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第五百五十三章 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终章)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第五百五十三章 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终章)

书籍名:《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作者:白天太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光芒填充着感官世界,那是【全知】引来的知识追逐。

    在知识的簇拥下,宁修远于只言片语中所揭露的隐秘,远不如黎明看到的景象惊悚可怖!

    她的“愿望”实现了。

    真实之人竟然成功戴上乌波萨斯拉的神冠晋升外神!

    让时间拨回数息之前。

    那时的灰色伊卡,恍如一片堆满腐烂泡沫的白色海洋。

    在这挤满脓疮的海洋中,乌波萨斯拉恰如一道盛着恐怖菜肴的鲸落,诅咒着荒谬而谵妄的神宴魔筵。

    在盛筵首席,头颅收集者·海德拉发出尖锐的窃笑声,欢喜的抱着一团流脓的原生质血肉,贪婪舔食着,这正是乌波萨斯拉的头颅。

    在宴席一侧,藏骸所之神·莫尔迪基安拖拽着白色蠕虫那僵白身躯,驱赶着抢食而来如鬣狗般的旧日支配者。

    在盛筵之央,不净者之源·阿布霍斯如同可憎猪倌,坐在乌波萨斯拉身躯上,驱赶着父神的脏器,让那恶臭心脏、蠕行胃袋、蛄蛹肠道,爬出腔室,张牙舞爪,耀武扬威!

    在宴席阴影里,蜘蛛之神吐着白丝,在父神空荡荡的腹腔中,编织着腐败填充物,妄图窃取父神的脊骨。

    以外神之尸骸摆出的圣餐,远不止于此。

    在灵魂维度,空无之死·宁布洛斯驱赶着灵魂掠食者,撕扯着乌波萨斯拉依旧沉睡的灵魂;

    痴愚者·苏克纳斯,如飓风般扭曲旋转,紫色和金色符文伴随其中,咀嚼着名为恐惧之佳肴。

    在那更低或更高维度中,在那乌波萨斯拉身躯延展的边边角角里,一头头旧日外神如同可憎老鼠,在窃窃私语中,在嘲讽讥口里,啃食着骸骨灵魂。

    那令人作呕而可憎的一幕,远超黎明之想象!

    她从未像现在这般了解外神,那蔓延无数维度的庞大身躯,是血肉的繁殖,是权柄的具现,亦是贪婪灵魂的臃肿扩张。

    但此时,祂却成了无数生灵的血食。

    一头头神话生物,沐浴在鲜血中,徜徉在恐惧里,在外神的遗蜕中,加冕旧日王冠。

    也有一头头旧日无法忍受乌波萨斯拉的诅咒和污染,陷入颠痴疯狂。

    蓦然!

    正在进食的旧日外神们,倏然停了下来,看向灰色伊卡的深处。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令祂们亡魂皆冒,灵魂僵直。

    “父神?不——”

    突然!不净者之源·阿布霍斯发出惊恐万分的尖叫声,祂嚎叫着,抛下父神的脏器,逃入伊夸洞穴!!!

    “嗡——”

    一根蛛丝骤然拉紧,那是蜘蛛之神的惊恐,祂像姊妹阿布霍斯一样,放弃了刚刚编织的神躯洞穴,遁入超维通道。

    两位外神旧日的动作,如同鼹鼠的示警,惊动无数可憎存在!

    祂们惊恐万分的发现:

    ——外神·无源之源竟然复活了。

    “走开,恶臭腐烂的蛆虫,不要再啄那溃烂的血肉,那是乌波萨斯拉存在过的证据!”

    低沉的声音,从那灰色伊卡深处传来。

    ——是乌波萨斯拉……不不……乌波萨斯拉已经死去!

    ——这是……这是可敬的、伟大的、无源之源·宁修远!!!

    祂是怎么做到的?

    贪婪的蛆虫们,如同恶臭鬣狗一般,惊恐得四散逃离。

    即便是远离,祂们依旧忍不住回头眺望那复苏的可怖。

    恐惧、困惑、迟疑……淹没了祂们坚如星石的灵魂,令祂们在窒息的惊悚中,肺腑皆崩。

    此时,唯有被知识追逐的黎明知晓一切!

    逆转时空的贝尔托里斯巫术,执行了【隐秘门徒】之仪式;

    在白色蠕虫吞噬乌波萨斯拉时,服下【影子女巫】的宁修远,亦潜伏在阴影中,窃取着乌波萨斯拉的本我。

    在白色蠕虫完成对乌波萨斯拉伊利德海姆化之前,影子已经在野性迸发中,狩猎了主人,完成了命格的转换。

    伟大的真实之人,愚弄了伏行于阴影中的愚蠢之徒!

    祂们耐心的潜伏等待,成了真实之人转化之时的最强庇护。

    那么问题来了?

    服用【影子女巫】加冕旧神位格的真实之人,怎么可能虫吞巨龙,窃取外神·无源之源·乌波萨斯拉的命格?

    原因很简单,宁修远贩卖了未来,借用了未来力量。

    【野性狩猎】

    ——时间的眷者,四维的宠儿,迷雾渗透之时,时光归于猎人脚步。

    ——即,在力量允许范围内,可以使用过去或未来力量。

    这是宁修远执行计划之前,面见姆西斯哈所获取的承诺;

    也是他洞悉姆西斯哈真正目的之后的底气所在!(第543章)

    时间是一个原点。

    未来决定着过去!

    真实之人回应了未来的期盼和预言,戴上了乌波萨斯拉遗失的神冠,成功晋升外神。

    这一刻,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黎明那充满尖叫和惊悚的内心!!!

    她意识到,她所有的隐忍蛰伏,在这一刻,丧失了全部意义。

    同样,分食乌波萨斯拉的旧日外神们,也丧失了全部意义。

    ——除了停留在那一刻的口舌之欲,如果有的话。

    祂们愤怒,喘息,唳啸,咒骂,恐吓,最终只能无可奈何的离去。

    事实上,面对恢复理性的无源之源,那些羸弱的旧日支配者们,早已仓皇躲进群星背面、宇宙深渊,在阴影褶皱中瑟瑟发抖。

    因为祂们唤醒了有着吞噬生命本能的可憎存在!

    ……

    ……

    将时间拨回正轨。

    在全知维度中,乌姆尔一如既往如剪影般,飘荡在名为时空的媒介上。

    面对宁修远的质问,祂坦然道:

    “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知晓大门所在,祂即是门,也是门匙,亦是看门者。既然是门,又怎么打开门,让姆西斯哈离开?”

    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令宁修远陷入沉默。

    乌姆尔继续道:

    “我们就像吟游诗人传唱的英雄,作家笔下的角色,即便在诗歌中,在书里无所不能,那书外的世界,对我们来说依旧是一片空白,不可名状,难以描述,无法触及。”

    “伟大的核心混沌阿撒托斯创造了我们,也桎梏了我们,我们在刹那中永恒,在永恒中衰朽。”

    乌姆尔平静的诉说着,虽然祂信息的传达,早已脱离语言这种低级方式。

    “这么说,姆西斯哈和祢们是一伙的?”

    宁修远笑了。

    姆西斯哈和犹格索托斯之间的战争,或许犹如稚童眼中的父母打架;蝼蚁触角感知到的混乱激素。

    那不是战争,那是尝试离开的努力。

    只是动静大了点。

    超出低劣生物的理解。

    “如果相同的恐惧算是结盟的话,那祢说的没错,真实之人。”乌姆尔回答道。

    “呵……”

    宁修远脸上的笑容愈发讽刺。

    “我不明白,为何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如果犹格索托斯等外神是为了离开,为何最初不直接哄骗他签下契约带祂们离开?

    “祢是污染之源、腐蚀之海、旧日之冢、宇宙脓疮,我们需要时间搭建渡海之舟,也需要用宇宙稀释祢的污染。”

    “更需要祢的同力协契,外神·无源之源·乌波萨斯拉就是我们最好的船票!”

    乌姆尔显得十分坦然。

    这一刻,在这充斥全知的海洋中,倏然掺杂上一缕缕不可名状之恐怖存在。

    那是千面之神·奈亚拉托提普、至高母神·莎布尼古拉斯、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廷达罗斯之霸主·姆西斯哈……以及一些更加难以辨认存在的万古奇异!

    曾经根本无法承受这恐怖的宁修远,此时,睹之如见同类!

    不!

    祂和祂们本就是同类。

    因为祂是外神·无源之源·宁修远!

    享有奈亚、犹格、莎布……同等之位格存在。

    饱含讽刺的自嘲之色在宁修远脸上浮现,他环顾四周,超越言语的信息在外神那无法形容的感官中流淌。

    他扭头看向黎明:“能让你笃信不疑的许愿之人,一定是阿撒托斯对不对!”

    黎明怔住了:“原来,祢早知道了。”

    宁修远露出一抹自嘲,没有回答黎明,在验证过猜测之后,他再次看向乌姆尔:

    “审判之星·格赫罗斯曾说,白色蠕虫是祂的馈赠?这是……真的吗?”

    乌姆尔答:“我们只负责结果,结果的过程交给权柄!”

    宁修远不出意外的点了点头:“混乱和疯狂是这个宇宙的本质,依托于宇宙而生的权柄,也将是混乱和疯狂的。安排我的命运,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嘶——”

    一道急不可耐的、碎裂的、仿佛玻璃碎片在耳边摩擦的低吠声传来:“真实之人,凝聚神性之时,既是兑现诺言之日,该祢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宁修远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终于明白格琉沃三柱神,为何会有三柱神之称号!”

    “祂们说的没错,背弃种族和自我的我,终将在永恒深渊中忏悔,在无垠冥土中哀嚎,在无尽虚妄中寻求可悲的救赎!”

    声落,【全知】维度中,骤然扭曲沸腾起来!

    球状光芒,在碰撞中,迸发出刺痛灵魂的柔软,那是外神们的难以置信和恐惧的情绪具现。

    “住手!!!祢我的命运早已绑定,杀了我们,亦将等于杀了祢自己!”

    无法形容的愤怒,涌入宁修远那脆弱的大脑。

    因为就在这时,审判之星·格赫罗斯那可憎的、贯穿脑髓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天籁之音,陡然在灰色伊卡外围空间响起。

    “呵呵……”

    宁修远一脸戏谑看向那可憎存在,满脸满意地笑了。

    “格赫罗斯终将唤醒阿撒托斯,一切虚妄亦将归于真实!我是祢们的渡海之舟,也是祢们的覆舟之海!”

    “我们能流放审判之星一次,就能流放祂第二次!”

    “是吗?那祝祢们好运。”

    “为什么?为什么要执意唤醒阿撒托斯?莫非祢就是阿撒托斯……”

    “背弃种族?这就是祢的理由?这是何等可笑而无聊!”

    “不……我们可以签订契约……”

    “地球永为汝之眷星!”

    肆意的信息,刮起遮天风暴,在千疮百孔而疲惫的灵魂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印记。

    在那愤怒和挣扎的背景音中,宁修远仿佛梦中呓语,发出不舍呢喃。

    “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我的狐狸精男友重生之舞王的契约情夫美人加冕澄澈太后皇宠[宠物小精灵]我,直播创造精灵[综港]穿越港综后,我,行善积德[综漫]吐槽役的我朋友都很怪咸鱼穿书后怀了皇帝的崽 [强推]诸天之掌控天庭凤凰台上忆吹箫腹黑萌宝闹翻天最强狂婿猛鬼收容系统异界之无耻师尊末日侵袭神算天师无敌僵尸王异常魔兽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