,我有那么色吗?”程澈说。

    “有。”沈凡说。

    程澈无语,继续往下看,再往下又有点揪心。

    -他走了;

    -开始抑郁;

    -不能倒下;

    -克制;

    -无法控制;

    ..

    沈凡在抑郁期间程澈看到过,沈凡在挺,绝不肯倒向消极。

    这样的沈凡,程澈很佩服。

    直到那条「表白」,沈凡开始逐渐好转。

    再往后,就又画风突转,开始情/色的日常,怪不得沈凡以前连高考那阵多久没做都记的。

    合着全存备忘录里了。

    到他高考,里面记录了几条程澈的状态还是沈凡的心情。

    一瞬间所有回忆被这些简短的话带回了那些时光。

    那些奋斗过的时光,总是沉甸甸的。

    收获颇丰。

    程澈勾起了嘴角,往下看,一直到后面。

    倒数第二条是:分手了;

    最后一个是:我不想忘记你;

    我不想忘记你,就那么一句话。

    是沈凡最坚定的誓言。

    “我不想忘记你。”程澈抬眼看他,小嘴一瘪,很感动的模样,眼睛都要变成星星了。

    沈凡冷着脸,关掉手机说:“赶紧吃饭!”

    番外2  很多年后;

    “沈大夫,下班啦。”护士长说。

    “嗯。”沈凡换下了白大褂,坐在神经外科诊室的门口。

    “今天我看往你这跑的人挺多的。”护士继续跟他聊天。

    “嗯。”沈凡应了一声。

    把天聊死了。

    护士尴尬笑笑:“您这是在等人?”

    沈凡这回连嗯都没有了,只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走廊尽头。

    护士跟着看了过去。

    一个人瘦高的人影朝着这边跑来,沈凡站身,对护士点下头:“先走了。”

    “呃…”护士笑了下,“好。”

    沈凡迈着大步很快和那人走了个面对面。

    “接人下班,让人等?”沈凡看着他。

    “路上堵车了,”程澈笑了笑,“久等了。”

    沈凡叹了口气,和程澈并肩朝着医院外走,路过着整个急诊科室。

    “今天忙不忙?”程澈问他。

    “还行,”沈凡说,“你呢?”

    “我也还行,”程澈说,“项目结束了,要喝酒,总打圈喝,跟玩命似的,我没去。”

    程澈迎面走过来一个小孩脑袋上捂着血毛巾,孩子妈妈急疯了似的,四处问人:“怎么走,怎么办?”

    “急诊在这边,”沈凡叫了她一声,“跟我走。”

    孩子妈妈抱着小孩儿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跟着沈凡。

    “你等我一下。”沈凡回头对程澈说。

    “好,”程澈也很急切,“你快去吧。”

    沈凡跟着进了科室。

    程澈在走廊靠着墙边站着等待。

    过了挺长一阵,沈凡从里面出来,程澈还听见几句道谢。

    “完事了?”程澈问。

    “嗯,”沈凡说,“已经清创缝合了。”

    “哦…”程澈也舒了一口气,“看着太吓人了…你每天是都需要处理这个吗?”

    “不坐急诊,也很少。”沈凡说。

    “哦…”程澈说,“是个小姑娘吧,你给没给人家缝漂亮点儿,别留个大疤。”

    沈凡斜了他一眼:“质疑我的技术?”

    程澈笑着看着他,忽然抬头戳了戳他的脑门:“我一直没问,你这儿,这个疤怎么弄的?”

    “小时候有个小男孩儿,”沈凡摸了摸那个印儿,“拿了个那种塑料的宝剑,给我戳了。”

    “你小时候也挺彪啊,”程澈说,“你是不是也拿个剑跟人拼去了?”

    “他,给我弄的,”沈凡说,“我什么都没干。”

    “让人欺负了?”程澈说。

    “没有,”沈凡说,“没欺负我,他不是故意的,那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突出来了,划了一下,当时出血不多,但就是留疤了。”

    程澈笑了笑:“我知道,我小时候也老玩那宝剑,有的还能伸缩呢,我好像也给别的小朋友划过一下。”

    “他那个就能伸缩。”沈凡看着他。

    程澈顿了顿:“你在哪弄的?”

    “桉城公园,大拱门前面的广场。”沈凡快速地复述出来。

    时隔很多年,他记得很清楚。

    程澈咽了咽,眼睛瞟向别处,忽然开朗地说:“咱们今天出去吃吧!”

    “程澈..”沈凡拽住他,“是你吗?”

    20年前,桉城公园广场。

    公园很大,后面有个游乐场,周末有挺多家长都带孩子来。

    广场一道摆了个几个小摊,打的,套圈的,卖烤肠的,什么都有。

    “小凡同学,喜不喜欢这个?”周茜从小摊旁边拿下来个齐天大圣的面具,遮在自己脸上问她儿子。

    坐在货摊旁边的小石凳子上的小孩苍白纤瘦,乌溜溜的眼珠盯着手里的算盘,听见声音,抬起头看了眼,对周茜说:“不喜欢。”

    “这么好看!你居然不喜欢,”周茜把面具拿下来,很惋惜地说,“你不喜欢我怎么买..”

    “妈妈买吧。”沈小凡低下头,哗哗摇了两下算盘,用手指一点点的拨。

    周茜漂亮的长眉微蹙,把面具放了回去,又抽出一根「金箍棒」来,按下按钮还会闪光。

    “喏!这个!”周茜说,“凡,这个帅不帅!要不要?”

    沈小凡拨着算盘在心算,压根没抬头。

    周茜撅起嘴:“嘁!你不要我要!”

    周茜去付了钱。二十来岁当妈的,一般自己玩心都没散,说是配孩子玩,其实自己更乐。

    周茜买了金箍棒,坐到沈小凡旁边,看着他手上算盘,拨出来个数。

    “这是多少?”周茜问。

    “六千五百六十一。”沈小凡稚嫩的声音说。

    “哦,”周茜说,“今天老师幼儿园老师教你们认识算盘了啊?”

    “今天已经教了珠算口诀。”沈小凡说。

    “哦..”周茜扯了扯嘴角。

    沈小凡张嘴要给周茜背一段。

    “等一下小凡!”周茜说,“回家背,今天出来玩,你运动运动好不好?玩会儿秋千?”

    沈小凡眨着眼睛看了看周茜,把算盘放在了周茜腿上,跑到了健身器材那边。

    周茜把算盘进背着包里,跟着起身跟在身后,手里还不忘拿上金箍棒。

    走到一半,就发现沈小凡跑了回来,到她身边。

    “怎么了?”周茜问。

    “有人了。”沈小凡说。

    周茜朝着秋千那边看去,发现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小男孩在荡秋千。

    男孩顽皮,荡得很高。

    女人一直在说:“慢点,慢点,太高了。”

    “这么穿真好看啊。”周茜看着年轻女人,穿着一袭宝蓝色露肩连衣裙,穿着双黑色高跟鞋,一打眼就是大美女。

    “你等他玩完,我们也可以去玩,”周茜拉着沈小凡的手,低头对他说,“你现在也可以看看别的。”

    沈小凡没有说话,看着秋千上的小男孩,视线跟着那秋千不停的来回。

    女人好像听到了周茜的话,也留意到沈小凡的巴望等待。

    她对着秋千上的小孩儿说:“你下来,让弟弟玩会儿。”

    本以为都是这么大的孩子,不会让份,拿到喜欢的,轻易不会放手。

    但秋千上的孩子竟然慢慢减速,最后用脚刹住,听着那鞋底磨得沙沙直响,小屁股一抬,从秋千上下来了。

    “不用的,”周茜歉意地笑,“小朋友你继续玩。”

    小男孩指了指秋千说:“给他玩。”

    “那谢谢你呀。”周茜说。

    她拍了拍沈小凡:“你去吧,哥哥让给你玩了。”

    沈小凡走了过去,安静的坐在秋千上,也不荡,小男孩过去推了他的背一把,被他妈妈制止:“你别把人家碰坏了。”

    “没事儿,”周茜说,“男孩调皮一点可以,我家孩子太闷了。”

    沈小凡很早慧,似乎是知道他妈在说什么,瞪着眼睛看她。

    周茜冲他摊了下手。

    沈小凡被身后的孩子悠起来,也不算很高,总有双小手在他背后护着。

    沈小凡回过头看他。

    是很漂亮的小男孩,眼睫浓密,笑起来唇红齿白的,看着像个小丫头。

    “我不玩了。”沈小凡对他说。

    “哦。”小男孩很懂分寸似的,停下了手,问他,“那你想玩什么?”

    沈小凡没说话。

    小男孩看向周茜,又转过头看向他:“那有金箍棒,我有宝剑,我给你看!”

    小男孩跑到他妈妈身边,伸出小手。

    他妈妈千叮咛万嘱咐:“玩可以,千万别弄碰到人家的眼睛,别往脸上比划。”

    “嗯!”小男孩爽朗地应了一声。

    沈小凡这时候也到了周茜身边,朝她要算盘。

    周茜挺费解的:“算盘有什么好玩的,有孙悟空酷吗?我最喜欢孙悟空了。”

    “妈妈喜欢,”沈小凡说,“我不喜欢。”

    “你很直接啊,凡。”周茜有点无语。

    一双小手还冲着她举着。

    周茜无奈去包里掏算盘,忽然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给你看!”

    周茜抬起头,看见小男孩正向沈小凡展示一个黄色剑柄的宝剑。

    挺粗糙的做工,但孩子都很喜欢。

    沈小凡往后退了一步。

    小男孩又上前一步。

    周茜推了沈小凡一把:“去,跟哥哥玩吧。”

    听到这段话,小男孩像是拿到了批准,拉着沈小凡的手就往草地上跑,想要在阳光下展示那把剑。

    男孩的妈妈走过来,歉意地对周茜说:“我家孩子调皮,还不认生。”

    “挺好啊,”周茜说,“活泼点儿多好!”

    女人笑了笑。

    两个妈妈站在树荫下聊天,远远地看着孩子们玩闹。

    主要是小男孩在闹。

    “你按一下这个,”小男孩指着剑柄上的按钮,“你按。”

    沈小凡听话照做,宝剑发出了「乒」的一声。

    沈小凡皱起眉头。

    “好玩吧!”小男孩得意洋洋的,“借你玩。”

    他把宝剑塞了沈小凡手中,沈小凡又按了两下。

    乒乒!

    沈小凡觉得不好玩,还是没算盘好玩,小眉头皱得更深了。

    小男孩觉得他没得乐趣,是不会玩的原因,耐心的教学:“你晃两下。”

    沈小凡没明白。

    小男孩指着自己的肚子:“你打这里。”

    沈小凡照做,用剑轻轻戳了他肚子一下。

    小男孩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不是这么玩的。”

    他把剑拿过来:“这么玩。”

    他挥舞起剑来,在天空中画了个「8」。

    最后这一下,荡到了沈小凡的额头。

    8没画完。

    从额角缓缓溢出血来。

    沈小凡倒也没哭没闹,只是目光看向了周茜。

    两个妈妈留意到,一下全跑了过来。

    “你弄的?”年轻女人有些严厉看着男孩。

    小男孩点头承认了。

    周茜查看伤口,从包里掏出来纸巾,沾了沾问他:“疼不疼?”

    沈小凡摇头。

    “告诉你,”女人对着男孩说,“不要调皮!不听话!快道歉!”

    小男孩看着他,可能觉得自己没做错,不想道歉。

    沈小凡看着男孩漂亮的眼睛没说话。

    “没关系的,”周茜说,“小朋友不是故意的,他没事儿。”

    “真没事吗?”女人关切地问。

    “没事儿!”周茜一笑,让沈小凡自己捂着伤口。

    “那就好,”女人一把拉过小男孩的手,“实在对不起啊,怎么都不说话,也没哭呀,挺坚强的孩子啊。”

    “没什么,我家孩子就这样,”周茜说,“不爱吱声,之前幼儿园老师都让我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上学了就搬个小板凳在门口等我,谁跟他说话,他都不说,哈哈哈…”

    沈小凡皱眉看着他妈。

    周茜又瞄了眼沈小凡的眼色,尴尬笑笑。

    年轻女人也温柔笑笑说:“那我们先走了。”

    “嗯。”周茜大方点头。

    女人拉着小男孩的手往路边走,小男孩一步三回头,女人说:“走吧,姐姐要放学了,回家等姐姐吧。”

    小男孩还在回头看。

    “你没事吧?”周茜蹲下身来,揭开手绢,血已经晕开,也快干了,“我看着是没事。”

    沈小凡一直在看那个小男孩的背影,忽然男孩掉回头冲他跑了过来。

    周茜也一愣。

    小男孩走到沈小凡面前,踮起脚吹了吹沈小凡额头的伤口:“吹吹就不疼了。”

    沈小凡愣愣地哦了一声。

    周茜哈哈笑了起来。

    “走啦,程澈!”年轻女人在远处喊道。

    小男孩不舍地松开手,朝着他妈妈跑去。

    周茜笑着站起身,拉着沈小凡的小手看着那母子俩的背影,遗憾地说:“唉!我忘了问她高跟鞋在哪买的了。”

    沈小凡看了眼他妈。

    “你说妈穿露肩的连衣裙能好看不?”周茜低头看他。

    “不好看。”沈小凡说。

    “好吧。”周茜说。

    “妈妈现在最好看。”沈小凡说。

    周茜幸福地笑了起来,又蹲下身亲了亲沈小凡小脸儿。

    “木嘛,木嘛。”周茜左一口右一口的,“小凡最好,你也亲一口妈妈。”

    沈小凡学着周茜的样,微微撅了下小嘴,亲了亲空气…

    “是我吗?”程澈含糊地说,“我不记得了。”

    “你小时候照片有没有?”沈凡问。

    “没有没有,”程澈说,“我小时候没照片。”

    沈凡眯了眯眼睛低头打开手机,去翻程澈他姐的朋友圈。

    “你干什么?”程澈问。

    “你说过你外甥特像你,”沈凡说,“我看看他就知道了。”

    “是我!”程澈攥住他的手,“不用查证了。”

    他呲起牙笑:“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沈凡夹了他一眼。

    “那怎么办?”程澈看四周没人,在他脑门上亲了口,“对不起嘛。”

    作者有话说: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太后皇宠[宠物小精灵]我,直播创造精灵[综港]穿越港综后,我,行善积德[综漫]吐槽役的我朋友都很怪咸鱼穿书后怀了皇帝的崽 [强推]蓄意陷阱成为二次元英雄末世之星际争霸人鱼皇妃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