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你比钻石闪耀-第43章 正文完结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你比钻石闪耀

第43章 正文完结

书籍名:《你比钻石闪耀》    作者:倚梦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前一晚没经验,  大多数时间都用来摸索了,加上怕吓着林晚,陆既沉始终在尽力克制自己,  最后也只是浅尝辄止。

    而昨晚,  感知到林晚的配合与投入后,  他终于能够带着她一起,  尽情体会男欢女爱的美妙。

    陆既沉是从未有过的亢奋。

    以至于一遍又一遍,完全忘记了时间。

    而纵欲过度的后果,是林晚第二天迟迟起不来。

    等到她终于睡醒,已经是将近中午的时间了。

    而且,  还是因为肚子饿了,才醒的。

    陆既沉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洗漱好从房间出来,  随手点开手机,  见他八点钟的时候,有给她发过消息:

    【我先去公司了,  你在家好好休息,  厨房有吃的。】

    瞧瞧他给她发送消息的时间。

    八点。

    再看看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十一点零三分。

    啧,林晚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腰肢,不由得暗暗感慨:陆既沉的精力和体力有点超乎她想象的好了。

    毕竟昨晚折腾成那样,  他今天都还能早早地去公司工作,简直超长待机。哪儿像她呀,  睡懒觉不说,  这会儿还浑身跟被车子碾过一样,  导致整个人都还提不起劲儿呢。

    精神也浑浑噩噩地,  林晚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经过餐厅时,随手将手机放在餐桌上,懒洋洋地走进厨房里,找陆既沉给她留的早餐。

    她自己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吃的时候,苏佩雯突然给她打来电话。

    她空不出手去接,划通后,打开了免提。

    “今天上午已经跟LU签好代言合同了。”苏佩雯在那头提醒她工作行程,“我下午过去接你。

    林晚咽下嘴里的食物,说:“好,我知道了。”

    把早餐当午餐吃了后,林晚跟猫咪玩了会儿,等再次接到苏佩雯的电话后,回到房间的衣帽间,将自己的行李箱打开,随便找了套外出的衣服穿上。

    然后她墨镜口罩遮面,戴上帽子出门去了。

    她上车的时候,一弯腰,因为穿的上衣宽松,脖子到领口那一块都露出来了。

    车里的苏佩雯恰好转过头,一不小心就瞧见她脖子和锁骨,甚至微微敞开的领口里面,都有明显的吻痕。

    林晚自己没有意识到,在旁座坐好后,拉上车门。

    苏佩雯突然既喜又忧,“跟你老公恩爱是好事,但是晚晚,你是女明星。”

    她伸手拨了拨她的头发,企图用头发把那些吻痕盖住,“你这样很容易被别人抓到把柄。”

    林晚跟着她的手低头看了看,猝不及防看到自己胸口上的痕迹时,突然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

    “啊,不好意思。”她脸一红,顿觉尴尬,赶紧整理了下头发和按了按领口,“我以后注意。”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苏佩雯将她带到了摄影棚。

    代言人的形象需要跟产品完全适配,所以当天下午,闪耀系列的设计师季暖,也来到了摄影棚。

    众人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然后就开始各司其职。

    化妆室里,化妆师在给林晚上妆的时候,毫无疑问,发现了她脖子和锁骨上有吻痕。

    化妆师开始想办法拿东西帮她盖,林晚想起苏佩雯提醒过她的——她这样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然后,她只能讪笑着说:“南洲虫子真多,我才来一天,就被咬了。”

    本来化妆师还面无表情,听到她这么一说,突然忍俊不禁。

    林晚:“……”

    得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对,你说的对。”化妆师笑归笑,但还是很给面子地附和她。

    但是林晚看她笑成那样就知道,对方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说法。

    而且在帮她遮住脖子和锁骨的吻痕后,化妆师又特别细致地问了下她,“胸口这一块有没有?”

    说着,对方还拿笔刷隔着衣服大致在她胸前划了个范围。

    显然是待会儿要穿抹胸裙之类的,林晚低下头,掀开领口看了下,脸蛋瞬间通红。

    “……有。”她小小声地说了个字。

    化妆师再度笑起来。

    从业那么多年,林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羞耻得直咬唇,脸上又红又烫。

    但是她只能配合地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哪儿也逃不了,任由尴尬在空中蔓延。

    后续因为经常容易被蹭掉,化妆师需要频繁给林晚补妆,林晚觉得给对方造成了一定麻烦,趁着休息的时候,不由得给陆既沉发消息批评他:

    【你以后亲我的时候,不可以亲那些会被别人看到的地方。】

    过了会儿。

    陆既沉回复道:【好,我以后尽量只亲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林晚:“……”

    被他这么一说,怎么变得那么邪恶了呢?

    **

    由于代言的是整个闪耀系列的作品,林晚需要配合拍摄的定妆照也就是对应的一个系列,所以她需要不断更换服装、造型和妆容,工作量并不小。

    她先前拍戏受过腰伤,昨晚纵欲过度后,今天上午就已经隐约感觉到腰部不舒服了,加上下午大量的工作,导致她腰部直接承受不了了。

    陆既沉傍晚过来接她的时候,她弯腰上车时,感觉腰部酸疼不已。

    她不由得给自己揉了揉,坐进副驾驶里。

    陆既沉正握着方向盘等她上车,刚好把她的小动作收进眼里。

    “怎么了?”他打量着她问,“腰不舒服?”

    “有点。”林晚扯过旁边的安全带,低头给自己系上,“不过休息会儿就好了。”

    她不想让陆既沉担心,也不想耽误工作,所以说得轻巧。

    陆既沉伸手过来,心疼地摸摸她的头,“那一会儿回去我给你按按。”

    随后,两人在外面吃过晚饭后,才回到家里。

    林晚回去就瘫坐在沙发上,疲乏得一动也不想动,猫咪主动跳上来,趴在她腿上跟她玩。

    陆既沉则到浴室去,帮她放了缸热水,让她好好泡个澡。

    “水好了。”陆既沉从房间里出来,林晚哦了声,将腿上的猫咪抱到一旁去,然后从沙发站起身。

    她踱步走进房间,陆既沉一直在身后跟着她,直到跟她进浴室。

    “怎么了?”林晚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是还有什么事?”

    “一起洗。”陆既沉笑着说,“节约时间。”

    林晚:“……”

    “那不行。”这多让人害羞啊。

    而且,林晚总觉得男人目的不单纯,于是用力将他推出去。

    “你去别的浴室洗。”

    她不同意,陆既沉也就没有再坚持。

    等到她洗完,穿上陆既沉给她提前放好的睡衣从浴室出来,见陆既沉已经头发微湿地靠坐在床头,垂眸翻着平板电脑。

    “你这么快就洗好了。”林晚放下一头长发,走到床边来。

    陆既沉抬起头,伸手捞过床头柜子上一杯水,“渴不渴?”

    说着,将水伸手递给她。

    刚洗完澡出来确实渴,林晚伸手接过,又笑眯眯跟他道了声谢,这才仰头咕噜噜地喝起来。

    陆既沉最后在平板上点了两下,然后随手将它放在旁边的床头柜子上。

    这时,林晚也喝了大半杯水,将杯子放在了她那边的床头柜。

    陆既沉手掌在旁边的空位拍了拍,说:“来躺好,我给你按按。”

    “你会吗?”林晚对他的提议表示怀疑。

    “刚看视频学了点手法。”陆既沉又笑着拍了拍床铺,“快点。”

    “哦。”林晚听他的,趴到床上去,抱着枕头。

    陆既沉离开床头,调整了下坐姿,两只手放到了她的腰后。

    没想到,陆既沉学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力度由轻到重,时不时问她感觉,林晚舒服得直眯眼。

    而且时间不早了,她不知不觉,就闭上眼睛潜入梦乡了。

    陆既沉是再跟她说话的时候,突然得不到她的反馈了,才知道她竟然已经睡着过去。

    他笑着俯身亲了亲她,然后将她的身体缓缓翻回到正面,拉上被子将她抱进怀里,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还要继续拍摄,不过林晚的腰好多了。

    第三天还顺利将广告MV拍了出来。

    新品发布会的当天,LU集团一如既往声势浩大的邀请了业内各方人士。

    舞台上,作为总裁的陆既沉上台发言后,由首席设计师季暖向所有受邀嘉宾隆重介绍闪耀系列全新作品,并且正式宣告,由林晚担任该系列的代言人。

    林晚上台以后,和设计师有个互动环节。

    季暖笑问她,“如果有人拿着闪耀系列的作品向你求婚,你会答应他吗?”

    林晚莞尔一笑,“当然。”

    “我会觉得很幸福。”说着,她抬起自己的手,将手背那面的戒指展示给台下的人看。

    虽然她手上现在戴着的只是代言的产品,但是想到陆既沉送给她的那一枚,也是季暖设计的,这句话说的绝对发自肺腑。

    此时的陆既沉就坐在台下第一排中心的位置,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嘴角轻轻勾着。

    此刻的林晚戴着成套的珠宝,可在他眼里,那些钻石珠宝,甚至都不及她半分璀璨夺目。

    **

    发布会结束之后,还有一场答谢酒会。

    陆宴之端了杯酒,单手插兜,对着陆既沉啧啧称奇,“亲自挑选了部大IP给她,联合两大传媒集团给她投资拍戏,连自个儿集团的代言人席位也给了她,陆既沉,你就捧她吧!把她捧上天!”

    陆既沉望着不远处,正在跟粉丝合影的林晚,笑了笑,“还正有此意。”

    陆宴之:“……”

    这个人疯了。

    “哟~”陆宴之又惊奇地叫唤了声,凑到他眼前,“所以你,是对她动了真心了?”

    陆既沉神之藐视地扫他一眼,像在说——你能不能别说这种显而易见的废话?

    陆宴之不服气了,“那你之前那个呢?”

    “那个照片被你夹在书里的女孩儿。”

    “看起来对人家挺念念不忘的,现在又爱上我们家女明星了?”

    他喋喋不休,一副“你搁我这装什么深情?是兄弟你就给我坦诚点”的架势。

    “嗨呀,还是女明星魅力大呀~”

    这时,蒋易正要过来找陆既沉,无意间听了一耳朵。

    难得听到有关于老板的八卦,他不由得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插进来问:“什么照片?什么女孩儿?”

    陆宴之歪头瞅他一眼,一副“我啥都知道”的神气模样,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说:“就是啊,读大学那会儿,我有次不小心在他书上,翻到一张照片,里面一个女孩儿,看着……”

    他细细回想了下,“看着像是穿着高中的校服吧,估计是你老板初恋来着。”

    跟在陆既沉身边那么久,除了林晚以外,蒋易还没听过任何他和其他女人的绯闻,他顿时震惊不已,睁大了好奇的眼睛,转头问:“陆总,你还有别的……初恋啊?”

    陆既沉收回落在林晚那边的视线,轻轻扫了眼他们两个,“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性。”

    “什么?”

    两个人异口同声。

    陆既沉的视线回到林晚身上,含笑饮了口酒,“那个女孩儿,就是林晚。”

    “……”

    蒋易怔住。

    陆宴之猛地转过头,跟着陆既沉的视线看过去,好好地打量了会儿林晚,“我去,听你这么一讲,林晚跟那个女孩儿……还真是越看越像啊!”

    **

    酒会结束后,林晚先一步上了车。

    陆既沉还要留在现场迎来送往。

    车里除了林晚和司机,还有蒋易。

    事实上,蒋易是替自己老板挡了太多酒,喝多了有点人事不省,陆既沉才让他先上车的,否则这会儿大概率跟着他一起在送客。

    而也大概率是因为酒会上多喝了的缘故,连向来谨言慎行的蒋易,也变得多话起来。

    “林晚小姐。”他笑着转过头,扒拉着座椅靠背,有点大舌头地说,“我们陆总,真的好喜欢你呐!”

    “你……”林晚听出他状态不太对劲,打量着他,“喝多了?”

    “没有没有。”蒋易摆了摆手,“我就是觉得,再也没有人,比我们陆总,更爱你的人了。”

    他推了推眼镜,自顾自地说起来,“我之前在他住的房子里,发现很多关于你的东西,只以为他是你的粉丝,直到今天,我从小陆总那,知道一个大秘密!”

    “小陆总说,他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看到陆总书里夹着你高中时候的照片了!”

    “他从高中就喜欢你了,直到现在,大概……”他被酒精支配的大脑不甚清醒,掰着手指头数了又数,“那得七八年了吧?”

    七八年吗?

    林晚还真就顺着他的思路回想了下,然后发现,竟然甚至不止。

    再过几个月,两人就认识十周年了。

    **

    夜里回到家,林晚摘掉高跟鞋后,浑身轻松。

    陆既沉手机震动起来,他垂眸看了眼,拍拍林晚的后,笑说:“你先去洗澡。”

    “哦,好。”林晚穿上拖鞋,然后往里面走。

    陆既沉则在不久后,接通了电话,到阳台外面去。

    电话,是陆盛权打来的。

    刚接通,对方咆哮的声音就通过听筒传了过来。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

    陆既沉将手机拿远了些,抬手扯了扯领带,“我怎么就气死你了?”

    “堂而皇之用你那个小女明星当代言人,你这不是想要气死我是想干什么?!啊?!”

    “我说过了,我没有那么幼稚。”陆既沉微扬起脖颈,将最上面一颗纽扣解开,“只是很不巧,我喜欢的人,刚好是你不喜欢的而已。”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知道我不喜欢还非得用她,你这不是在故意跟我作对是什么?你就是想气死我!”

    车轱辘话来回讲,没什么意思了,陆既沉抿抿唇,失了耐心,说:“你要这么容易被气死,我也没办法。”

    陆盛权:“……”

    那头静默了片刻,就要破口大骂。

    “不说了。”陆既沉先一步,挂了电话,转过身。

    下一秒,却是猝不及防地,跟林晚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陆既沉楞了下,正解着第二颗纽扣的手顿住在那里。

    林晚也楞了下,尴尬地说:“我不是要故意偷听的,我……”

    她稍稍转过身,将后背转给他看,“我裙子解不开了。”

    她现在身上这条是抹胸礼服,但是后面是系带的穿法,她看不到后面,刚刚自己一个人在浴室脱的时候,只能胡乱地去扯,扯着扯着,可能不小心扯成了死结。

    陆既沉将手机揣进兜里,提步进来,垂眸认真研究了下,耐心十足地给她慢慢解。

    需要点时间,林晚背对着他,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跟他说点什么。

    “抱歉,因为我的关系,害你跟陆家关系不好。”

    “跟你没关系。”陆既沉立在她身后,嗓音平稳,似乎并不把爷孙关系放在心上,“我跟他的关系本来就好不了。”

    “你不要有这种不该有的心理负担。”他反过来,还安慰她。

    其实有一点,林晚是不难想象得到的——陆既沉这些年在陆家,处境肯定不好。

    否则,陆家不会不愿让他以李希言的身份活着。

    即便,他才是陆家真正的长孙,但是陆家人,应该是为了隐瞒自己做的那些不光彩的事,而想尽办法逼迫他,让他不得不以陆既沉的身份活下去。

    越往深了想,林晚就越心疼他了。

    “但是这样的话。”林晚不由得替他担忧起来,“你不怕……他会替换掉你吗?”

    毕竟,他需要一个听话的傀儡。

    “你放心。”陆既沉笑着低头,在她后颈上亲了一口,安慰她,“他现在已经掌控不了,也威胁不到我了。”

    “不会有任何的问题。”陆既沉这会儿,也终于将系带解开,笑说,“好了,解开了。”

    “我也要去洗洗了。”陆既沉笑着从她身边走开,边解着身上衬衫的纽扣,边往浴室走。

    林晚站在原地,按着胸前的裙子,望着他精瘦但挺拔的背影。

    她想到今晚,蒋易跟她说的那些话,他默默爱了她那么多年,现如今又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为她承担了那么多的压力,但是他在她面前,永远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想着想着,她就鬼使神差地,脚步跟了上去。

    然后,她推开客房浴室的门,骤然出现在了陆既沉的眼前。

    陆既沉当时正站在淋浴间里,突然听到动静,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然后就看见,林晚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站在门口。

    “你……”他疑惑地楞了下,抬手关掉淋浴。

    突然看到陆既沉□□的身体,林晚多少有些害羞地收回视线,然后在陆既沉疑惑不解的目光下,缓缓扒掉了自己身上脱了一半的抹胸裙。

    陆既沉呼吸一滞,心跳都跟着漏掉一拍。

    裙子顺着长腿滑落在地,林晚没好意思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赤着脚,缓缓走向他,“之前不是你说的吗?一起洗,节约时间。”

    她走到能看到他的脚的地方,然后停下了。

    “那你看,今晚……”

    话还没说完,突然之间,陆既沉的手伸过来,捞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捞进了他的怀里。

    林晚抬起头,还来不及反应,陆既沉温热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他的头发微湿着,滴着水,滴在她脸上,有点凉。

    但是他唇舌火热,纠缠着她,几乎要将她口腔融化。

    怀抱更是滚烫。

    直到陆既沉转过身,将她抵在墙上,她情不自禁地将他抱紧,动情地叫出声来。

    直到夜深了,两人才终于从浴室出来。

    陆既沉抱着她,温柔地将她放上床,扯过被子给她盖好。

    明明那么晚了,他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整个人持续亢奋着,精神焕发,就这么支着脸,在旁边静静欣赏她的睡颜。

    林晚本来是已经累得快要睁不开眼了,但是隐隐感知到了他的目光,不由得徐徐睁开眼。

    “怎么了?”林晚轻声问,跟他对视着,嗓音微哑,“怎么这么看着我?

    陆既沉轻轻抚摸她的脸,同样带着事后性感的沙哑,“今晚怎么……这么热情?”

    林晚害羞地笑了下,拉高被子盖住半边脸,露出两颗眼睛观察着他的神情,“你不喜欢这样?”

    “当然不是。”陆既沉笑着拉开她脸上的被子,好好亲她一口,抵着她的额头,话里带笑,“受宠若惊。”

    林晚笑着摸上他的脸,回亲了他一口,“那我以后都要对你热情点,你可要习惯。”

    两人都笑了起来,又都吻在一起。

    他已经朝她走了九十九步,最后那一步,往后,都由她主动些走向他吧。

    作者有话说:正文完结啦~

    休息一天再继续更新番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官宣晚山跪求人类不要作死我们真的是好人分手后我回了豪门40岁的霸总在养胎夫君是白切黑怎么办穿成残疾大佬的炮灰原配烈火燎原荒旅之溯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